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他不知道自己耍心計才由七品官降到八品官(示意圖片:清代畫作)
他不知道自己耍心計才由七品官降到八品官(示意圖片:清代畫作)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他做了見不得人的事卻抱怨上天不公 其實神都知道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74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5日】(作者:紫君)

天理不爽

交河縣的蘇斗南,雍正十一年會試回來。走到白溝河,在一個酒店裏遇到了一位朋友。這個朋友剛剛被罷官,兩人喝酒,酒至半酣,這個朋友牢騷滿腹,心情抑鬱,恨善惡得不到報應。剛好有一個人身穿利落的騎馬裝,騎馬過來,把馬系在樹上,就在他們對面坐了下來。

他旁聽了很久,向蘇斗南的朋友拱手說道:“你認爲因果報應不靈驗嗎?好色的人必定生病,嗜好賭博的人必定貧窮,這是勢;搶劫錢財的必定被誅殺懲罰,殺人的必定償命,這是公理。但是同樣都是好色的人各自稟賦(稟賦指人所具有的智力、體魄、性格、能力等素質或者天賦。)有強有弱; 同樣沉迷於賭博賭博技術有工巧拙劣之分,所以勢不能一般齊;都是搶劫財物那有爲首的也有脅從的, 都是殺人的有誤殺還有故意殺人,那麼根據公理也要區別而論。這裏面的消息變化是十分微妙的。這中間功過相抵、或者以消減福報作爲惡報;也有罪還沒有受盡或者福還沒有享盡的,或者有報應但不馬上報應的。一毫一釐的比較,更加微乎其微了。”

這人說蘇斗南的朋友,只是執着於現在眼前看見的,就懷疑天道的公正賢明,不是太荒謬了嗎? 何況您怎麼可以埋怨天道不公呢。

這人還說:“你的命本應當是從九品以下出身,官至七品。但因爲你機心奸詐,詭計多端,用多種方法窺察刺探,善於趨吉避凶,深諳擠排之道,所以削減爲八品。當你升遷八品官位時,你還自以爲是自己心計奸巧細密,才由九品而升至八品。卻不知道正是由於心計巧密,才由七品而降到八品的呀。”

接着又附着他的耳朵密語一陣,說完了,大聲問他:“ 您難道忘了嗎?”

只見這個朋友驚駭得汗流浹背,驚問這人你怎麼知道的。

那人微笑着說:“ 豈止是我一個人知道,三界之內誰不知道?” 說完掉頭上馬, 只見黃塵滾滾,頃刻之間就不見了蹤跡。

自古人們都知道:三尺頭上有神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何況神呢?神什麼都知道的。

要人怕不如要人敬

家中老僕人劉琪說:他的妻弟(小舅子) 自己睡一個房間,牀在靠北邊的窗戶下。 睡到半夜覺得好像有人用手在身上摸索。以爲是小偷。一下驚醒起來細看。看見那隻胳膊是從南邊窗戶伸進來的, 幾乎有一丈長。妻弟素來很有膽量,立刻抓住它不放手。忽然又有另一隻胳膊破窗而入, 搧他的嘴巴子,痛不可忍。剛回手要抵擋時, 被他抓住的那隻胳膊已經掙脫縮回去了。

聽見窗外大聲說:“現在你怕了吧?” 他妻弟這纔想起來, 原來頭天晚上大家在樹下乘涼,自己曾經和同伴們說自己不怕鬼的話。結果就出了這麼個事。  

鬼何必要人怕呢?就是能讓人怕,那對鬼來說又有什麼榮耀呢? 就只因爲平日一句閒話,就找茬尋釁來個一決勝負高低,這個鬼可夠多事兒的了。心胸也特狹窄了。這爭鬥心也特強了。

裘文達先生曾經說的好:“ 讓人怕我不如讓人敬我。尊敬發自於人的本心,那是不可強求的。” 可惜這個鬼不懂得這個道理。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