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林彪與中共東北局將領開會(圖片:長城出版社 1984年10月)
林彪與中共東北局將領開會(圖片:長城出版社 1984年10月)

林彪日記透露他很早就看透毛的動機:發動文革 打倒劉少奇

九一三:從「林彪事件」回看林彪(中)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0日】(編輯:吳永健)上集講了中共篡政之前的林彪,這次主要說一說文革前和文革時期的林彪

毛澤東在「林彪事件」之後,緊接着在全國掀起了一場「批林批孔」的運動,奈何連兩千多年前的孔子(被諷刺爲「孔老二」)也躺槍 ?莫非與下面的這句「克己復禮」有關?

悠悠萬事,唯此爲大,克己復禮(條幅,見林彪臥室,寫於1969.10.19)。

據《爭鳴》雜誌8月刊透露,中共官方一直嚴密封存的《林彪日記》是林彪從1964年3月至1971年9月5日(13日 死亡),每隔幾天,就把他親身經歷的黨內重大事件,加上個人見解,口述給妻子葉羣記錄下來的《工作札記》 。這本日記後來一直被中共列爲絕密的檔案材料。由此可見,林彪對葉羣無比信任。

也正因爲如此,讓人們能夠瞭解到當時林彪的一些真實內幕。事情還得從他日記中記載的人和事說起:

二、中共篡政後的林彪

1、施暴者(成爲毛的幫兇扳倒劉少奇

毛澤東要整劉少奇

林彪工作札記》1964年3月3日寫道:「是福還是禍?毛囑:要我關注政局在變化,要我多參與領導工作,又問 :上層也在學蘇聯,搞修正主義,怎麼辦?中國會不會出赫魯曉夫搞清算,搞了怎麼辦?毛認爲被人架空,這個人是誰?我吃了一驚,冒了一身冷汗。一場大的政治鬥爭要來臨。」當時林彪並不知道老毛要整的這個人是在黨內威望比毛高的劉少奇

1964年5月7日,《毛主席語錄》袖珍本出版。毛對林彪說:「我的小冊子在書記處就通不過。那本《修養》,東西南北,遍地開花!」

林彪寫道:「毛對劉、鄧、彭很感冒了。」當時劉少奇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那本書在社會上很受歡迎,很多人都在閱讀。林彪從毛的講話中敏感的意識到,劉少奇、鄧小平和當時的北京市長彭真要有麻煩了。

爲毛站臺 林充當槍桿子

1958年5月在中共八屆五中全會上,毛澤東把身體不好、蟄伏靜養長達九年的林彪增選爲中央副主席。

1962年1月 底在中共召開的中央工作會議,俗稱七千人大會上,會上針對「三面紅旗」的失敗和「三年自然災害」中餓死三千多萬人的嚴重後果,國家主席劉少奇首先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之說,得到包括中央政治局委員彭真、國務院總理周恩來、國務院副總理鄧小平在內幾乎所有人的支持,人們紛紛表態要和毛「論論理」,羣情激憤下毛被迫承認錯誤,並做了自我批評,這意味着毛退出政治舞臺爲期不遠了。

 彭德懷被紅衛兵批鬥。(網絡圖片)
彭德懷被紅衛兵批鬥。(網絡圖片)

會上劉少奇還提議把1959年廬山會議上因萬言書揭露大躍進而被毛打下臺的彭德懷請回來,劉的這些正確建議深深觸動了毛和林的個人利益。彭德懷就是毛在林的支持下打垮的,現在把彭請回來做林的上司,林不幹。

於是就在人們對毛的一片譴責聲中,林拋開軍委辦公廳爲他準備的講話稿,即席發言說:「事實證明,這些困難,在某些方面,在某種程度上,恰恰是由於我們沒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我感覺到,我們同志對待許多問題,實際上經常出現三種思想:一種是毛主席的思想,一種是『左』的思想,一種是右的思想。當時和事後都證明,毛主席的思想總是正確的。可是我們有些同志,不能夠很好地體會毛主席的思想,把問題總是向『左』邊拉,向『左』邊偏,說是執行毛主席的指示,實際上是走了樣。」

