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糧倉着火(圖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聲</a>合成)
糧倉着火(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天下第一糧倉 1300年的穀子還發芽 火龍燒倉 陰兵借糧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日】(編輯:王潤)《禮記.王制》說:“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無六年之蓄,曰急;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也”。

古代的帝王,知道“民以食爲天”,無論是每天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還是應對戰爭、饑荒、旱災等意外情況的發生,糧食的種植與保存對於任何國家都很重要。因此糧倉應運而生了。

最早如西周的隴東糧倉、秦漢的敖倉、隋唐的洛口倉和含嘉倉等。

古代戰爭講究,“三軍未動,糧草先行”。糧食是戰爭中最重要的,最基礎的環節。

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後,爲了保證北方軍隊抗擊匈奴,將敖倉建成了當時最大的糧食存儲基地。把山東等地的糧食源源不斷的運輸到秦國。

所以後來敖倉也成爲楚漢爭霸的重要目標,劉邦“軍滎陽,築甬道屬之河,以取敖倉粟”。後來劉邦打不過項羽的原因,糧食供應不上,也是其中重要原因。可見敖倉在那場戰爭中的重要性。

三國時期的曹操一生都比較注重糧草的保護,也經常燒別人的糧草,比如火燒烏巢,毀掉了袁紹的糧食之後,才使得戰局發生了變化.

隋末瓦崗軍將領李密在奪取洛口倉後,大量饑民和缺糧的義軍投奔,爲瓦崗軍的壯大奠定了基礎。隨後,李密大意丟失洛口倉和回洛倉,數十萬之衆一瞬間崩潰。  

唐德宗貞元十四年(798年)河南大飢,「出東都含嘉倉粟七萬石,開場糶以惠河南饑民」。

到了南宋時期,都城被迫遷至臨安,從此位於洛陽城內的含嘉倉便被逐漸棄用了。

糧倉不僅能夠應對戰爭、饑荒、旱災等意外情況的發生,是百姓生存的最基本保障。

最近一部十幾年前的一部古裝電視劇《天下糧倉》再次成了人們翻看的熱門電視劇。

小編只是看了第一集,就哭的稀里嘩啦,一種莫名的悲愁從心底泛起。若真是有什麼天災人禍的時候,糧食儲存跟不上,那真是隻能看着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因爲飢餓而漸漸的失去體溫。

官員爲了填補糧倉的虧空,製造出兩個故事來解釋爲什麼糧倉裏沒有糧食:

火龍燒倉”天上兩條火龍打架,掉到糧倉裏,糧倉起火……所以糧食沒有了……

“陰兵借糧”一羣鬼路過糧倉,把糧食都搬走了,所以糧庫裏沒有了糧食,只剩下一堆的冥幣……

當大禍臨頭的時候,無論官員編造出任何理由,說的過去,說不過去,但是遭殃而死的是百姓。

所以說“手裏有糧,心不慌”。這話真是說到了人的心坎裏裏去了。

天下第一糧倉——含嘉倉 防火防盜又防蟲

中國古代最大的糧倉,建立在隋朝。隋煬帝楊廣接下老爹隋文帝苦心經營30多年大隋朝,那真是物阜民豐,太平天子。即位後,公元605年隋煬帝下令廣設倉庫、大力囤糧,其中最爲著名的當屬含嘉倉。

含嘉倉位於隋朝都城洛陽內,河南省洛陽市老城北,數萬人,歷時十多年才得以修建完成。儲糧來源地主要是今河北、山東、河南、江蘇、安徽等地,負責關東和關中之間漕米轉運站。

從唐朝開始大規模存糧、開始成爲國家的大型糧倉到唐朝天寶八年(公元749年),全國各主要糧倉藏糧八千萬公斤(一千二百六十五萬六千六百二十石),其中含嘉倉儲存糧食數量,佔比全國糧食數量的一半(五百八十三萬三千四百石)。自此,含嘉倉被逐漸稱爲唐代“天下第一糧倉”!

1300年的含嘉倉出土 種子發芽結穗

1970年,沉睡了1300年的含嘉倉出土了,糧窖區在東北部和南部,計有糧窖四百餘座,排列有序,南北成行。總面積43萬平方米,278個糧窖。倉窖口徑最大的達18米,最深的達12米。

160號窖,保存了一窖1300年前的穀子,約有50~60萬斤。直到出土時,窖裏的糧食“穀粒顆粒分明,糠是糠,米是米。”,有的呈棕色,有的發黃。

在糧窖的木板縫隙中發現的穀子樣顆粒,竟在取出的第二天發芽。

這些在地下埋藏了千年之久的種子,竟神奇般的成長結穗,與正常新鮮的穀物一般無二!

