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張靈甫(圖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聲</a>合成)
張靈甫(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民國風雲人物系列

張靈甫開槍打死自己妻子 原來有不爲人知的苦衷

【人物百家】張靈甫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0日】(作者: Peter Li)說起張靈甫,可能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張靈甫是誰。他是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第74軍中將師長,也是國民革命軍中文武雙全的英俊才子。

張靈甫將軍1903年8月出生在陝西省長安縣的一戶農家。他原名張鍾麟,字靈甫。由於當時家境不錯,張靈甫的父親望子成龍,便早早的將他送入私塾,接受中華傳統文化的薰陶。

張靈甫從小就對史書感興趣,常常是手不釋卷,讀起來通宵達旦,張靈甫的妻子王玉玲曾經問過他爲什麼這麼喜歡讀書,張靈甫說:“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反正一天不讀書就難受。”

張靈甫和妻子王玉玲(網絡圖片)
張靈甫和妻子王玉玲(網絡圖片)

張靈甫除了愛讀書外,書法也是一絕呢。張靈甫在長安中學讀書的時候,他一有空兒就帶上紙筆去文廟臨摹,加上勤奮努力,他的書法技藝大增。他的字很快聞名全校,學校專門爲他舉辦書法展,觀者如雲。記得有一次,被稱爲中國近代五百年草書第一人的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先生應邀參加長安中學的書法展,張靈甫在於老面前一口氣寫下了五個條幅,於老看了讚不絕口,連連道:“奇才,奇才,後生可畏!”

張靈甫也愛歷史,他經常和朋友在一起談古論今,指點江山。1923年中學畢業後,他回家鄉擔任了一段時間的小學教師。後來張靈甫不甘身處窮鄉僻壤,有志難伸,於是千里迢迢來到北京,考入北京大學,成爲這所名牌大學的歷史系學生。要不是生在亂世啊,中國說不定又多一位著名的歷史學家、書法家!可是張靈甫怎麼會從一名文質彬彬的北大學生變成一位常勝將軍了呢?

當時張靈甫在歷史系完成一年學業後,由於他的父親無法再負擔北京大學昂貴的學費,張靈甫不得不中斷學業。當時,北京學生運動風起雲涌,張靈甫除了積極參與之外,還感到學生的軟弱無力,後來他憤而投筆從戎。張靈甫先是到河南開封加入胡景翼的國民二軍軍官訓練團,後來在于右任先生的推薦下,投考黃埔軍校,順利考入第四期入伍生總隊,修步科。張靈甫一心報國,他信仰孫中山先生提倡的“三民主義”,不久在戴季陶、王柏齡的引薦下加入了國民黨。黃埔軍校畢業後,張靈甫被分配在國民革命軍第一師胡宗南軍隊任職。

黃埔軍校(圖片:維基)
黃埔軍校(圖片:維基)

文“北大”武“黃埔”。 張靈甫文和武均是當時最高學歷,而且他擅長書法,又擅長寫作,著有多本軍事書籍及文章,在文化素養普遍較高的國軍將領中那也可算得上是難得的人才。

在初期的時候,張靈甫就展現出他過人的軍事才能。1932年,已是團長的張靈甫奉命剿滅共軍。在六安、蘇家埠突破共軍防線,將共軍擊退,在隨後的麻城、黃陂戰鬥中,充當先鋒的張靈甫,率軍隊進攻紅7師和紅20師陣地,共軍因此大敗。胡宗南連誇張靈甫是“黃埔英才,革命猛將”。不久,張靈甫又以一團之衆,突破紅軍主力對衛立煌軍部的包圍,成功救出衛立煌後,還獲得了蔣介石的稱讚。當時胡宗南和蔣介石都對張靈甫十分器重。

據記載,張靈甫在四川與中共軍隊交戰期間,槍殺了自己的妻子,這是怎麼回事呢?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張靈甫與中共紅四方面軍交戰的時候,中共爲策反張靈甫,派吳海蘭主動接近張靈甫並取得了他的好感,不久二人就結婚了。1935年的農曆新年,張靈甫攜吳海蘭回長安老家,忽然發現皮包裏的幾份重要軍事文件不知了去向,張靈甫非常着急,懷疑是吳海蘭偷的,但吳海蘭死不開口。當時胡宗南軍隊一直在川陝一帶與中共紅四方面軍激戰,當地一直有中共地下組織的間諜活動,張靈甫早就懷疑吳海蘭是中共派來的特務,他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取迴文件,一怒之下,便掏出手槍打死了吳海蘭。