林講完,毛當即鼓掌叫好,不過他是唯一一個叫好的人。毛一看林公開站出來大力支持自己,腰桿一下子就硬了,毛表示,若在這次黨內鬥爭中敗北,將跟林彪一起上山打游擊。最後周恩來出來打圓場:主席還是主席,這才暫時緩和了中共高層的矛盾。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下達《五一六通知》,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兩天后林彪發表談話,稱「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開始在全國搞個人崇拜。當時林彪與江青(毛之妻)是毛髮動文革的「武文哼哈二將」,若沒有林彪的槍桿子護衛,單憑江青一幫筆桿子的上躥下跳,毛絕然無法全面發動「文革」。那時盛行於中華大地上的各種言簡意賅的政治語言,諸如「三忠於,四無限」、「四個偉大」、「萬歲萬歲萬萬歲」乃至編撰「小紅書」《毛主席語錄》等等,都是林彪首創的。可以說林的政治煽情與鼓動,催生了 毛的「火紅文革」,否則毛也打不倒劉少奇,也無法保住太上皇的寶座。

2、林彪對毛看的很透徹

林彪日記揭露了毛要利用婆娘(對江青的鄙稱)到部隊插手文藝,要從文藝上作政治突破口,借用軍隊力量,搞政治權力鬥爭。1966年1月毛對婆娘到部隊的事,很着急,去電話說,江青要來拜訪林彪,要安排她到部隊體驗生活。1月5日林彪評論道:「玩什麼花招,體驗什麼生活?是接聖旨搞政治鬥爭。」

但胳膊擰不過大腿,4月10日,中共中央批准了《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紀要》。看了林彪的日記,就會明瞭中共中央的很多講話都不是本人的意思。就好像胡錦濤在《江澤民文選》發佈會上的重要講話一樣。純粹是被強姦出來的!

● 毛決意除劉、鄧──爲此搞「文化大革命」

1966年5月26日,林彪寫道:老毛施陽謀外出,由劉(少奇)主持中央會議,經劉除「彭、羅、陸、楊」作第一步,再通過毛的政治鬥爭綱領文件,剷除劉、周、鄧,這是毛的陰謀。

1966年12月7日,林彪看出「毛已決意要除劉、鄧。」他寫出了毛澤東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一套把戲:「毛在會上指:劉鄧主要還是五十天的問題,能認識、檢討就可以了。會後,毛和伯達、康生、謝富治說:劉鄧是十年、二十年的問題,特別是劉。」

● 所謂的反擊「二月逆流」

如果沒有林彪1967年2月19日的日記,誰也不知道爲何毛澤東突然要反擊軍隊的「二月逆流」,原來是「『B52』(林私下對毛的鄙稱)下指令,要整一批不服氣、不買賬的老帥,藉此以中央文革小組取代中央政治局的權力。」而中央文革小組組長是陳伯達,副組長是江青。他們「執行『B52』部署不遺餘力」。

● 毛教唆全國大規模武鬥

1966年12月30日林彪寫道,運動要失控:學校停課了,工礦企業大部分停頓了,農村也要革命了,黨政機關都反了,全國都動了。

『B52』 說:「亂一亂怕什麼?大亂才能大治。」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接見了師大女附中的宋彬彬、北大附中的彭小蒙等紅衛兵代表,毛說:「要武嘛!」宋彬彬隨即改名「宋要武」!上海十多萬人蔘加武鬥,全市癱瘓。奪權鬥爭,全國大亂。到67年1月20日,25個省區告急癱瘓。動用武裝部門、保衛部門武器參與武鬥……每天上報武鬥傷亡數目數千人。

林彪寫道:「一月革命,上海奪權鬥爭,是『B52』授權眼鏡蛇(估計是張春橋)、婆娘搞的。全國各處,從上至下、天南地北展開奪權鬥爭。誰奪誰的權?」「婆娘代『B52』到處放炮,到處打、砸、搶、抓、鬥,到處埋下仇恨種子。」

毛終於對失控的局勢感到不安,向林彪提出軍隊下去支左穩定局面,如不行,實施軍管。那時很多老帥懷着對毛的忠誠,以爲都是江青揹着毛胡鬧的,於是1967年3月15日,一批老帥(中共總共有10大元帥)鬧了懷仁堂,「是衝着『B52』的婆娘和幾個得意忘形的先鋒的,激怒了『B52』,下令叫老帥去休息。」原來如此!毛和江青還是一家親。

● 毛對林彪怵一頭

毛讓江青插手軍隊,遭到林彪的抵制。1967年7月23日,林彪寫道:我林彪還能睜着眼!就決不能讓婆娘插手軍隊。亂了,失控了,派軍隊到地方、到學校,是『B52』的主意。鼓動造反派打倒軍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是『B52』指使婆娘煽風點火的。軍內走什麼資本主義道路?衝擊軍事機關、衝擊軍區,是對着誰來衝的?

