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三峡大坝(美联社)
三峡大坝(美联社)

研究:三峡大坝下陷 长江流域近2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淹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0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近几个月,中国南方多地暴雨成灾,长江流域遭遇洪水袭击,三峡大坝也持续受到外界关注。日前,台湾中央大学研究三峡大坝卫星图发现,三峡大坝轻微下陷,而长江流域7月有约1万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洪水淹没,其中超过1万平方公里为耕地,而城镇、村落等被淹面积超过2000平方公里。

据中央社9日报导,中央大学9日新闻稿指出,中国南方自5月下旬开始出现大范围强降雨,引发长江、淮河等流域严重洪患,除了中下游民众受水患影响,长江三峡大坝的防洪、泄洪能力和坝体的安危也备受关注。

台湾中央大学太空及遥测研究中心利用卫星,遥测中国大陆7月长江中下游淹水范围,以及三峡大坝长期变形的状况。

研究发现,7月份长江中下游约有1万8千平方公里土地被洪水淹没,其中超过1万平方公里是耕地,而城镇、村落等被淹面积也超过2000平方公里,显示洪患严重。

研究还发现,三峡大坝上游不远处,水库右岸的茅坪溪防护土石坝的坝体中段上部,有轻微的下陷趋势,每年下沉约5毫米。而三峡大坝的坝体表面,则未发现明显变形或破坏。

中国南方今夏多地洪灾泛滥,长江流域接连迎来5波洪峰,8月18日至20日,西南大都市重庆也有多个地点被淹,三峡打开11个泄洪口,重庆仍然被淹,三峡的防洪能力再次受到人们质疑。

旅居德国的水电专家王维洛博士今年6月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中共当初建坝的主要理由是防洪,但所有目标里唯一达到的是利用水能发电。去年长江下游已经淹的很厉害,现在洪水又淹了很多地、很多房子,三峡大坝没有防洪的效益,完全无法向国人交待。

王维洛认为权衡利弊,拆除三峡大坝是最好的办法。但三峡大坝是攸关中共党国存亡的面子工程,只要中共在,它就不会主动去做。除非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才可能把大坝拆掉。

致力于研究中国长江洪水的美国阿拉巴马大学地理学教授大卫・尚克曼也指出,三峡水库无法应对今年这样严重的洪灾。他说:“三峡水库的总防洪能力只是大坝下游和长江中部的总洪水量的一小部分。所以它可以容纳部分洪水吗?是的。但是像现在这样的严重情况下,它无法起到有效的作用。”

8月下旬,当年反对兴建三峡工程、毛泽东前秘书李锐的女儿李南央接受外媒专访时,直指“三峡大坝不但防洪功能为零,而且是负值”。

李南央说,三峡工程是“中国共产党给中国造成的祸害”,“它根本就没有防洪功能!不是有限的问题”,“三峡大坝不但是防洪功能为零,而且是负值”。

李南央介绍说,三峡工程最初提出是为防洪,纯粹是为了防洪;再后来,就变成了发电、防洪、通航等这样一个综合性的工程。共产党执政后的第一次想建三峡工程,那一次被推翻是因为李锐和林一山(时任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在毛泽东面前的争论,毛泽东被说服了。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战争因素,那个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是否有第三次世界大战好像都在预料之中,所以毛也就没有再坚持。虽然后来多次提起,皆因经济、工程能力因素被压下。

直到1989年“六四学运”血腥镇压后,江泽民为稳定民心并宣扬所谓的国威,因此下令兴建三峡大坝。李南央强调,当初设计三峡大坝时,没有综合性和统一的论证,三峡不但不能防洪水,而且需要泄洪,导致中下游淹得更惨。

李南央说,今年长江洪灾的惨况,完全体现了大坝毫无防洪功能的事实,因为泄洪大坝反而对下游造成极大祸害,没有任何亡羊补牢的方法,除非“炸掉”,但当局为顾全面子绝不可能这么做。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