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慈母溺愛要債(示意圖片:清代畫作)
慈母溺愛要債(示意圖片:清代畫作)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難道報應失靈了?爲了報冤要債轉生作慈母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68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0日】(作者:紫君)

溺愛要債,無人能覺察

一個世家子弟,因爲過於驕奢淫逸犯了法而被處死。 死後好多年,親戚中有人扶乩招仙,這個世家子弟忽然附乩並自道姓名,還陳述自己對前生之行爲感到慚愧後悔。

接着又寫道:“ 我家家法本來是很嚴的。我所以會違法身陷牢獄被誅,都是因爲太夫人過於溺愛,養成驕奢、恣意所爲的脾性,所以掉進了陷阱也不知道啊。即使如此,(在下)我也不怨恨太夫人。我在過去世中,欠了太夫人的命,所以這世用溺愛的方式殺我來討命,用隱蔽的方式來報冤。因果牽纏,都不是偶然的啊。”

當時觀看乩文的人都爲他嘆息。

因爲要債報仇怨(償冤)而做逆子,這個從古以來就有。但爲了報冤要債而作慈母,這可是至今書上還都沒有看到過的。但是根據他所說的,是確鑿而又有道理的。

這種要債,很少能有人覺察啊。

欠債貨郎,作騾還債

康熙六十年,辛彤甫先生在我家教學館,那時他寫了一首詩道:“六道誰言事杳冥,人羊轉轂迅無停。三絃彈出邊關調,親見青騾側耳聽。”

起初,鄉里有個貨郎,欠我先祖很多錢也不還。還說許多對不起人的沒良心話。先祖性情豁達,只是一笑而已。有一天午睡起來,對先父姚安公說:“某貨郎死了很久了,剛纔忽然夢中見到他了,這是怎麼回事呢?”

不一會兒馬伕來報說馬生了一隻小青騾子,衆人說:這是某貨郎來還欠的夙債來了。”

先祖說:“欠我債的人很多,爲什麼只有他來還債?某貨郎欠別人多了,爲什麼獨獨來還我的債?事有偶然巧合,還是不要神乎其神的亂說,以免令其子孫蒙受羞恥,面子上過不去呀。”

先祖這樣說。但是每當馬伕開玩笑對着這匹騾子喊那個貨郎的名字時,它就會仰起頭,做出很生氣的發怒的樣子。這個貨郎活着時喜好彈三絃,唱邊關調。每當有人對着這頭青騾彈三絃,唱邊關曲的時候,這騾子就會立起耳朵聽。辛彤甫先生寫的那首詩,說的就是這件事。

紀曉嵐先祖,被人欠債不還也不惱,明知是轉世騾子還債也不去說,還顧慮到這個貨郎家人的面子、名聲,如此宅心仁厚,怎麼能沒有大福報呢?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