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李克强
李克强(美联社图片)

北大同学和校友谈李克强:他被打得头破血流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2日】中共总理李克强最近成为一个焦点人物,主要是因为他与习近平之间的习李斗一说甚嚣尘上。官场是个大染缸,中共体制害人,但李克强当年求学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近年多位北京大学同学和校友对李克强有过评价,当中一些细节也颇有趣。

北大同学陶景洲李克强在求学期间热衷于当媒人

原凤凰网记者张真瑜,早些年曾采访过李克强的同乡兼北京大学同学陶景洲陶景洲是知名大律师、美国德杰(Dechert)律师事务所亚洲业务执行合伙人。

张真瑜近日在接受《看中国》采访时表示,陶景洲在受访时有谈到李克强,他评价李克强为人极其低调,同时他又是非常好学好钻研的这么一个人。

陶景洲说,李克强记忆力非常好,在北大时专门去自学英语,现在他的英文水平也是相当高的。

李克强在做省委书记的时候,他们的同学聚会,即使不能来,他也会派自己身边的秘书来,所以他的同学当时还能够得到他们这个有出息的同窗的一些消息,但到了李克强上任总理的时候,他们的同学聚会李克强就不再参加了。主要因为李克强现在身居高位,要避免有一些同学可能求他去办事儿,或者去做一些灰色的交易。当时可能就是为了这个。所以李克强在他的同学之中的口碑是比较好的。

陶景洲在2012年11月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则曾透露,李克强在求学时性格沉默,但热衷于当媒人。

陶景洲说,李克强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严肃认真”,“属于埋头读书那种类型”,要强内向。他称李克强性格沉默,从不张扬,集体合照时几乎总是喜欢站在后面或角落中,另一方面又是个“热心肠”,“有同学请他帮忙说媒,介绍其他系的女生,他出面去谈,可惜最后没有成功”。

陶景洲还回忆,李克强曾经的想法是“做学术,以后当教授”。他所写的论文曾被评为优秀论文,亦曾翻译英文法学著作,与熟悉比较宪法和西方政治学的龚祥瑞教授关系密切。在1982年大学毕业时,李克强想参加出国预备研究生考试,去欧美留学。但是,时任北大党委正副书记的韩天石、马石江对李十分赏识,极力挽留。陶回应称“那个年代,一切听从组织毕业安排”,李克强最终放弃出国。

陶景洲说寄语老同学,希望“真正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解决老百姓的住房、医疗、养老和教育问题。

但在中共体制之下,李克强上任以来干得似乎不如意。官媒曾多次报导,李克强上任以来,时常因为“政令不出中南海”和官员怠政等“经常发火”。据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强发火时,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近年李克强已深深卷入中南海权斗,加上工作吃力,经常在公开场合以黑眼圈示人。

王军涛说体制害人:李克强北大时期今非昔比

因“六四”事件于1989年被捕入狱,后流亡海外的民运领袖王军涛也是毕业于北大,2004年12月30日,他在网络上发表文章〈北大风云旧友点评:胡平、张炜、李克强〉。

相比于胡平这样的北大领军人物,以及获得北大学士、哈佛硕士和牛津博士的张炜,王军涛回忆说:“读者可能以为李克强与(胡平、张炜)他们有什么本质不同,现在才站在完全不同的政治阵营中。其实,这至少不符合燕园读书时的李克强的形象。当年,李克强是校园中一位思想活跃、言辞犀利的学子。”

王军涛说:“我与李克强相识在常代会上。他是法律系77级的代表。在文科学生中,李克强发言较多,而且见解尖锐深刻。因此,在第一任常代会主席李林任满离职时,我推荐李克强担任主席并且很容易获得通过。”

“我印象中,李克强的专业学习也有独到见地。他曾经提交一份论文,试图以现代控制论和系统论解释法学学科问题,获得龚祥瑞先生的注意和好评。在我们的跨学科小组讨论中,他也常常妙语连珠,灵感如涌泉。”

