简体正體
ad image
潘家錚  三峽
三峽11孔泄洪場面驚人,大壩總設計師,已故中共兩院院士潘家錚早夢見自己命運。(合成圖片)

26年前三峽大壩開工罪已成 兩關鍵人物先後夢見墮魔道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4日】(本台記者安娜綜合報導)自6月以來中國長江流域連續暴雨,中國27省嚴重水災,並出現史上最大洪峯,爲了自保,三峽水庫目前已開啓11孔泄洪,下泄流量達歷史新記錄49200立方每秒,下游的四川,江西,湖北等地幾乎一馬平川,黎民塗炭。今天的三峽大壩正應了多年前的一句話:禍國殃民的工程。

黃河長江是中華民族龍脈的象徵,因此中國人也被稱爲龍之傳人。1994年12月三峽大壩開工,2009年年底完工,歷時15年。在長江中段建壩,無異於攔腰屠龍,不只是禍害百姓,破壞自然,造下的千古罪孽無可估量。

三峽大壩千古罪成   潘家錚夢見入魔道

三峽大壩總設計師,中共兩院院士潘家錚本人,也非常清楚三峽工程的危害性。他曾列出了三峽工程的“20罪狀”,認爲不宜修建:淹沒大量土地、樹林;侵犯人權的移民遷居;誘發地震;淹沒文物古蹟;惡化水質;妨害通航;垮壩風險,等等。

潘家錚在參與工程建設之後,親歷了移民狀況。他記述道:“那裏簡直像面臨大瘟疫和大戰役的前夕,遍地狼藉,一片混亂和淒涼。”他也曾懺悔道:“我們確實對不起移民。”

罪孽還不只是這些。三峽工程的上馬,裏麪包藏着多少骯髒的政治角鬥與權錢交易,留下的禍害如同一把懸在長江流域居民頭上的利劍。

可是,潘家錚仍在當年的三峽評估報告上稱,三峽工程是長江上的“鋼鐵長城,質量非常好,萬年不跨。”

2012年7月13日去世的潘家錚,曾在《三峽夢》中講述自己的噩夢經歷:夢見自己在“國際生態環境法庭”上受審,他因主持設計建造三峽大壩而被判“開除人籍,永墮魔道,發往陰司地獄,去受凌遲之苦。”

按照佛家的說法,人有六道輪迴,一個人生前所造下的罪業死後都要一一清算。潘家錚噩夢也許是上天對其死後命運的提前昭告。

潘家錚本人是否是因爲害怕報應,深感罪孽深重才披露出這個噩夢,我們不得而知。

上個月(7月)24日,三峽大壩設計師鄭守仁在武漢病死。鄭守仁爲中共工程院院士,曾任長江水利委員會總工程師,先後曾負責烏江渡、葛洲壩導流、截流設計、隔河巖現場全過程設計;1994年12月,三峽大壩始建,鄭守仁出任三峽工程設計一職,長駐施工現場。

鄭守仁具體因何種病症而死,官媒報導中並未說明。

而當年作爲學者專家的身份,潘家錚一開始做出過正確的判斷,甚至提出20條三峽工程危害。

可惜的是,他另外一個黨員的身份,讓他還是掐斷了自己最初的良知。

在中國大陸,很多人都有過被黨的一貫英明正確的政策迷惑而熱血沸騰的體驗,當客觀規律和道德理念告訴我們行不通的時候,這些典型的黨邏輯就會奇怪的浮現出來:一是,科學萬能,人定勝天;二是,不能因爲有20條罪狀就不建大壩了;三是,反三峽壩勢力主要是依託西方反對勢力。

於是,潘家錚“代表中國人民”宣稱:“絕不允許江河自由奔流。”

潘家錚和錢正英等人成爲鐵桿的三峽大壩建設支持者,甚至一聽到有人反對三峽大壩就非常惱火。2007年潘寫信給原水電部副部長李銳,讓他不要再就三峽工程發表反對意見。

三峽大壩的當權者江澤民夢見下地獄受刑

民間都知道,江澤民是靠1989年屠殺“六四”學生起家的。到了北京之後,爲了穩固權力,脅迫全體黨員支持三峽上馬。期間不顧黃萬里和李銳的上書反對,威脅二人閉嘴。

無獨有偶,江澤民也透露夢見自己下了無間地獄,在那裏受刑。由於屠殺六四學生,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孽,江澤民潘家錚更早得到下地獄的噩夢啓示。

