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酷刑
迫害法輪功中共百種酷刑圖(部分)(圖源:明慧網)

中共村支書帶民兵打死村民 大陸基層狀況堪憂

【希望之聲2020年9月9日】(本臺記者玉潔綜合報道)山東省蓬萊市龍山店鎮大張家村法輪功女學員李玲,2020年6月28日被中共村支書民兵綁架、毒打,被非法拘禁在山上一間空房子裏折磨,僅半個月時間,於7月13日被迫害致死,遺體慘不忍睹。民兵在李玲家門口盯着,強迫當天火化她的遺體。

綁架、逼供,毒打致死村民並強迫當天火化

明慧網9月9日報道,2020年6月28日上午,李玲帶着法輪功真相資料回家,被人舉報。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中共村書記響得茂帶着5、6個民兵到李玲家中把她強行帶走,同時掠走家中30多本真相資料。

爲掩人耳目,村民兵非法將李玲拘禁在鄰村響呂村山上的一間空房子裏。民兵逼問李玲資料是從哪裏來的。對非法審訊,李玲拒不回答,遭村民兵於得水、於得勝二人暴力毒打。此二人在十里八村口碑不好,以心狠手辣聞名。李玲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行兇者一棍捅在李玲心窩處,李玲當即身體出現異常。

據目擊者說,因問不出什麼,民兵氣得一腳將李玲踹倒,她的臀部重重碰在石頭上(李玲去世後,親友給她換服時發現臀部一片瘀青);她還被懲罰在室外長時間淋雨。李玲一直以絕食的方式反迫害。負責看守李玲的老者嘆道:這婦女何苦遭這罪呢?

在李玲被非法關押期間,李玲丈夫林得勝因家庭瑣事服除草劑送醫搶救無效不幸去世,李玲被帶回家給過世的丈夫找衣服。兒子看到媽媽的嘴被打豁了,牙齒被打掉了好幾顆,人特別憔悴。處理完丈夫的衣服後,李玲又被帶走了。家人詢問李玲被關押的地點,被拒絕告知。在李玲兒子的強烈要求下,他才被戴上黑頭套與母親見了一面,卻沒想到這一面竟是永別。

7月13日,李玲被送到響呂村私人診所“救治”,被告知已死亡。村民兵立即拉着李玲的遺體送回家,並在李玲家門口盯着,強迫當天必須火化,家屬無奈服從。出殯當日,村民兵於得水、於得勝阻止李玲朋友參加出殯。

親友給李玲換衣服時親眼看到:李玲兩眼突出,向外鼓得特別大,看起來很可怕;牙齒被打落,嘴巴被打裂;前身左肋下部有傷,渾身青紫,慘不忍睹。

21年來各地綁架、私刑、致死人命等惡作爲普遍

大陸基層人員在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來,各種非法綁架、施加私刑致人死亡的惡行爲十分普遍,嚴重違反法律。但21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從來不講法律。1999年7月,中共打壓法輪功伊始,江澤民曾下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羣體滅絕政策。

山東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之一,首例被報道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趙金華被迫害致死案例就發生在山東省。趙金華也是一個普通村民,是村裏公認的好人,她在地裏幹活時被中共基層人員綁架,因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僅10天她就被基層警察折磨致死。

在現實中,因爲有中共當局的撐腰,各地基層司法人員叫囂:“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迫害法輪功重災區山東基層人員遭惡報比例大

據明慧網能收集到的資料統計,截止2017年8月,山東省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人數爲1646人,其中鄉鎮政府及街道基層人員佔458人,比例較大,佔總惡報人數的28%。以下僅舉兩例:

1.膠州市洋河鎮姜馬莊村書記蔣學斌離奇車禍死亡

洋河鎮姜馬莊村書記蔣學斌,在2014年3月24日晚遭離奇車禍慘死,全車人3死1重傷,姜馬莊村幹部全體都在車上。他們的死亡和重傷在當地民衆中引起震驚。當地鎮政府爲掩蓋真相、掩人耳目,連夜調動沖水車沖洗路面上的大量血污。

2.即墨市華山鎮龍河莊村書記華玉芳遭惡報禍及妻兒雙亡

華玉芳,青島即墨市華山鎮龍河莊村書記,一直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他仇視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惡毒咒罵、派人看管、監視,他曾叫囂:“煉法輪功的就應該家破人亡!”他退休後將村書記一職傳給了兒子,2014年,其子因嫖娼時服用偉哥過量死亡。半年後,華玉芳的妻子承受不住打擊,心臟病發作死亡。2013年,華玉芳的養子因賭博輸錢,入室搶劫殺人,被判處死刑。如今華玉芳不僅家破人亡,還重病在身。

這些迫害法輪功的基層人員所遭遇的不幸,是中共迫害政策直接造成的,他們也是受害者。徹底拋棄中共,中國人民才能擺脫苦難。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