吳海蘭(網絡圖片)
吳海蘭(網絡圖片)

後來,他的舊部劉光宇透露:“吳海蘭偷拿了張靈甫的軍事文件,又不肯講,他只好斃了她”。多年後,張靈甫的妻子王玉玲前往西安探訪張靈甫前妻家人時,果真發現其前妻的哥哥是中共地下黨員。

吳海蘭被打死後,她的父母到宋美齡那裏去告狀,宋美齡向蔣介石施壓,要革職查辦張靈甫。雖然當時有老長官胡宗南力保,但張靈甫不想爲難胡宗南,於是一個人到南京投案自首,蔣介石也只好下令將張靈甫關入南京“老虎橋模範監獄”判處10年,甚至還將他列入槍斃的名單。

1937年因蘆溝橋事變抗戰爆發,國民政府釋放了張靈甫,讓他戴罪立功。據說是因爲王耀武看重張靈甫的才幹,勸蔣介石釋放張靈甫的。盧溝橋事變後,國民中央組建了一支新軍,就是後來赫赫有名的74軍。張靈甫出任第305團團長,開始了他八年抗擊日寇的輝煌歷程。

盧溝橋事變 (圖片:維基)
盧溝橋事變 (圖片:維基)

張靈甫的兒子張居禮回憶說:“父親八年抗戰中,竭智盡忠,出生入死,浴血日寇,忠實地履行了一名中國軍人的天職。”在著名的羅店戰役中,張靈甫以勇猛果斷、指揮有方,贏得全團官兵的愛戴。在嘉定作戰時,面對日本武器裝備遠遠優於國軍的日寇衝鋒,張靈甫甩掉了上身的軍裝,抱着機槍跳出了戰壕,身先士卒帶領100多名敢死隊員給了日寇迎頭痛擊。當時日寇被殺得丟盔卸甲,抱頭鼠竄。他率團又連續打退敵人七次衝鋒,打死打傷日寇800多人。當時有名的《申報》和《大公報》都曾報道過。

在淞滬戰場下來還沒來得及休整,張靈甫將軍又率305團投入保衛南京戰役。對於戰場上的生與死,張靈甫將軍對部下的詮釋是鐵血軍人式的訓示:作戰須步步求生,而存心必時時可死!蓋有光榮戰死之決心,乃能作絕處逢生之奮鬥!

張靈甫將軍曾經在給兄長的信中說:“此次抗戰,爲國家民族爭生存。兵兇戰危,生死未卜,家人當我已死,絕勿以我尚生。予果死,堂上雙親,請兄奉養;膝下諸子,望兄撫教。予妻守嫁,聽其自然。”張靈甫在這封家書的字裏行間裏,散發着一位軍人爲保家衛國赴湯蹈火、捨生忘死的凜然之氣。

74軍高級將領在長沙留影(前排左二張靈甫,前排右二週志道,後排右二趙汝漢)(網絡圖片)
74軍高級將領在長沙留影(前排左二張靈甫,前排右二週志道,後排右二趙汝漢)(網絡圖片)

在南京中山陵外阻擊戰前,張靈甫將軍親率他所在的全團官兵,遙拜國父陵寢誓與首都共存亡,當時全場的官兵都爲之感泣,士氣高漲。在衝殺中,張將軍左臂中彈血流不止,仍指揮作戰,部下勸他隨傷兵過江到後方就醫,他勃然大怒:“昔日項羽兵敗,猶不願渡烏江,我豈能因傷渡長江?當與敵決以死踐誓言!”負傷的張靈甫將軍裹傷繼續作戰,在他的感召下,官兵無不奮力拼殺。305團終於在夜戰中奪回了陣地,把日軍堵在了南京南郊的大門外。

據史料記載,抗戰中第一次全殲日本一個師團的戰役就是“萬家嶺大捷”。 張古山之戰又是萬家嶺戰役中至關重要的一場戰鬥,張靈甫將軍在戰役中居功至偉。在這場戰鬥中,張靈甫將軍效仿《三國演義》中的戰術,出其不意,帶領一批精兵強將從人跡罕至的張古山背面進行偷襲。當時日軍派飛機重炮拼命抵抗。張靈甫將軍被炸傷了7處,仍帶領部下死戰,經過五晝夜激戰,終於和友軍合作殲滅了松浦淳六郎所率領的日軍第106師團。在這個戰役中74軍一戰成名,從此成爲國軍主力之一。而張靈甫也因此獲蔣介石頒發的雲麾勳章,還升任51師153旅旅長。田漢採訪了張靈甫,文章刊登在《中央日報》上。田漢還編寫了話劇《德安大捷》,張靈甫的真實姓名出現在劇中,名震天下。