2004年6月5日早上8點半左右,江澤民趕到了安徽九華山的旃檀林寺。據內部透露,江是在6月4日起程的,那天江坐立不安,無論怎麼勸說也要日夜兼程奔赴九華山。江後來透露是因爲前一日做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夢,夢見自己下了無間地獄,在那裏受刑。

民間推測,江澤民因前兩個罪已經就下地獄了,再加上三峽大壩之罪。按照佛教的說法,罪無可救者形神全滅。

三峽大壩不是科學問題 是中共自身問題

李銳和黃萬里是三峽工程反對派的兩大元老。最終,他們都深刻的意識到了:三峽問題其實質不是科學、民生和經濟問題,而是中共自身的問題。

李銳說:“(中共體制中)正確的意見被否定,錯誤的意見吃香;對人才的使用是淘汰好的,啓用壞的。”

反對三峽工程的知名專家確實是多數是留過洋的博士碩士,某種程度上代表嚴謹客觀的西方意識形態。

黃萬里,美國伊利諾伊大學工程博士,甘肅省水利局局長兼總工程師。黃萬里在80年代曾提出反對修建三峽的報告提案「三峽高壩禍國殃民,請決策停修。」當年他懇請決策者們給他半個小時,講述爲什麼三峽萬不可建的理由,但是沒被理睬。

黃萬里預言如果大壩被建,終將會被炸掉。如今,黃萬里曾預言的三峽大壩將帶來氣候異常、地震頻發、生態惡化、水患嚴重等12種災難性後果,已經應驗了11項。最後一項“終將會被炸掉”也恐將爲期不遠。

侯學煜,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博士學位,中科院院士。三峽工程論證生態環境組成員,沒有在本組論證報告上簽字,他不簽字的理由是:「我認爲從生態環境和資源的影響來看,三峽工程不是早上或晚上的問題,壩高多少的問題,而是根本要不要上的問題。」

周培源,美國加州理工學院理學博士,中科院院士、科學院副院長。他的意見兩個重點:一、「清淤排沙問題, ……庫尾重慶一帶的泥沙問題則依然沒有好的解決辦法。」二、「船隻過壩要經過五級船閘,……其中任何一級出了問題,都有可能造成這一黃金水道的斷航。」

 陸欽侃,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水利碩士,全國政協委員,三峽工程論證委員會防洪組顧問,沒有在防洪論證報告上簽字。他的意見是:「興建三峽工程, ……『頭上頂着一盆水』的武漢市,既不能降低洪水位,也不能減少其附近的蓄洪量,對下游江西、安徽更是無能爲力了。」

也有在對三峽做過實際考量分析後,堅持講真話的體制內人士提出反對意見,如原水電部副部長、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李銳一直堅定反對三峽工程,人大通過三峽方案後曾給最高決策層上書。 原商業部副部長王興讓針對三峽的移民問題說:「三峽工程所造成的移民後遺症,將使以前的任何工程都成爲『小巫見大巫』。」

《中國青年報》原主編楊浪曾寫「懸頂之劍」一文,從國防角度對三峽提出質疑。反對三峽工程的還有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

三峽大壩禍國殃民之烈

 2012年4月,大陸財經網發文《安邦諮詢:三峽工程正在成爲一個無底洞》,稱三峽工程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超級工程之一。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遺留的問題衆多。

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在文章《三峽集團的反撲——誇大效益,不談損失》中提及,三峽工程投資中的1800億元是老百姓繳納的三峽基金。但百姓至今本息全無,中共根本沒有兌現承諾。

2014年5月,更有陸媒報導,自1994年三峽工程始建20多年來,全國人民累計交給三峽工程的錢逾5000億元人民幣,但百姓連用電方面的便利都沒有享受的到。不僅如此,大旱、高溫、洪水、地震等災禍年年頻發。

2013年6月,中共審計署公佈,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共被查出76起違法和經濟犯罪案件,涉案人數達113人,違規金額達人民幣34.45億元。有消息人士爆料說:三峽集團的鉅額資金被挪用去開發房地產,圈來的錢大部分都流向了江澤民集團。

中共巡視組和審計署也承認三峽工程已經淪爲私人定製的牟利機器,侵佔國有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污腐敗,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

責任編輯:安娜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