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三峽大壩(美聯社)
三峽大壩(美聯社)

研究:三峽大壩下陷 長江流域近2萬平方公里土地被淹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0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近幾個月,中國南方多地暴雨成災,長江流域遭遇洪水襲擊,三峽大壩也持續受到外界關注。日前,臺灣中央大學研究三峽大壩衛星圖發現,三峽大壩輕微下陷,而長江流域7月有約1萬8000平方公里的土地被洪水淹沒,其中超過1萬平方公里爲耕地,而城鎮、村落等被淹面積超過2000平方公里。

據中央社9日報導,中央大學9日新聞稿指出,中國南方自5月下旬開始出現大範圍強降雨,引發長江、淮河等流域嚴重洪患,除了中下游民衆受水患影響,長江三峽大壩的防洪、泄洪能力和壩體的安危也備受關注。

臺灣中央大學太空及遙測研究中心利用衛星,遙測中國大陸7月長江中下游淹水範圍,以及三峽大壩長期變形的狀況。

研究發現,7月份長江中下游約有1萬8千平方公里土地被洪水淹沒,其中超過1萬平方公里是耕地,而城鎮、村落等被淹面積也超過2000平方公里,顯示洪患嚴重。

研究還發現,三峽大壩上游不遠處,水庫右岸的茅坪溪防護土石壩的壩體中段上部,有輕微的下陷趨勢,每年下沉約5毫米。而三峽大壩的壩體表面,則未發現明顯變形或破壞。

中國南方今夏多地洪災氾濫,長江流域接連迎來5波洪峯,8月18日至20日,西南大都市重慶也有多個地點被淹,三峽打開11個泄洪口,重慶仍然被淹,三峽的防洪能力再次受到人們質疑。

旅居德國的水電專家王維洛博士今年6月接受本臺採訪時表示,中共當初建壩的主要理由是防洪,但所有目標裏唯一達到的是利用水能發電。去年長江下游已經淹的很厲害,現在洪水又淹了很多地、很多房子,三峽大壩沒有防洪的效益,完全無法向國人交待。

王維洛認爲權衡利弊,拆除三峽大壩是最好的辦法。但三峽大壩是攸關中共黨國存亡的面子工程,只要中共在,它就不會主動去做。除非是自然災害或者戰爭,纔可能把大壩拆掉。

致力於研究中國長江洪水的美國阿拉巴馬大學地理學教授大衛・尚克曼也指出,三峽水庫無法應對今年這樣嚴重的洪災。他說:“三峽水庫的總防洪能力只是大壩下游和長江中部的總洪水量的一小部分。所以它可以容納部分洪水嗎?是的。但是像現在這樣的嚴重情況下,它無法起到有效的作用。”

8月下旬,當年反對興建三峽工程、毛澤東前祕書李銳的女兒李南央接受外媒專訪時,直指“三峽大壩不但防洪功能爲零,而且是負值”。

李南央說,三峽工程是“中國共產黨給中國造成的禍害”,“它根本就沒有防洪功能!不是有限的問題”,“三峽大壩不但是防洪功能爲零,而且是負值”。

李南央介紹說,三峽工程最初提出是爲防洪,純粹是爲了防洪;再後來,就變成了發電、防洪、通航等這樣一個綜合性的工程。共產黨執政後的第一次想建三峽工程,那一次被推翻是因爲李銳和林一山(時任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在毛澤東面前的爭論,毛澤東被說服了。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爲戰爭因素,那個時候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是否有第三次世界大戰好像都在預料之中,所以毛也就沒有再堅持。雖然後來多次提起,皆因經濟、工程能力因素被壓下。

直到1989年“六四學運”血腥鎮壓後,江澤民爲穩定民心並宣揚所謂的國威,因此下令興建三峽大壩。李南央強調,當初設計三峽大壩時,沒有綜合性和統一的論證,三峽不但不能防洪水,而且需要泄洪,導致中下游淹得更慘。

李南央說,今年長江洪災的慘況,完全體現了大壩毫無防洪功能的事實,因爲泄洪大壩反而對下游造成極大禍害,沒有任何亡羊補牢的方法,除非“炸掉”,但當局爲顧全面子絕不可能這麼做。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