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敦煌莫高窟(圖片:Leon petrosyan/維基,CC BY-SA 3.0)
敦煌莫高窟(圖片:Leon petrosyan/維基,CC BY-SA 3.0)

這位堪比秦始皇、唐太宗的皇帝 卻怕老婆

【希望之聲2020年8月27日】(編輯:王潤)一提到中國古代最偉大的君王,人們就會想起統一中國的秦始皇。說起最輝煌的時期,人們就會想到大唐盛世唐太宗的“貞觀之治”。

但有學者認爲,隋文帝楊堅是如同秦始皇一樣偉大的君王,而大唐的輝煌,也憑藉了隋朝的物阜民豐。

爲什麼隋朝能夠有如此雄厚的經濟實力?那就不得不提隋朝開國的皇帝楊堅。

做爲中國歷史上數以百計的皇帝之一,楊堅有兩大特點,一是崇信佛法,二是怕老婆。

隋文帝楊堅(圖片:〔唐〕閻立本繪,波士頓美術博物館藏)
隋文帝楊堅(圖片:〔唐〕閻立本繪,波士頓美術博物館藏)

隋文帝的天生異象

隋文帝名叫楊堅,弘農郡華陰人。楊堅的父親叫楊忠,因幫助宇文覺建立了北周政權,官爵升至柱國,封隨國公。

楊堅出生在馮翊般若寺。據說當他要降生時,紅光照室,並有紫氣滿庭,紫氣使人的衣服都變成了紫色,這讓周圍的人驚異不已。他的母親呂氏,夢見蒼龍踞腹而生。史書記載,楊堅生得相貌奇異,手掌有“王”字紋理。

一個叫智仙的來自河東的比丘尼,爲他取了一個乳名——那羅延(梵語是金剛不壞之意)。她對文帝的母親說:“此兒來處不比尋常,你們俗人之家穢雜,由我來撫養。”又說:“你們不用爲此兒擔心,他有天佛所佑。”楊堅的父母當然不願意將兒子讓一個不認識的女尼來撫養。可是楊堅很怪,他看見智仙就不哭,她一離開就啼哭不休,使得全家怎麼哄都不行,後來只有忍痛讓智仙住在隔壁來撫養。

有一天,呂氏很想念兒子,乘智仙離開時,就偷偷的走進房中,從牀上將兒子抱起,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竟忽然發現孩子頭上出角、身上起鱗變成了一條龍,她一下驚惶失措,把小孩掉在了地上。小孩大叫起來,智仙聞聲趕來,趕緊將小孩從地上抱起來,對呂氏說:“你瞧你,嚇着我孩子了!這叫他要晚幾年當皇帝了。”從此楊堅的爹孃再不敢來抱了。

因此楊堅從小就與智仙過着出家生活,吃齋奉佛,成爲受戒弟子,楊堅七歲時,智仙有一天對他說道:“兒當大貴,從東國來,佛法當滅,由兒興之。”直到十三歲智仙才離開楊堅。楊堅長大後,繼承父親的爵位北周隨國公,北周幼帝禪位與楊堅,楊堅改國號爲“隋”,年號定爲“開皇”,都城仍爲長安。

楊堅的佛緣很大,經常說,自己的前生是和尚,並且曾經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還曾經做過金剛。楊堅登基做了皇帝后說:佛法由我興。