國民革命軍在萬家嶺戰役英勇禦敵(圖片:維基)
國民革命軍在萬家嶺戰役英勇禦敵(圖片:維基)

這是一首很著名的歌,但又是很多人都沒有聽過的歌。

【74軍軍歌】歌詞

起來,弟兄們,是時候了,我們向日本強盜反攻;

他,強佔我們土地,殘殺婦女兒童;

我們保衛過京滬,大戰過開封,

南潯線,顯精忠,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74的將士,抗日的先鋒!

74的將士,抗日的先鋒!

我們在戰鬥中成長,我們在炮火裏相從。

我們死守過羅店,保衛過首都,

我們馳援過徐州,大戰過蘭封!

南潯線,顯精忠,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人民的武力,愛國的先鋒!

民族的武力,愛國的先鋒!

起來!弟兄們,是時候了!

踏着先烈的血跡,瞄準敵人的心胸。

我們愈戰愈勇,愈殺愈勇。

我們抗日必定勝利!建國必定成功!

南潯線,顯精忠,張古山,血染紅。

我們是國家的武力,民族的先鋒。

抗日必定勝利,建國必定成功!”

這是國民革命軍第74軍抗日軍歌,他的名字就叫《74軍軍歌》,在當時,這首歌可是廣爲傳唱。

這首歌就是在張古山之戰後產生的,當時田漢採訪張靈甫時被74軍英勇事蹟深深感動了,他揮筆作詞,由著名作曲家任光譜曲,就是這首有名的《74軍軍歌》。從這首歌裏我能感受到這首歌的豪情澎湃,慷慨激昂,同時這首歌還展現了華夏兒女精忠報國、捨命不足惜的意志和抗戰必勝的決心。

張靈甫將軍在香港接受治療(網絡圖片)
張靈甫將軍在香港接受治療(網絡圖片)

張靈甫將軍又是軍中有名的“跛腿將軍”。事情還得從張古山之戰五個月後的高安戰役說起。那是在1939年的3月底,日軍佔領南昌,張靈甫奉命率領自己的軍隊趕到南昌西邊的高安與日軍作戰,在戰鬥中,張靈甫右膝蓋中彈受傷了,包紮後他繼續指揮作戰。戰後遠赴香港瑪麗醫院,接受英國著名外科專家克雷斯特爾的醫治。手術後,醫生表示只要靜心接,完全能夠痊癒。

但是張靈甫將軍心繫軍情,並在一份報紙上看到一則戰時軍人不宜出國養病的新規定,隨後不顧英國醫生的勸阻,說軍命不可違,軍人死不足惜,何惜一足,於是,傷未愈便提前歸隊,從此他留下了殘疾,走起路一跛一拐。張靈甫將軍曾這樣說道:“吾張某人腿雖廢,無以站立,然中華民族得以站立,不爲倭賊所欺,吾之腿值也。”因此人們也親切稱張靈甫爲“跛腿將軍”。

就在1940年的冬天,張靈甫出任74軍58師副師長。在上高會戰中,74軍殲敵16000人,繳獲戰馬2800匹,擊落敵機一架,擊斃日軍少將一名、大佐一名、大隊長兩名,第34師團參謀長櫻中德太郎兵敗自殺。國軍高級將領羅卓英評價該部爲“戰鬥力量堅強”;時任第四戰區司令長官、軍委會參謀總長的何應欽稱之爲“開戰以來最精彩之作戰”。74軍因此榮獲國民政府第一號武功狀和最高榮譽“飛虎旗”,被譽爲抗日鐵軍。

上高會戰(圖片:攝於1941年/news.ifeng.com)
上高會戰(圖片:攝於1941年/news.ifeng.com)

張靈甫將軍所在的74軍,是一支抗日救國的功臣軍隊 ,他們在軍長王耀武將軍的率領下,幾乎參加了所有國軍對日軍的重大戰役,打死打傷日寇無數,屢挫日軍精銳,名震華夏。張靈甫將軍也因戰功一再擢升,幾乎年年晉級、受獎,從團長到旅長、副師長、師長、副軍長至軍長。常德之戰後,被蔣介石譽爲“模範軍人”。湘西會戰後,他獲得美國金質自由獎章,也被視爲“常勝將軍”。

