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泰國的“黃金時代”大城府。(圖片:pxhere)
泰國的“黃金時代”大城府。(圖片:pxhere)

探索那些個被世界遺忘了的角落:幽靈王國、沙漠文明、洞穴城市...

【希望之聲2020年9月9日】(編譯:李雨微)從藤本植物蔓爬的叢林廢墟,至消失的沙漠文明,再到陰森恐怖的幽靈城市......探索地球上被遺棄的地方是激動人心的冒險。爲此旅遊雜誌《旅行癖》(Wanderlust)發表文章介紹瞭如何探索這些被世界遺忘了的角落

1.約旦佩特拉(Petra):地標性的沙漠城市

公元前六世紀納巴特人(The Nabataeans)放棄了遊牧生活,定居在阿拉伯沙漠的北部,他們是古代世界中最巧妙的商人,建立了一個以由砂岩峭壁雕刻而成玫瑰紅色的城市爲中心的龐大貿易網絡。佩特拉一直繁榮昌盛,但到了公元106年被羅馬人吞併。後來海上貿易路線的發展,入侵者和地震削弱了它的影響力,目前除了貝都因人(Bedouin)以其爲榮,它已經被整個世界遺忘了。

佩特拉是一座充滿期待的城市。入口是一條長約1.5公里的狹窄峽谷通道,名爲“蛇道”(Siq),像鐮刀劈開山脈露出寶藏卡茲尼神殿(Al-Khazneh),走到最後幾步,眼前驚現兩千多年前從懸崖上鑿出的錯綜複雜的雕刻立面,那種景象令人刻骨銘心。

從那裏開始,沿着陡峭的石階爬上山頂的祭壇,可參觀王家陵墓和門口比多數房屋都要高的巨大修道院(Ad Deir)。更有氛圍的是夜遊,晚上入口處點燃成百上千支蠟燭,燭光把若隱若現的幽靈投影在石面上。

2. 哥倫比亞特尤納迷失之城(Teyuna Ciudad Perdida):山中遺失的前哥倫比亞首都

哥倫比亞的最北端是由聖瑪爾塔內華達(Sierra Nevada)沿海山脈所保護的一片神祕之地,大部只能步行到達。迷失之城是其內部極深處隱藏着的最大祕密,建於公元700年左右,曾經是橫跨整個範圍的泰羅納(Tairona)帝國的中心。但是,就像大部前哥倫布時期的拉丁美洲一樣,它在西班牙征服期間被廢棄,直到1972年纔再次出土,而後由於當地動盪不安,遊客到最近纔剛能到那裏參觀。

特尤納感覺像是一座名副其實的迷失之城。每年大約有8,000人從聖瑪爾塔(Santa Marta)到此探險,相當於馬丘比丘(Machu Picchu)一天的參觀人數。跟着嚮導步行是唯一的辦法,徒步穿越44公里藤本植物覆蓋的森林,經過村民戴着白色似澱粉帽子的Kogi村莊。到第三天,纔會到達通往廢墟的1,200個臺階的腳下,廢墟包括大約200個依山而建的露臺。爬上最高點的平臺組,然後放眼眺望:目所能及的只是該城尚待發現的一小部分。體驗被遺忘了的世界的滋味令人陶醉。

3.印度中央邦(Madhya Pradesh)曼杜 (Mandu):北方的亨比(Hampi)

曼杜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六世紀,但是黃金時代始於其後800年。那時,穆斯林統治者摩臘婆(Malwa)王佔領了這座城市,立其爲都,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權力角逐。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中,它幾經易手,演繹了戰亂,戮君,退位和投毒,但也興旺發達,直到1561年被莫臥兒(Mughal)帝國攻陷,使其最終衰落。

這伊斯蘭“幽靈王國”的遺蹟位於中央邦(Madhya Pradesh)溫迪亞山脈(Vindhya)的高峯上,包括印度最大的城防之一,可與任何地方的遺蹟媲美, 但在印度以外卻是默默無聞。廣闊的遺址上有典雅的清真寺和大門(Darwazas),還有印度摩臘婆王Hoshang Shah的陵墓,據稱泰姬陵是以該墓爲模板。

這座城市有許多異想天開的獨到之處。例如,欣多拉·瑪哈爾(Hindola Mahal)陵墓的砂岩牆設計得讓人感覺房間在搖曳,而猴麪包樹則讓人聯想到另樣世界。最引人注目的是石舫(Jahaz Mahal),建造得仿似漂浮在水面上的船,裏面有據說可容納15,000名婦女的兩層後宮。難怪曼杜曾被當地人稱爲“歡樂之城”。

4.伊朗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焚燬的波斯奇蹟

波斯波利斯的修建花費了150年的時間,但公元330年爲報復薛西斯一世(King Xerxes)公元前480年對雅典的洗劫,傳言酒醉的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一聲令下,頃刻毀於一旦。烈火的痕跡在如今的斷壁殘垣上依然清晰可見。據說連亞歷山大酒醒後都感到後悔,但爲時已晚。

這座廢墟之城在設拉子(Shiraz)東北約一小時的車程,昔日的輝煌隱約可見一斑。站在薛西斯門(Gate of Xerxes)下,暢想它鼎盛時期的氣勢。宮殿曾因富麗堂皇而名揚古代世界,而今宏偉的階梯和柱廊是它的僅存見證。