林彪對毛看的很透。毛澤東授意謝富治向林彪提議,安排江青到軍委辦掛個副主任,或到總政掛個副主任職務。林彪強調「要有主席批示或指示,才能安排」。將了毛一軍,毛對林彪怵一頭,只好作罷。

3、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

林彪深知要獲得巨大政治利益,必須得到毛澤東的信任。

1957年夏,林彪一家到北戴河療養。當時,來北戴河的領導幹部很多。葉羣特地交代工作人員嘴巴要嚴,不能隨便向外人講林彪家裏的情況,即便是對中央辦公廳和軍委辦公廳的人也不能講。林彪家裏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嚴格執行,唯恐出錯。

20世紀60年代初,葉羣記錄林彪的話說:「何謂當代偉大人物?一號利益的代表者(應聲蟲)。」「主席就是最大的羣衆,他一個人頂億萬人,所以和他的關係搞好了,就等於對羣衆搞好了,這是最大的選票。」林彪提出要「抓一號活思想」,「把他想的辦的事列入議事日程上」。他還套用毛澤東的「從羣衆中來,到羣衆中去」,將 其修改爲「從他那裏來(其要求),到他那裏去(向他報告)」。葉羣將這些歸入對毛澤東的「應兌(對)法」 ,也就是千方百計迎合和應對毛澤東,試探着順着毛澤東的思路,「建言獻策」。

這樣做的目的何在?林彪寫道:「要把大擁大順作爲總訣,要仿恩(格斯)之於馬(克思),斯(大林)之於列(寧),蔣(介石)之於孫(中山)。跟着轉,乃大竅門之所在。要一步一趨,得一人而得天下。」

如果毛澤東決策錯了呢?他們寫道:「勿講真理而重迎合。」「決議不好也同意——頭等意義,不然是書呆子。」 

林彪、葉羣討論的結果是: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

 林立衡、林彪、林立果、葉羣(圖片:維基)
林立衡、林彪、林立果、葉羣(圖片:維基)

林彪當年說「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這句話,大概是他的人生體驗和政治生涯的經驗總結,他也就成爲說假話成功的典範:「語錄不離手,萬歲不離口」,結果幾年內便從默默無聞的「病號」爬到一人之下,舉國之上的「副統帥」的高位。那年頭,除了像張志新極少數思想精英者外,誰不說假話呢?除非你保持沉默不說話。

然而,「文革」已經過去幾十年了,林彪的名言也批了幾十年了。可是,那時候養成的講假話的社會風氣現在不僅沒有改觀,如上文所說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勢頭。屢見不鮮的出現在官場上的什麼「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和「官出數字,數字出官」的現象便是佐證。

其實,人們不說假話,信守承諾,本來並不是什麼難於上青天的事。人生下來,開始並不知道什麼是真話,什麼是假話,不會辨別是非真僞。爲人父母者,對孩子的教育,第一項就是叫他們說真話,不說假話吧。如果父母都能以身作則,在教育子女說真話的同時自己帶頭不說假話,大家都保持「童真」,那不就成了嗎?然而,談何容易!人們不光生活在家庭中,而是生活在現實社會中。一家人不說假話,信守承諾可能不難做到,可是到了社會上不說假話,信守承諾恐怕就難了。

文革後,中共仍搞「假大空」一套;仍喜歡搞「歌功頌德」那一套;仍喜歡「報喜不報憂」;仍喜歡「政績工程」,不得不使 全中國人民繼續把林彪的名言「發揚光大」,做到有過之而無不及。人們在社會生活中,講假話不信守承諾,起碼在政治高壓下「不吃眼前虧」。俗話說:「識時務者爲俊傑」,歷史的經驗告訴人們,在政治高壓下倘若堅持實話實說,結果非落得個張志新可悲下場不可。

所以,今日之中國社會從上至下到處充斥着「假大空」,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林彪式的「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的社會!

請看下集《把毛叢神壇上拉下來的「九一三事件」最終成爲千古疑案》

參考資料:

林彪日記剝光神壇上的毛澤東!《爭鳴》

林彪官場心得: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

毛澤東林彪權鬥黑幕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