在抗戰中立下汗馬功勞的張靈甫,不僅是個鐵血悍將,他還是個將民衆視作父母的有情有義的軍人。張靈甫曾經跟部下說,“救民於水火,軍人之樂也”,他在面對戰火中掙扎的災民時,內心十分痛苦。他常常在軍隊休整的時候,親自帶領官兵,幫助受災民衆在瓦礫灰燼上建屋搭樑,恢復家園。由於74軍軍紀嚴明,不擾民,加之抗日英雄的名聲,張靈甫的軍隊與當地民衆關係融洽,留下了良好的口碑。

當時抗戰勝利後,共軍立刻乘虛而入向國軍發起了攻擊,把戰後千瘡百孔的中華民國拖入了民族災難的深淵中。張靈甫將軍率領的整編第74師奉命前往臨沂剿共,一路上兵威浩蕩,盡顯當年抗日鐵軍的軍威。多少年以後啊,臨沂的老人們提起當年的74師仍然是激動萬分。可以想象當時的老百姓,見到趕走侵略者,保衛家園的抗戰英雄時的那種場面,那種心境,那種民族自豪的感覺,那可是刻骨銘心!

在抗日勝利後,中共八路軍便開始阻擋國軍接收日軍佔領地,國民政府被迫應戰,至此內戰全面爆發。1946年7月,整編後的第74師在南京誓師,之後被調至蘇北前線。

1946年7月,整編後的第74師在南京誓師,之後被調至蘇北前線 (圖片:Franklin D. Roosevelt Library)
1946年7月,整編後的第74師在南京誓師,之後被調至蘇北前線 (圖片:Franklin D. Roosevelt Library)

奉命剿共的張靈甫將軍率領第74師先後攻佔淮安、淮陰、寶應等重鎮和十幾座縣城。10月,強攻軍事要地漣水,兩天即穿越1百多米的黃河淤灘,攻入城內與共軍激戰,遭遇頑強抵抗後74師撤退。同年12月,74師再攻漣水,僅14天就擊破華野6師(縱)、10縱6旅、7師19旅13個團的防禦,佔領漣水城,此役共軍傷亡慘重。戰後,共軍從蘇北撤走,進入山東。74師乘勝追擊,又攻克沛陽、新安、郊城各要點,直取臨沂與蒙陰。到1947年3月底,國民政府對中共控制的山東和陝北區域實施了重點進攻,以爲徐蚌會戰做前哨戰。國民政府以24個整編師,45萬人,開始向中共控制的山東區域發起大規模進攻,整編第74師依命令由孟良崮渡汶河攻取坦埠。

張靈甫將軍精忠報國,有勇有謀,真是名不虛傳的戰神!那後來是什麼原因導致張靈甫兵敗孟良固的呢?

那是因爲當時國防部作戰次長劉斐和作戰廳長郭汝瑰是潛伏於中華民國國軍中的中共特務,他們除了隨時給共軍提供國軍的軍事情報外,有時更是直接向毛澤東泄露機密;他們爲配合共軍的計劃給張靈甫設計陷阱,將張靈甫的美械師74師調至孟良崮,讓張靈甫的美械裝備無法發揮作用。當時,兵團司令湯恩伯發現74師上孟良崮是個錯誤的計劃,立即向劉斐要求緊急更改作戰計劃,劉斐爲了順利實施這個圈套,藉口蔣中正已經就寢來阻撓更改計劃。

張靈甫其實也明知這是個錯誤的戰略,但仍決定前往孟良崮,決定犧牲自己、並棄重裝備於孟良崮下,只帶輕武器上孟良崮,並期待附近的國軍整25師、整83師前往馳援,以裏應外合形成內外包圍共軍的設想。因此張靈甫在5月11號,指示整編74師進駐孟良崮山麓,主動讓共軍軍隊來包圍自己,希望粘住共軍,讓40多萬國軍包圍華東野戰軍主力。孟良崮戰役由此開始。

張靈甫將軍孟良崮指揮所(網絡圖片)
張靈甫將軍孟良崮指揮所(網絡圖片)

張靈甫剛直不阿、治軍嚴謹、足智多謀、是一位不可多得的軍事人才, 如果按照他的計劃去實施話,結局應該是很好的,那爲什麼最後的結果卻是相反的呢?

