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劉銳紹
時事評論人士劉銳紹 (攝影 / 鄭銘)

劉銳紹:中共前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發文暗諷習近平敗家子

【希望之聲2020年8月30日】(本臺記者林秀宜採訪報導)中共病毒港版國安法使得中共國際外交面臨四面楚歌,再加上國內長江流域洪水肆虐,着實內外交困。香港時評家劉銳紹分析日前中共前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的撰文,實則在暗諷習近平想與美國爭做國際大老,但政策連連誤判失敗,敗光中共家底。

8月19日大陸一個財經評論欄目《奇點財經》轉發一篇來自劍橋評論文章,「龍永圖發聲:中國的國際關係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龍永圖是中共前外經貿部副部長,1994年任外經貿部部長助理,負責中國加入WTO的談判。1997年任外經貿部副部長,2003年1月開始擔任博鰲亞洲論壇祕書長。

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著名時評家劉銳紹分析龍永圖在這時撰寫此文的用意,反映當年的老臣子對現在政策相當不滿。他形容龍永圖是一位務實官員,在當年中共復關,即是中國重返關貿總協定,包括知識產權談判、貿易談判龍皆參與其中,而龍的上司便是中國的鐵娘子吳儀。

中美國力差距大 習近平急功近利

劉銳紹分析龍永圖文章分爲三大部分,一是講中國現在面臨的國際關係問題。文章指中國崛起得太快,現在做到老二了,正因爲這樣所以外國眼紅了:「但是龍永圖在他潛臺詞裏邊,其實就講一樣東西,就說習近平你現在那麼快伸個頭出來,這個是你揀錯時機。現在國內很多的觀點就是覺得,你20年之後才伸個頭出來,你那時的綜合國力就和美國相對近一點了,但你現在提早20年伸個頭出來,人家一定打你。」

他以整體GDP爲例,雖然中國現在已經縮窄和美國的差距,但人均收入仍差一大截:「但是在國際的政治上面,如果給你到3比7,老大一定聯着其他人來打你,所以中國一定要將整個綜合國力提升到接近美國,包括其他軟實力,包括國際外交等等。但是你現在連GDP還不講人均GDP,你都未追到美國,你就竄個頭出來,這個是不是操之過急?是不是習慣於急功近利的平庸思想?」

劉銳紹認爲習近平急於成爲大老,無非是想保住自己的權位:「他現在要尋求連任,如果再按照剛剛的判斷,20年之後才發圍呢?89了,他不是沒得歷史留名咯?是不是?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你見他乒零乓啷,什麼東西都踩渦輪,這個不就是剛剛龍永圖所講的你崛起得太快咯。你的判斷時效、時機是錯了。」

中共體制無法融入西方社會

龍永圖講的第二個問題,爲什麼那麼多人針對中國呢?劉複述說:「他就說,中國崛起的時候,堅守本身的意識形態,而不是從屬於你現在西方的主流。這個表面上也是官話,你看習近平講四個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什麼都自信,結果全部都沒有自信。」

他認爲龍永圖是暗示說:「中國融入的世界,其實是要和世界包括價值觀中,要互相滲透。互相滲透不是說我一定要學你的,你都可以學我的,但互相滲透你一定可以在一些情況下都要學人的。你不能夠單單學人的硬件,不學人的軟件的。這個纔是80年代談改革開放裏邊的真正內涵。龍永圖現在就說中國崛起的時候只顧自己。用舊的觀念來保住自己的紅色江山。你都不融入社會的。其實這裏就批現在的政策和世界脫節了。」

第三個問題是指中國的崛起不要去影響現有勢力的利益。他說:「這個就是當時周恩來都講過,平等互利。『我發跡的時候又不會影響你的利益』。所以龍永圖就講,現在中國被人針對,就是現在中國自己崛起,但是剛剛人家就下滑,而中國現在做很多是被人認爲是自己崛起而傷害人家的。」

