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泰国的“黄金时代”大城府。(图片:pxhere)
泰国的“黄金时代”大城府。(图片:pxhere)

探索那些个被世界遗忘了的角落:幽灵王国、沙漠文明、洞穴城市...

【希望之声2020年9月9日】(編譯:李雨微)从藤本植物蔓爬的丛林废墟,至消失的沙漠文明,再到阴森恐怖的幽灵城市......探索地球上被遗弃的地方是激动人心的冒险。为此旅游杂志《旅行癖》(Wanderlust)发表文章介绍了如何探索这些被世界遗忘了的角落

1.约旦佩特拉(Petra):地标性的沙漠城市

公元前六世纪纳巴特人(The Nabataeans)放弃了游牧生活,定居在阿拉伯沙漠的北部,他们是古代世界中最巧妙的商人,建立了一个以由砂岩峭壁雕刻而成玫瑰红色的城市为中心的庞大贸易网络。佩特拉一直繁荣昌盛,但到了公元106年被罗马人吞并。后来海上贸易路线的发展,入侵者和地震削弱了它的影响力,目前除了贝都因人(Bedouin)以其为荣,它已经被整个世界遗忘了。

佩特拉是一座充满期待的城市。入口是一条长约1.5公里的狭窄峡谷通道,名为“蛇道”(Siq),像镰刀劈开山脉露出宝藏卡兹尼神殿(Al-Khazneh),走到最后几步,眼前惊现两千多年前从悬崖上凿出的错综复杂的雕刻立面,那种景象令人刻骨铭心。

从那里开始,沿着陡峭的石阶爬上山顶的祭坛,可参观王家陵墓和门口比多数房屋都要高的巨大修道院(Ad Deir)。更有氛围的是夜游,晚上入口处点燃成百上千支蜡烛,烛光把若隐若现的幽灵投影在石面上。

2. 哥伦比亚特尤纳迷失之城(Teyuna Ciudad Perdida):山中遗失的前哥伦比亚首都

哥伦比亚的最北端是由圣玛尔塔内华达(Sierra Nevada)沿海山脉所保护的一片神秘之地,大部只能步行到达。迷失之城是其内部极深处隐藏着的最大秘密,建于公元700年左右,曾经是横跨整个范围的泰罗纳(Tairona)帝国的中心。但是,就像大部前哥伦布时期的拉丁美洲一样,它在西班牙征服期间被废弃,直到1972年才再次出土,而后由于当地动荡不安,游客到最近才刚能到那里参观。

特尤纳感觉像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迷失之城。每年大约有8,000人从圣玛尔塔(Santa Marta)到此探险,相当于马丘比丘(Machu Picchu)一天的参观人数。跟着向导步行是唯一的办法,徒步穿越44公里藤本植物覆盖的森林,经过村民戴着白色似淀粉帽子的Kogi村庄。到第三天,才会到达通往废墟的1,200个台阶的脚下,废墟包括大约200个依山而建的露台。爬上最高点的平台组,然后放眼眺望:目所能及的只是该城尚待发现的一小部分。体验被遗忘了的世界的滋味令人陶醉。

3.印度中央邦(Madhya Pradesh)曼杜 (Mandu):北方的亨比(Hampi)

曼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纪,但是黄金时代始于其后800年。那时,穆斯林统治者摩腊婆(Malwa)王占领了这座城市,立其为都,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权力角逐。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它几经易手,演绎了战乱,戮君,退位和投毒,但也兴旺发达,直到1561年被莫卧儿(Mughal)帝国攻陷,使其最终衰落。

这伊斯兰“幽灵王国”的遗迹位于中央邦(Madhya Pradesh)温迪亚山脉(Vindhya)的高峰上,包括印度最大的城防之一,可与任何地方的遗迹媲美, 但在印度以外却是默默无闻。广阔的遗址上有典雅的清真寺和大门(Darwazas),还有印度摩腊婆王Hoshang Shah的陵墓,据称泰姬陵是以该墓为模板。

这座城市有许多异想天开的独到之处。例如,欣多拉·玛哈尔(Hindola Mahal)陵墓的砂岩墙设计得让人感觉房间在摇曳,而猴面包树则让人联想到另样世界。最引人注目的是石舫(Jahaz Mahal),建造得仿似漂浮在水面上的船,里面有据说可容纳15,000名妇女的两层后宫。难怪曼杜曾被当地人称为“欢乐之城”。

4.伊朗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焚毁的波斯奇迹

波斯波利斯的修建花费了150年的时间,但公元330年为报复薛西斯一世(King Xerxes)公元前480年对雅典的洗劫,传言酒醉的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一声令下,顷刻毁于一旦。烈火的痕迹在如今的断壁残垣上依然清晰可见。据说连亚历山大酒醒后都感到后悔,但为时已晚。

这座废墟之城在设拉子(Shiraz)东北约一小时的车程,昔日的辉煌隐约可见一斑。站在薛西斯门(Gate of Xerxes)下,畅想它鼎盛时期的气势。宫殿曾因富丽堂皇而名扬古代世界,而今宏伟的阶梯和柱廊是它的仅存见证。

