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东北玉米遭台风袭击倒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东北玉米遭台风袭击倒伏(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台风折断东北玉米又泡水 哪路妖魔作怪 ?谁来买单

【希望之声2020年9月9日】(编辑:王润)连续几个月的暴雨,把长江流域的百姓折腾的民不聊生。

最近长江流域洪灾的消息已经很少见诸报端。但是没想到,不在沿海的黑龙江甚至内蒙古,这几天竟然成为了台风进攻的对象。

那么古代关于大风,有着什么样的传说?

按照古代天人感应的观点,这种大风的天灾又对应在哪种人间的德行缺失?又该如何补救呢?

东北遭台风三连击

进入九月份以来,吉林、辽宁、黑龙江东北三省,连续遭遇了三股台风,“巴威”“美莎克” 和“海神”的袭击。

而此时的东北,正值产粮区的水稻小麦、玉米、大豆等主要农作物的成熟期。

日渐成熟的果实,挂在纤细的秸秆之上,本来应该出现成熟的稻谷压得秸秆日渐弯腰的喜庆收获的画面,却在这连续三场台风的袭击下,秸秆不堪重负,全都倒在地上。

而台风不仅带来强劲的大风,并且还带来强烈的降雨。

倒伏的玉米水稻的果实,被泡在水中……

各个河道全部灌满了雨水,农田中的积水根本无法排出,且降雨还在继续。

农民进退两难,本来应该十月初收割的粮食,只能提早收,但是由于倒伏,已经无法使用机械化进行收割,只能人工收割,但是降雨不停,积水难排,人又很难进入田地收割。

长江流域的产粮区被洪水浸泡了两个多月,几乎绝产。

而9月的大风又将东北即将成熟的庄稼摧毁,可想而知,今年中国将欠缺多少粮食。

君王无道 风妖作怪

希望之声一篇关于上古帝尧的文章中提到:

天界风伯手下的有个下属,极其的不安分,做了许多违背天条的行径,被贬下凡尘。

当少昊、颛顼、帝喾三个圣人相继在位之时,主德清明,四海康宁,所以他不敢为患。

但是,当到了尧帝的上一任,也就是尧帝的哥哥帝挚即位的时候,下界的风妖们就渐渐的开始作乱。

那么这风灾是谁招致而来的呢?

其实不只是风妖,就连动物也可以有能力招致风灾,而人也有呼风的能力。

“风从虎”,人们认为老虎的出现,常常自带风声。

“岳山有一种兽,叫作山狎,它走出来则天下大风,这又是一种了。

“江里的江豚,浮到水面上来一吹,风亦应时而生,这种多着呢。小小动物尚且能如此,何况神道!”

“从前有一个寡妇,非常孝顺婆母。后来小姑贪她母亲的财,谋杀了母亲,倒反冤枉是寡妇谋杀的。

“寡妇受了这个冤枉,无可申诉,不觉悲愤填膺,仰天大呼,顷刻之间大风骤起,天地昏黑,把君主的宫殿都吹塌了,君主才明白她的冤枉,岂不是人类亦能够致风吗!”

“还有一件,古时一个大将,和敌人交战,要想用火攻,但恨无东南风,恐怕纵起火来,风势不顺,倒反烧了自己。

“后来另有一个人,会得借风,先在山下筑起一座三层的台,台上插二十八宿星旗,按着六十四卦的方法,用一百一十人侍立左右,每日祈求,三上三下,后来东南风果然大起,……”

专职司风神风伯名叫飞廉,是个神禽,身体象鹿,头象雀鸟,头上有角,尾巴象蛇,浑身是豹的花纹。

唐代飞廉纹六曲银盘上的神禽——风伯飞廉(图片:Mountain/维基,CC BY-SA 3.0)
唐代飞廉纹六曲银盘上的神禽——风伯飞廉(图片:Mountain/维基,CC BY-SA 3.0)

箕伯是二十八宿中之箕星,照五行推,箕是东方木宿,风是中央土气,木克土,土为妻,所以箕是风之夫,风是箕之妻,夫从妻之所好,所以箕星最喜欢风。但是箕星在二十八宿中自有专职,所以他不是专职司风。平时不甚去管理,只有月亮走到他星宿里的时候,他就要起风了。

巽二,是主持风信最紧要的神员,因为八卦之中,巽为风,他的排行,在兄弟姊妹之中是第二,所以叫作巽二。

飓母所管的是海里的风,常住在南海那面,生性非常暴烈。每当夏秋之间,云中惨然,有晕如虹,长六七尺,就是她要出来的征兆。船夫看见这征兆,可以马上预备躲避,因此她暴而不害。

孟婆所管的是江里的风。她常游于江中,出入的时候,必有风跟随,因为她是上帝的少女,所以尊称她为孟婆,那个风就叫少女风。

封姨姊妹甚多,她排行十八,所以又称为封十八姨。她年轻貌美,性最轻狂,专喜欢作弄人,但她的职司最微,只是管理花时的信风。

五行之灾 如何应对

《春秋繁录·五行救变》中记载,五行之中

“土有变,大风至,五谷伤。

“此不信仁贤,不敬父兄,淫无度,宫室荣。

“救之者,省宫室,去雕文,举孝悌,恤黎元。”

五行中,土之行混乱,就会表现为:刮大风,粮食受损减产。

这种现象对应的是,不相信重用善良的贤达之人,不尊老敬长,荒淫无度,国进民退,与民争利,比如瘟疫到来时不救济、不减免税赋,一味的横征暴敛,而宫室(自己体制内)的人却可大发横财,荣华富贵。

解救的办法就是检视内部人员、物事,节省不必要的支出,忌奢华,去除刻意修饰表功的文字(更不用说现在是假信息泛滥),不与民争利,尊老敬长,体恤百姓疾苦。

无论是长江黄河流域的水灾民不聊生,还是现如今东北罕见的台风导致的粮食未成熟就泡水的大减产,这一切仗应该算在谁的头上,又该找谁买单呢?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