坐落在古老的王家後宮中的博物館展示了一些被修復的文物,如有翼的公牛的雕像和刻畫的栩栩如生的帶着羔羊美酒上供的貴族們的浮雕。這證明它不是一個奴隸打造的城市。熟練的工匠來自覆蓋了當時世界40%的巨大帝國,精雕細琢了這座雄偉的城市。

5. 津巴布韋大津巴布韋(Great Zimbabwe):被遺忘的民族搖籃

作爲古老的紹納人(Shona)津巴布韋王國的首都,大津巴布韋是範圍直達中國的中世紀黃金交易帝國的中心,持續了400年。但是,沒有留下任何記載它興衰的歷史,而且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殖民者拒絕相信它是非洲人建造的。

從哈拉雷(Harare)驅車南駛四個小時之後,高聳的衛城(The Great Enclosure)觸目可見。在紹納語中,“津巴布韋”的意思是“石頭造的大房子”,10米高圓形的不用灰泥粘結的花崗岩牆,炮塔和塔樓令人瞠目結舌。

該遺址位於一個樹木繁茂的開放平原上,周圍環山,裏面發現了約4000個金礦。山丘建築羣(The Hill Complex)是最古老的部分,它是禮儀中心,中心的巨石是國王主持祭祀和儀式的地方。在這里人們可以瞭望平原並凝思這麼巨大的東西怎麼可能被忘卻。

6. 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南馬都爾(Nan Madol): 珊瑚都市

這座漂浮的石頭城位于波納佩(Pohnpei)沿海的一組珊瑚礁上。建成時間據猜測是12世紀左右,是強暴的紹德雷爾王朝(Saudeleur)的首都。在16至17世紀之間,被一個敵對部落佔領。但是,由於缺少淡水或土壤來種植食物,很快就被廢棄了。後來又有“鬧鬼”的傳說,使島民們避之不及。

漲潮時從科洛尼亞(Kolonia)出發的船隻可以在該城約100個小島周圍航行,但是乘皮划艇會更有趣,而且更不受時間的限制,可以盡情遊覽運河上散佈的黑色玄武岩宮殿、陵墓和住宅。在退潮時甚至可以涉水前往。

羣島中最壯觀的是Nan Dowas戰爭神廟,也是唯一一個仍被其8米高牆完全包圍的寺廟。漫步地下聖堂和防禦區,然後探索墓地、擊鼓區和禮儀區。最有特色的巨石建築令人難以置信,鬥士們會從上面跳下來證明自己的勇氣,也不知這些50,000公斤的石頭是如何被固定到位的。

7. 泰國大城府(Ayutthaya):泰國的“黃金時代”

在歷史上一個短暫的時刻,大城府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可容納多達100萬人。如今雖已成廢墟,但這座昔日同名阿瑜陀耶(大城)王國的首都仍然讓人歎爲觀止。從14世紀到18世紀,它蓬勃發展,然後1767年緬甸軍隊大舉入侵,俘虜了成千上萬的奴隸,其餘則逃亡或被殺。整個城市都在混亂中焚燬,但剩下的泰國“黃金時代”的盛況可窺一斑。

如今,大城府是一個寧靜的地方,有搖搖欲墜的寶塔、菩提樹和榕樹遮陰。曾作防禦用的環城護城河和運河靜如止水,點綴着粉紅色蓮花。大多數人都是從曼谷乘公共汽車或火車來一日遊,但是沿着昭拍耶河(Chao Phraya)的慢船更合適放鬆的心情。

在歷史公園裏,騎腳踏車是遊覽古舊寺廟和鐘形佛塔的最佳方式。巨大的佛寺Wat Yai Chai Mongkhon高聳天際,提醒人們這是泰國建築的巔峯。

8. 土耳其洞穴城市: 代林庫尤(Derinkuyu)地下城

公元八世紀左右,爲逃避阿拉伯掠奪者的搶劫及入侵,卡帕多細亞(Cappadocia)的居民在凝灰岩的山上興建了不少地下城市。最深的是代林庫尤,有18層,可藏匿20,000人。越來越多的洞穴一直在被髮現。2013年蓋房子的人不小心撞倒了牆壁,發現了最新的(也許是最大的)洞穴。

坐內夫謝希爾(Nevşehir)的巴士到代林庫尤遺址,入口是一個小木屋,從那裏一直往下走,對外開放的總共有八層樓,一路有電燈照明。城內設施包括學校,食堂,臥室,酒窖、馬廄及教堂。通道非常狹窄,尤其是如果遇到旅行團更加擁擠,因此不適於有幽閉恐懼症的人。

約9公里以外的Kaymakli也是值得一遊的洞穴城市,但是如果想擺脫陰暗的氣氛,乘坐熱氣球遍覽怪石堡風情是最佳的選擇。熱氣球之旅讓人漂浮在“精靈的煙囪”(壓實的火山灰尖頂)和石切教堂上,感覺似乎置身於一個亦真亦幻的奇妙世界。

文章還介紹了烏克蘭切爾諾貝利(Chernobyl)核荒原;美國科羅拉多州梅薩維德國家公園(Mesa Verde National Park);突尼斯迦太基(Carthage)古城遺址;祕魯庫拉普(Kuelap)堡壘;玻利維亞太陽島(Isla de Sol);危地馬拉國家公園(El Mirador National Park);和瑪雅遺址伯利茲的卡拉科爾(Caracol)等。

責任編輯:李靜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