劉銳紹直言香港就是一個最佳例子:「它現在就是所謂關門打孩子,就是打香港人,但同時也打外國在香港的利益。是不是?1300間美國公司,現在已經有一半說要走了,是不是?他們怕你這些國安法是癲狂的嘛。一頂大帽子套下來,就一個麻包袋套着就亂棍打人了。」

龍永圖在文章中的一句經典,他說:「最經典,龍永圖還講:『老大每天盯着你,生怕你搶班奪權。』大家聽不聽到這句話講什麼?這個老大,表面上是講美國,講老二是中國,但是這句話你放在中國的現實環境,這個老大不就是變了習近平?這個老二是不是變了李克強?所以『老大每天盯着你,生怕你搶班奪權。』其實是反映國內現狀的。」

龍永圖並勸籲現政權不要以冷戰思維來對待美國,「其實批評現在的習近平那個冷戰思維,令到中美的關係大大受損。」。文章中並列舉毛澤東和鄧小平等人當年對美國政策的講話,「他先引述毛澤東的,他說:『毛澤東當時講過,中美關係正常化就是一把鑰匙,有了這把鑰匙,其他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其實是批現在習近平,你現在的做法完全只是學了毛澤東那種對內強硬,你連毛澤東對外那種互相利用、借勢等等技巧呢,都沒有的。」

習近平與美對抗 誤判形勢

龍永圖又列舉中共幾代領導人朱鎔基、胡錦濤等人都對美國很有好感,也就是指:「你現在和美國交惡的時候,首先是自己斬自己的手腳。尤其是和美國打仗,戰場在香港。這些是不是蠢?所以這些來講,其實就是教訓現在的政策是違反一個策略原則。你無論怎麼都好,你都要從那個效果去考慮,而不是純粹意識形態,尤其是隻是考慮自己小集體在大陸的權位來講,你就更加傷害了整體對外務實的政策了。」

龍永圖直言現在中國領導人是誤判形勢,劉說:「他怎麼看到外部的形式,輻射到內部。他就開始批評內部了。其中他講得很……他說現在中國重現了文革思維。啊?文革?大家都怕的,他說現在已經重現了。他沒有講習近平就是新的毛澤東。」

龍永圖並批評現政權「非常浮躁」,劉說:「現在完全是又驕又燥,大家去看中國的官員講話,你就會看到它裏邊的潛臺詞,還有大家要懂得用反讀法。」文章並講了一個紅酒的故事,他說:「他當時的上司吳儀,有一次開完會,有一枝紅酒,你們大家拿回去,當時很多官員不知道紅酒的行情,有的紅酒可以很便宜,有的紅酒可以很貴,於是就每人送了一些,拿了回去。每人拿了之後,大家都不懂得珍惜那些紅酒,於是就送給司機,有的就送給下人。」龍永圖那時碰巧不在,其後吳儀下令把紅酒都拿回來,原來那些紅酒全是李嘉誠送的好酒:「那些不是給你咕咕咕喝了,你要懂得品味。結果龍永圖就拿回去……他從這個比喻就是要吸收外國的東西,你要懂得品嚐,你不要將醬油變了名酒囫圇吞。將名酒拿去煮菜。跟着龍永圖還舉了唐英年怎樣教他飲酒,很生動的。唐英年大家都知道,他是紅酒專家。」

劉銳紹總結龍永圖的文章:「就講現在很多官員膚淺,非常膚淺。所以整個現實就告訴大家,對於現在的政策大家要懂得分辨。是要不斷令到中國老百姓懂得分別現在的政策,然後在這方面慢慢強大。即是意識形態強大。變了就可以慢慢量變到質變。這個是中國的特點。」

他表示,北戴河會議之後,紅二代和舊官員,已經慢慢蓄勢待發:「跟着會不會導致現任的官員以至現任的軍方,最緊要是軍方,現在習近平仍然牢牢掌握着軍隊、武警,在這方面暫時不會變的,但是未來怎樣,不知道的,總之大家就要密切跟進中國的形勢,然後看看在哪個地方,各自在自己的位置裏邊發揮作用,記着,不是退縮你就可以解決問題了。」

責任編輯:蔡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