佛法由我興

在隋朝短短的38年間,共修建寺塔5000餘所,塑造佛像數萬座,重修無計,出家僧尼達50餘萬。

皇帝帶領滿朝文武修心向佛,民間更是廣泛流傳。

隋文帝被稱做大行菩薩國王,皇后獨孤氏受戒後也被稱爲妙善菩薩。滿朝文武大臣全都有自己的佛號。皇宮裏天天霧煙繚繞設壇講經,佛樂高鳴永夜不絕,簡直跟寺廟沒什麼分別。

皇帝后妃出行,大抵是御林軍開道盡顯威嚴。隋文帝則是和尚尼姑前呼後擁,隨時可開道場講經拜佛。

據說一生崇佛的獨孤皇后去世的時候,大隋的仁壽宮飄起金銀花雨,寶殿夜半放出光明,永安宮傳來種種妙音,苑內夜半傳來三百多下鐘聲,震滿虛空。

隋代的莫高窟重修和開建的洞窟多達94個,幾乎是莫高窟自開鑿導那時二百多年來總數的一倍。

造像一改素雅冷清的氣氛,無論是壁畫或是雕像,都恢弘大氣,色彩莊嚴明亮。彷彿要用全身心的投入,描繪天國的殊勝美好壯麗。

怕老婆的皇帝

隋文帝獨孤皇后彼此感情非常深厚,文帝爲愛妻不置嬪妃,六宮虛設。然而晚年時隋文帝也沒克服得了人性弱點。有次他在仁壽宮遇到了尉遲迥的孫女。當年周宣帝死後,楊堅矯詔輔政,馬上引發了三總管起兵,勢力最大的尉遲迥差點導致楊堅大業失敗。後來,尉遲迥兵敗,他的孫女淪爲宮女,長大後頗有美色。撫今追昔,楊堅的內心充滿了征服者的豪情,就臨幸了她。這讓一生驕傲自信的獨孤皇后遭到毀滅性打擊。她悲憤交加,盛怒下殺死了尉遲氏,文帝一氣之下“單騎從苑中出,不由徑路,入山谷間二十餘裏”。最後在左右僕射高熲、楊素的勸解下,隋文帝長嘆一聲,說:“吾貴爲天子,不得自由!”又調轉馬頭,回到了後宮,獨孤皇后也主動謝罪,夫婦倆和好如初。

這段故事,是後人認爲隋文帝楊堅怕老婆的最直接的一個故事。

而篤信佛法之人,知道色慾是人最應該自持忌諱的部分,或許是隋文帝楊堅跑出去轉了一圈,覺得自己這樣做也真的是不應該。

而人們說這是楊堅怕老婆的表現,或許這是夫妻二人有着相同的道德標準,纔會有共同的目標。

大隋基業

由於隋文帝與文武百官較高的道德修養,使得整個隋文帝時期,社會安定,經濟高速發展。

開疆拓土

隋文帝楊堅平定陳叔寶,開創大隋王朝,建立正式行政區域實施有效管轄的範圍空前。隋朝的軍隊殲滅或重創了突厥、吐谷渾、契丹、高麗……拖延阻止了異族的強大與崛起。直到公元630年,唐朝也沒能完全恢復隋朝的疆域。而且大唐疆域的維繫是依靠多達15位的和親公主以及許多金銀財寶,而隋文帝依靠的就是武力和國力。

人丁興旺

隋文帝初登基,開皇元年(公元581年)全國有人口399萬餘戶,到隋煬帝大業五年(公元609年)已達890萬餘戶,4600萬餘人口,短短的三十年全國人口增長了一倍還多。這個數字直到公元740年唐玄宗時才達到。而在唐高宗繼位唐太宗後,唐高宗永徽三年(公元652年)只有戶口380萬戶。(注:唐朝自武德初至天寶末,其戶口與人口比隋朝低,有可能因爲法令不行,戶口時常有隱漏不報,所以會比實際數據尚少。)

國泰民安

隋朝統一中國後,南北經濟發展相差很小。隋朝的財富非常多,這在《文獻通考》中都有記載:“古今稱國計之富者莫如隋。”也就是說,論國庫豐盈的程度,沒有哪個朝代能超過隋朝的。在唐朝《貞觀政要》中有這麼一句話,“計天下儲積,得供五六十年”,即在不增加任何稅收的基礎上,隋朝留下來的財富,還可以用上五六十年。

隋文帝開皇九年(公元589年)有耕地面積1940萬餘頃,隋煬帝大業五年(公元609年)有耕地面積5585萬餘頃。唐玄宗天寶十三年(公元754年)有耕地面積1400萬餘頃。可想隋朝與唐朝兩者國力之差距。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