含嘉倉儲藏——草木灰加草蓆子

修建含嘉倉倉窖時,工人們首先會把挖好的倉窖用火烘乾四周的土層,使其變得乾燥且不易二度進水潮溼,然後在倉窖底部先鋪上一層草木灰後再放置木板。

木板之上鋪席子,席上墊穀糠後再鋪一層席子,窖壁也照此辦理,這種“席子夾糠”法,可以使糧窖隔溼保溫,猶如一個巨大的保溫瓶。

而且,封存糧食都在冬季進行,這樣就可以達到低溫儲糧的效果。這樣的糧窖不僅防鼠防盜、防潮防火,還具有良好的“保鮮”功能,糧食不易發熱、發芽,不易腐爛。

在唐代,這樣的地下窖倉裏稻米的“保質期”爲5年,穀子的“保質期”更是長達9年。

此外,當倉窖被封土封存後,人們還會在倉窖封土上方種上一顆小樹苗,如果倉窖內的糧食發熱或者發芽,小樹苗就會隨之泛黃。

正是在這環環相扣的設計與保護之下,才成就了含嘉倉“儲糧千年而不腐”的奇蹟!

含嘉倉的管理制度極爲嚴格,文獻記載:“凡鑿窖置屋,皆銘磚爲庾斛之數,與其年月日,受領粟官吏姓名”。(見《舊唐書·官職三》)在發掘倉窖過程中,的確發現了“銘磚”,又稱之爲“刻銘磚”,磚方形,正面磨光,文字記載有墨書和陰刻兩種,磚上內容十分詳盡,有糧窖位置、糧食來源、數量、品種、存放日期、管理官吏姓名等等。有名有姓,誰弄壞糧食誰賠錢。

古代糧倉“碩鼠”的常見伎倆

明清時期,糧倉官員的種種貪污腐敗行爲,觸目驚心。明清時期,京城的糧倉是由地方政府上繳的皇糧來補充。在地方上繳糧食到京城的過程中就滋生了一種叫“火耗”的伎倆。

因路途遙遠,糧食在路途中免不了會被人吃、遭遇黴變、蟲咬等損耗,這被稱爲“火耗”,因此,地方政府在向農民徵糧的時候,會比預定數量多徵一些,這就給“碩鼠”們可乘之機,他們往往會多報“火耗”,中飽私囊。

此外,“做假賬”也是古代“糧官兒”們貪腐的一種方式。爲加強管理,明朝規定,每年各部政使司到戶部呈報地方財政的收支賬目及所有錢穀之數。因各部政使司爲方便都拿空白賬冊之故,隨意填寫數字、虛報數量也就成了“碩鼠”的貪腐手段。朱元璋在得知情況後大爲憤怒,誅殺數百名官員,連坐被殺的人數以萬計。這就是歷史上轟動的“空印案”。

除此之外,還有“雙層倉”、“監糧冒賑”等伎倆。

糧倉系國脈,民心定乾坤

歷朝歷代,糧食問題都是國家的頭等大事,糧食問題解決不好,國家就會陷入危機之中。

《逸周書·文傳篇》:“有十年之積者王,有五年之積者霸,無一年之積者亡。”

周天子每年立春前九天都要齋食沐浴,然後在土地上舉行象徵性的示範耕種儀式,這就是周朝的“籍田”禮,足以說明當時的統治者對農業和糧食生產的重視程度。

《通典·食貨七》:“隋氏西京太倉,東京含嘉倉、洛口倉,華州永豐倉,陝州太原倉,儲米粟多者千萬石,少者不減數百萬石。”

 “民以食爲天”,無論歷史如何發展變化,哪個人當朝執政,都要保證最起碼的百姓的溫飽。然後再去談財富,修養之類的問題。

所以歷代賢德的君王,都會採用“與民休息”的政策,就是不瞎折騰,讓百姓按照自然規律去發展農耕,自然就能社會安定,國泰民安。這樣的王朝自然會安定,國祚長遠。

若是非得要在自己的腦袋上加個什麼光環,比如“萬邦來朝”,比如“收復失地”之類的,必定會瞎折騰,攪擾百姓無法正常生活。那麼這樣的君王也是作的緊、死的快了。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