坐落在古老的王家后宫中的博物馆展示了一些被修复的文物,如有翼的公牛的雕像和刻画的栩栩如生的带着羔羊美酒上供的贵族们的浮雕。这证明它不是一个奴隶打造的城市。熟练的工匠来自覆盖了当时世界40%的巨大帝国,精雕细琢了这座雄伟的城市。

5. 津巴布韦大津巴布韦(Great Zimbabwe):被遗忘的民族摇篮

作为古老的绍纳人(Shona)津巴布韦王国的首都,大津巴布韦是范围直达中国的中世纪黄金交易帝国的中心,持续了400年。但是,没有留下任何记载它兴衰的历史,而且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殖民者拒绝相信它是非洲人建造的。

从哈拉雷(Harare)驱车南驶四个小时之后,高耸的卫城(The Great Enclosure)触目可见。在绍纳语中,“津巴布韦”的意思是“石头造的大房子”,10米高圆形的不用灰泥粘结的花岗岩墙,炮塔和塔楼令人瞠目结舌。

该遗址位于一个树木繁茂的开放平原上,周围环山,里面发现了约4000个金矿。山丘建筑群(The Hill Complex)是最古老的部分,它是礼仪中心,中心的巨石是国王主持祭祀和仪式的地方。在这里人们可以瞭望平原并凝思这么巨大的东西怎么可能被忘却。

6. 密克罗尼西亚(Micronesia)南马都尔(Nan Madol): 珊瑚都市

这座漂浮的石头城位于波纳佩(Pohnpei)沿海的一组珊瑚礁上。建成时间据猜测是12世纪左右,是强暴的绍德雷尔王朝(Saudeleur)的首都。在16至17世纪之间,被一个敌对部落占领。但是,由于缺少淡水或土壤来种植食物,很快就被废弃了。后来又有“闹鬼”的传说,使岛民们避之不及。

涨潮时从科洛尼亚(Kolonia)出发的船只可以在该城约100个小岛周围航行,但是乘皮划艇会更有趣,而且更不受时间的限制,可以尽情游览运河上散布的黑色玄武岩宫殿、陵墓和住宅。在退潮时甚至可以涉水前往。

群岛中最壮观的是Nan Dowas战争神庙,也是唯一一个仍被其8米高墙完全包围的寺庙。漫步地下圣堂和防御区,然后探索墓地、击鼓区和礼仪区。最有特色的巨石建筑令人难以置信,斗士们会从上面跳下来证明自己的勇气,也不知这些50,000公斤的石头是如何被固定到位的。

7. 泰国大城府(Ayutthaya):泰国的“黄金时代”

在历史上一个短暂的时刻,大城府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可容纳多达100万人。如今虽已成废墟,但这座昔日同名阿瑜陀耶(大城)王国的首都仍然让人叹为观止。从14世纪到18世纪,它蓬勃发展,然后1767年缅甸军队大举入侵,俘虏了成千上万的奴隶,其余则逃亡或被杀。整个城市都在混乱中焚毁,但剩下的泰国“黄金时代”的盛况可窥一斑。

如今,大城府是一个宁静的地方,有摇摇欲坠的宝塔、菩提树和榕树遮阴。曾作防御用的环城护城河和运河静如止水,点缀着粉红色莲花。大多数人都是从曼谷乘公共汽车或火车来一日游,但是沿着昭拍耶河(Chao Phraya)的慢船更合适放松的心情。

在历史公园里,骑脚踏车是游览古旧寺庙和钟形佛塔的最佳方式。巨大的佛寺Wat Yai Chai Mongkhon高耸天际,提醒人们这是泰国建筑的巅峰。

8. 土耳其洞穴城市: 代林库尤(Derinkuyu)地下城

公元八世纪左右,为逃避阿拉伯掠夺者的抢劫及入侵,卡帕多细亚(Cappadocia)的居民在凝灰岩的山上兴建了不少地下城市。最深的是代林库尤,有18层,可藏匿20,000人。越来越多的洞穴一直在被发现。2013年盖房子的人不小心撞倒了墙壁,发现了最新的(也许是最大的)洞穴。

坐内夫谢希尔(Nevşehir)的巴士到代林库尤遗址,入口是一个小木屋,从那里一直往下走,对外开放的总共有八层楼,一路有电灯照明。城内设施包括学校,食堂,卧室,酒窖、马厩及教堂。通道非常狭窄,尤其是如果遇到旅行团更加拥挤,因此不适于有幽闭恐惧症的人。

约9公里以外的Kaymakli也是值得一游的洞穴城市,但是如果想摆脱阴暗的气氛,乘坐热气球遍览怪石堡风情是最佳的选择。热气球之旅让人漂浮在“精灵的烟囱”(压实的火山灰尖顶)和石切教堂上,感觉似乎置身于一个亦真亦幻的奇妙世界。

文章还介绍了乌克兰切尔诺贝利(Chernobyl)核荒原;美国科罗拉多州梅萨维德国家公园(Mesa Verde National Park);突尼斯迦太基(Carthage)古城遗址;秘鲁库拉普(Kuelap)堡垒;玻利维亚太阳岛(Isla de Sol);危地马拉国家公园(El Mirador National Park);和玛雅遗址伯利兹的卡拉科尔(Caracol)等。

责任编辑:李靜柔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