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東北玉米遭颱風襲擊倒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東北玉米遭颱風襲擊倒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颱風折斷東北玉米又泡水 哪路妖魔作怪 ?誰來買單

【希望之聲2020年9月9日】(編輯:王潤)連續幾個月的暴雨,把長江流域的百姓折騰的民不聊生。

最近長江流域洪災的消息已經很少見諸報端。但是沒想到,不在沿海的黑龍江甚至內蒙古,這幾天竟然成爲了颱風進攻的對象。

那麼古代關於大風,有着什麼樣的傳說?

按照古代天人感應的觀點,這種大風的天災又對應在哪種人間的德行缺失?又該如何補救呢?

東北遭颱風三連擊

進入九月份以來,吉林、遼寧、黑龍江東北三省,連續遭遇了三股颱風,“巴威”“美莎克” 和“海神”的襲擊。

而此時的東北,正值產糧區的水稻小麥、玉米、大豆等主要農作物的成熟期。

日漸成熟的果實,掛在纖細的秸稈之上,本來應該出現成熟的稻穀壓得秸稈日漸彎腰的喜慶收穫的畫面,卻在這連續三場颱風的襲擊下,秸稈不堪重負,全都倒在地上。

而颱風不僅帶來強勁的大風,並且還帶來強烈的降雨。

倒伏的玉米水稻的果實,被泡在水中……

各個河道全部灌滿了雨水,農田中的積水根本無法排出,且降雨還在繼續。

農民進退兩難,本來應該十月初收割的糧食,只能提早收,但是由於倒伏,已經無法使用機械化進行收割,只能人工收割,但是降雨不停,積水難排,人又很難進入田地收割。

長江流域的產糧區被洪水浸泡了兩個多月,幾乎絕產。

而9月的大風又將東北即將成熟的莊稼摧毀,可想而知,今年中國將欠缺多少糧食。

君王無道 風妖作怪

希望之聲一篇關於上古帝堯的文章中提到:

天界風伯手下的有個下屬,極其的不安分,做了許多違背天條的行徑,被貶下凡塵。

當少昊、顓頊、帝嚳三個聖人相繼在位之時,主德清明,四海康寧,所以他不敢爲患。

但是,當到了堯帝的上一任,也就是堯帝的哥哥帝摯即位的時候,下界的風妖們就漸漸的開始作亂。

那麼這風災是誰招致而來的呢?

其實不只是風妖,就連動物也可以有能力招致風災,而人也有呼風的能力。

“風從虎”,人們認爲老虎的出現,常常自帶風聲。

“嶽山有一種獸,叫作山狎,它走出來則天下大風,這又是一種了。

“江裏的江豚,浮到水面上來一吹,風亦應時而生,這種多着呢。小小動物尚且能如此,何況神道!”

“從前有一個寡婦,非常孝順婆母。後來小姑貪她母親的財,謀殺了母親,倒反冤枉是寡婦謀殺的。

“寡婦受了這個冤枉,無可申訴,不覺悲憤填膺,仰天大呼,頃刻之間大風驟起,天地昏黑,把君主的宮殿都吹塌了,君主才明白她的冤枉,豈不是人類亦能夠致風嗎!”

“還有一件,古時一個大將,和敵人交戰,要想用火攻,但恨無東南風,恐怕縱起火來,風勢不順,倒反燒了自己。

“後來另有一個人,會得借風,先在山下築起一座三層的臺,臺上插二十八宿星旗,按着六十四卦的方法,用一百一十人侍立左右,每日祈求,三上三下,後來東南風果然大起,……”

專職司風神風伯名叫飛廉,是個神禽,身體象鹿,頭象雀鳥,頭上有角,尾巴象蛇,渾身是豹的花紋。

唐代飛廉紋六曲銀盤上的神禽——風伯飛廉(圖片:Mountain/維基,CC BY-SA 3.0)
唐代飛廉紋六曲銀盤上的神禽——風伯飛廉(圖片:Mountain/維基,CC BY-SA 3.0)

箕伯是二十八宿中之箕星,照五行推,箕是東方木宿,風是中央土氣,木克土,土爲妻,所以箕是風之夫,風是箕之妻,夫從妻之所好,所以箕星最喜歡風。但是箕星在二十八宿中自有專職,所以他不是專職司風。平時不甚去管理,只有月亮走到他星宿裏的時候,他就要起風了。

巽二,是主持風信最緊要的神員,因爲八卦之中,巽爲風,他的排行,在兄弟姊妹之中是第二,所以叫作巽二。

颶母所管的是海里的風,常住在南海那面,生性非常暴烈。每當夏秋之間,雲中慘然,有暈如虹,長六七尺,就是她要出來的徵兆。船伕看見這徵兆,可以馬上預備躲避,因此她暴而不害。

孟婆所管的是江裏的風。她常遊於江中,出入的時候,必有風跟隨,因爲她是上帝的少女,所以尊稱她爲孟婆,那個風就叫少女風。

封姨姊妹甚多,她排行十八,所以又稱爲封十八姨。她年輕貌美,性最輕狂,專喜歡作弄人,但她的職司最微,只是管理花時的信風。

五行之災 如何應對

《春秋繁錄·五行救變》中記載,五行之中

“土有變,大風至,五穀傷。

“此不信仁賢,不敬父兄,淫無度,宮室榮。

“救之者,省宮室,去雕文,舉孝悌,恤黎元。”

五行中,土之行混亂,就會表現爲:颳大風,糧食受損減產。

這種現象對應的是,不相信重用善良的賢達之人,不尊老敬長,荒淫無度,國進民退,與民爭利,比如瘟疫到來時不救濟、不減免稅賦,一味的橫徵暴斂,而宮室(自己體制內)的人卻可大發橫財,榮華富貴。

解救的辦法就是檢視內部人員、物事,節省不必要的支出,忌奢華,去除刻意修飾表功的文字(更不用說現在是假信息氾濫),不與民爭利,尊老敬長,體恤百姓疾苦。

無論是長江黃河流域的水災民不聊生,還是現如今東北罕見的颱風導致的糧食未成熟就泡水的大減產,這一切仗應該算在誰的頭上,又該找誰買單呢?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