“1980年底北大竞选时,李克强正在外地实习。但后来他与几乎所有的北大学子一样,维护北大竞选。1982年毕业后,李克强留校,担任团委书记。他开始以北大的主要学生工作干部,参加校外活动。那时,他保持北大学子的理想主义和独立精神,经常在一些场合对一些议题,发表尖锐意见,由此招致其他领域的团干部的广泛不满。在同年北京市共青团七大上选举共青团全国第11次代表大会的代表时,北大团委书记李克强居然落选。不过,那时的李克强似乎并不介意这些宦途得失。由于中组部副部长王照华的点将干预,李克强仍然列席团11大,并且被选入团中央常委。至此,李克强进入中共接班快车道。但也因此,他失去出国留学的机会。”

王军涛提及李克强在89“六四”时期的表现。他说:“其后,我与李克强在两条不同道路上奋斗,来往不多。但时常听到他的消息。他像北大时期一样,仍然看重思想和学识,在职攻读了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他曾在80年代作为团中央负责高校口的干部,处理过几次学潮,其风格也像当年北大一样,控制学潮,但不搞政治迫害。1989年5月学生绝食开始,阎明复先生在统战部抱病劝说学生停止绝食时,我与李克强相逢,匆匆几句话交换看法,感到他比北大时期少了些独立清高的风骨,多了些人情世故的稳健;然而,思想依然敏锐,心胸也依然开放。”

王军涛质疑李克强如何在中共这样烂的官场隐忍当官,他说:“再后来,我坐牢和流放出国,更没有机会与李克强相遇。那年河南一场大火,省长李克强为此请辞。我忍不住对记者发了些感慨,就官场责权不相对应的不合理问题作了些评论。尽管我认为,中共官场问题使得李克强无法对许多问题承担直接责任,但我还是纳闷,李克强是如何在这样的官场中隐忍做官的?虽然我只回过半个月老家,可按中国的规矩,我还是河南人。”

“那里不仅有许多天灾人祸,而且有世界闻名的爱滋病和假冒伪劣产品丑闻。有时我也想,李克强到底对此应当承担多大责任和什么责任?”

“我想起李克强当年在北大对我说过的一番话,大意是,他很看重北大人的精神境界和风骨;如果他有朝一日当官,有什么违背天理良心的过失,他欢迎包括我在内的北大校友对他批评甚至讨伐,就像当年在北大常代会审议学生会工作那样。”

“那时,我觉得这是毋需多言的赘言,这是我们志同道合的燕园校友之间天经地义的道义责任,也是北大人对祖国的道义责任。但是,今天,我想中国政治经历过如此沧桑巨变、而李克强居然可以在如此腐败的官场中存活,且居然到领跑第五代领导的地位,我们还能对此有往昔的共识吗?我不是不相信李克强,而是不相信中国的政治与制度!”

袁红冰说他把李克强打的头破血流

2010年11月,台湾《远见杂志》采访知名民运人士、旅澳法学家袁红冰袁红冰表示,他与李克强北大法律系差两届的校友,李克强77级,他是79级,在学校就十分熟稔,他说:“李克强现在头上有一道疤,是我留下来的!”。

袁红冰回忆说,学生时代他与同为学生代表的李克强一起拜访教授龚祥瑞;老师要学生们提教学改进意见,李克强带头赞美老师一番,没料袁红冰年轻气盛,具体说了一些改进意见,惹得教授老大不高兴,把袁红冰给轰了出去。

事后,同学们一伙去小馆子聚一聚喝酒聊天,李克强当场数落袁红冰不该照实提改进意见。袁一时酒喝多了,一言不合就拿了酒瓶往李克强头上砸,李克强顿时血流满面,好不容易才让同学给拉开。

后来李克强顶着一脸的血,坚持到北大校长室要校长主持公道,而那时已经是下班时间的夜晚,事后到医院缝了四针。袁红冰差一点被退学处分。

责任编辑:元明清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