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国驻华大使馆
美国驻华大使馆前排队等待签证的留学生(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1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日前撰写了署名文章《基于对等重置关系》,投稿给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登,但遭到《人民日报》拒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9日发表声明,指《人民日报》的回应再次暴露了中国共产党对自由言论和认真严肃的思想辩论的恐惧,以及北京方面在抱怨其他国家缺乏公平对等待遇时的虚伪。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声称美方故意拿这篇文章碰瓷找茬。而外界却对布兰斯塔德这篇无法在中共官媒上刊登的文章相当感兴趣,美国驻华大使馆11日在官方微博刊登了全文,但随后就被删除。

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11日下午刊登这篇布兰斯塔德署名的文章中文全文,该文章同时发布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官网。文章重点谈到中美关系长期的不对等,呼吁中共当局尊重西方外交官直接与中国人民对话的权利。

据中央社报导,这篇文章于下午4时30分发出,一度获得逾2200个赞、1937次转发,但无法查阅网友转发时的评论,文章下方也显示“此条禁止评论”。截至希望之声记者发稿时止,这篇微博已遭删除。

美驻华大使馆刊登布兰斯塔德全文不久后就被删
美驻华大使馆刊登布兰斯塔德全文不久后就被删(图片来源:中央社)

《人民日报》拒绝刊登美驻华大使文章

今年8月26日,美国驻华大使馆联系《人民日报》表达希望在9月4日前刊登布兰斯塔德的一篇署名文章。《人民日报》拒绝了这个要求,并宣称文章内容“漏洞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充斥着对中方的恶毒攻击抹黑”。《人民日报》还在回复给美驻华大使馆的信中声称,该稿件也不符合《人民日报》作为一家久负盛名、严肃专业的知名媒体对来稿选用、刊发所秉持的一贯标准。

9月9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布声明,批评中共官方主要的宣传机构《人民日报》拒绝刊登布兰斯塔德大使所撰写的署名文章,并列举了一连串的不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篇署名文章呼吁在我们两国间建立更积极的关系,并要求‘通过不受限制的交往和不受审查的讨论来建立关系’。《人民日报》的回应再次暴露了中国共产党对自由言论和认真严肃的思想辩论的恐惧,以及北京方面在抱怨其他国家缺乏公平对等待遇时的虚伪”。

蓬佩奥在声明中指出,在美国活力而自信的民主政体中,中共官员可以和美国人民直接对话,还能在美国媒体上阐述中共政府的观点。单是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今年就在《华盛顿邮报》和Politico这类知名美国新闻机构发表过五篇署名文章,还接受过诸如CNN、CBS等媒体的专访。中共外交部和大外宣媒体环球时报、中国日报等能够畅通无阻地利用Twitter和Facebook这类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来攻击美国的政策、生活方式,以及保护言论自由的民主系统,而他们在其他民主国家也这样做。

蓬佩奥说,如果中共真想让中国成为一个大国并加强与自由世界的关系,北京就应该尊重西方外交官直接与中国人民对话的权利,允许外国记者回到中国,并停止恐吓和骚扰调查记者——无论是外国人还是中国人。这些记者努力坚持新兴自由媒体的诚信以服务公众利益。“他们拒绝这样做,表明中国未经选举的政党精英多么害怕他们自己的人民有自由思想,害怕自由世界对中国内部治理做法的评判”。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10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就此事表示,美方此举完全是精心设计,故意碰瓷找茬。“美方希望发表文章是假,设局栽赃中方是真。”

不过,无论是《人民日报》的回复还是赵立坚回应都没有指出布兰斯塔德的文章究竟提到了哪些内容。

布兰斯塔德:中共长期对美策略只是选择性挂钩

在美国看来,中美关系长期以来处在一种不对等的模式,体现在各个领域。比如:在美国对字节跳动及腾讯下手前,微信、QQ、抖音、微博都进了美国市场,而谷歌、推特和脸书等美国科技公司却无法在中国经营。

再如蓬佩奥所说,中共官员可以在美国的媒体上批评美国政策,赞扬中国,中共大外宣可以在推特继续充当中共当局的传声筒,中共可以在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牌上讲“中国故事”;而美国只能在自己大使馆的官网讲“美国故事”。

中国有3000名记者常驻美国,美国在中国的记者只有不到100人。中国记者只要可以维持记者身份,在美国没有居留期限的限制;而美国记者在中国的采访证必须每年延期。

布兰斯塔德的这篇现在已发表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官网的文章《基于对等重置关系》,讲述的也是这些问题。

文章开头表示,美国长期以来总是想要有建设性、重结果的对华关系,但从美国的角度来看,取得的进展少之又少。多年以来,中共领导层呼吁美国专注于合作的领域,同时搁置分歧。美国同意了这种处理方式。北京要求美国对分歧避而不谈,以此作为接触的前提。但却对做出的承诺时常不兑现,结果就是中美关系带来的对美国人民重要的结果越来越少。

文章重点谈到中美关系的不对等。布兰斯塔德说,美国欢迎中国公司进入美国的市场,向美国消费者售卖产品,进行投资和参与项目竞标,还有募集资金。而中共却对没有平等的对待美国公司、新闻工作者、外交官等。当美国新闻工作者在报导、甚至进入中国都面临限制时,中国的国家媒体工作人员却可以长久以来在美国不受限地进行报导。

中共外交官可以不受限地进入美国社会,而美国在中国的外交官需要应对一套国家批准系统,哪怕是和中国人民进行最基本的互动。

文章还称,中共政府在从美国的开放获益的同时利用了美国的开放——以一种与国际准则越来越不一致的方式。有些中国实体收购了美国公司不是为了创造工作机会,而是为了获得技术,然后拿到中国,进行开发与美国竞争。一小部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利用进入美国的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的机会,不是搞学术,而是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

美国总统川普执政后,与中国展开了贸易谈判,“许多人声称,这是为了阻挠中国合理的发展愿望,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或者为了与中国‘脱钩’”。但布兰斯塔德说,“这完全是错误的”。

他接着在文章中说,“当前美中关系紧张的根本原因,是中国长期以来的策略只选择性地与美国‘挂钩’、系统性地控制美国人进入中国社会”。而美国现在已经对那些非法获取美国知识产权和研究成果的人拒发签证;还对包括像华为等公司采取行动,这些公司窃取了美国的知识产权,规避了美国的出口管制,或对我们公民的私人数据和通讯网络安全构成了威胁。

文章最后表示,中美需要建立相互理解和真正对等的基础。必须从中共政府愿意解决对两国关系失衡的关切开始,并允许两国人民通过不受限制的交往和未经审查删除的讨论来建立关系。

“只有到那时,我才能享有与中国人民交往的自由,就像我们保证崔大使在美国所做的那样,也只有到那时,我们才能拥有真正对等和真正平衡的关系。”

责任编辑:元明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