可是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次軍事行動是被中共特務操縱了。共軍一開始就用人海戰術進攻74師,還用迫擊炮炸破岩石,使拉大炮的很多馬都受驚了,秩序大亂。在危急時刻,張靈甫組織官兵進行頑強抵抗,共軍不惜以人海戰術作代價組織了一次次衝鋒,傷亡差不多有十萬人,當時的慘烈程度讓共軍的陳毅都感嘆道“今後永遠不讓兒子當兵”。

在這次戰鬥中74師裝備的大量水冷式重機槍因長時間發射導致槍管燒紅,水用光後,就用人尿代替,最後幾乎彈盡糧絕的74師主力第三天開始退守主峯附近。當時由於人員非常密集,被共軍迫擊炮炸碎的岩石擊中造成了重大傷亡。四晝夜之後,第74師子彈火藥、糧食和水全部都打光用光了。此時,通往74師指揮部的山谷中,已經是屍山血海,共軍因傷亡太大,最後連做警衛的何風山的特務團都用上了。

因爲共軍在開戰前就拿到了作戰計劃,所以共軍在這次戰役中動用了9個縱隊共二十萬人,其中5個縱隊十幾萬兵力專門圍攻74師,目的是想活捉張靈甫。共軍當時的口號是:“打下孟良崮,活捉張靈甫;活捉張靈甫,打爛王牌虎”。

在最後時刻,張靈甫向國民政府國防部發出了最後一封電報,同時手書給在南京的妻子王玉玲:“十餘萬之匪,向我圍攻數日,今彈盡援絕,水糧俱無,我決定與仁杰戰至最後以一彈飲訣,上報國家領袖,下對部屬袍澤。老父來京,未克親侍,希善待之,幼子希善撫之,玉玲吾妻,今永訣矣。靈甫絕筆,五月十六日孟良崮。”

由於張靈甫耿直的性格曾得罪過83師的李天霞,李天霞在大敵當前卻想着報私仇,只派數人的通訊班假裝一個旅前往馳援,並不斷髮電報謊稱已經在路上,卻遲遲不動。整25師黃百韜見張靈甫遭到共軍圍困三天三夜又無法及時解救,於是立即急電回南京跟蔣中正報告實情,蔣中正怒不可抑,要求李天霞立即馳援,否則砍頭。然而,幾個小時後,當李天霞的馳援軍隊趕到時,已是爲時已晚,共軍早已沒有了蹤影。孟良崮漫山遍野都是血水,張靈甫與副師長蔡仁杰、旅長盧醒等集體自殺殉國。據說如今山上的土石仍然都是血紅的顏色。

多少年後,參加過孟良崮會戰的共軍軍官回憶說:“74師太能打了,就算是敗局已定,他們也會拼命打下去,那時進攻部隊的傷亡已經非常慘重,如果國民黨的其它部隊早來幾個小時,可能結局就完全不同!”

張靈甫陣亡後,中華民國國軍稱其“殺身成仁,爲國盡忠”,蔣介石聞訊親筆撰文:“以我絕對優勢之革命武力,竟爲劣勢烏合之匪所陷害。真是空前大的損失,能不令人哀痛!”蔣介石爲其頒發第3號旌忠狀,將山東蒙陰縣改名爲“靈甫縣”,併爲英國援助的一艘驅逐艦命名爲“靈甫號”。

張靈甫將軍陣亡時,妻子王玉玲才19歲,剛剛生下兒子張道宇,念念不忘愛夫張靈甫的王玉玲,從此不再嫁人。五十多年後碾轉託人找回了丈夫的遺骨,並安葬在上海浦東玫瑰墓園。

19歲的王玉玲剛剛生下兒子張道宇(網絡圖片)
19歲的王玉玲剛剛生下兒子張道宇(網絡圖片)

1947年應重建第七十四師師長邱維達的要求,南京市在玄武湖畔爲整編第七十四師修建紀念碑塔,於1948年3月竣工(1965年被拆除),民間俗稱“張靈甫碑”。在臺北市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國民革命忠烈祠,張靈甫是烈士第一人。高雄市鳳山區有張靈甫路(於陸軍軍官學校附近),陸軍軍官學校內有張靈甫紀念館。臺北市北投區政戰學校有靈甫樓。

然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善於編造謊言的中共政府,卻在張靈甫將軍陣亡之處刻字慶祝,上書“擊斃張靈甫之地”,既然共軍想活捉張靈甫,那爲什麼要把他“擊斃”呢?這種自相矛盾的混亂邏輯,被用在電影《南征北戰》、《紅日》等給大陸民衆洗腦。現在的孟良崮已經是中共政權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還在繼續欺騙和毒害大陸青少年和民衆。

責任編輯: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