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李克強
李克強(美聯社圖片)

北大同學和校友談李克強:他被打得頭破血流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2日】中共總理李克強最近成爲一個焦點人物,主要是因爲他與習近平之間的習李鬥一說甚囂塵上。官場是個大染缸,中共體制害人,但李克強當年求學時到底是個怎樣的人?近年多位北京大學同學和校友對李克強有過評價,當中一些細節也頗有趣。

北大同學陶景洲李克強在求學期間熱衷於當媒人

原鳳凰網記者張真瑜,早些年曾採訪過李克強的同鄉兼北京大學同學陶景洲陶景洲是知名大律師、美國德傑(Dechert)律師事務所亞洲業務執行合夥人。

張真瑜近日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表示,陶景洲在受訪時有談到李克強,他評價李克強爲人極其低調,同時他又是非常好學好鑽研的這麼一個人。

陶景洲說,李克強記憶力非常好,在北大時專門去自學英語,現在他的英文水平也是相當高的。

李克強在做省委書記的時候,他們的同學聚會,即使不能來,他也會派自己身邊的祕書來,所以他的同學當時還能夠得到他們這個有出息的同窗的一些消息,但到了李克強上任總理的時候,他們的同學聚會李克強就不再參加了。主要因爲李克強現在身居高位,要避免有一些同學可能求他去辦事兒,或者去做一些灰色的交易。當時可能就是爲了這個。所以李克強在他的同學之中的口碑是比較好的。

陶景洲在2012年11月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則曾透露,李克強在求學時性格沉默,但熱衷於當媒人。

陶景洲說,李克強給他的第一印象是“嚴肅認真”,“屬於埋頭讀書那種類型”,要強內向。他稱李克強性格沉默,從不張揚,集體合照時幾乎總是喜歡站在後面或角落中,另一方面又是個“熱心腸”,“有同學請他幫忙說媒,介紹其他系的女生,他出面去談,可惜最後沒有成功”。

陶景洲還回憶,李克強曾經的想法是“做學術,以後當教授”。他所寫的論文曾被評爲優秀論文,亦曾翻譯英文法學著作,與熟悉比較憲法和西方政治學的龔祥瑞教授關係密切。在1982年大學畢業時,李克強想參加出國預備研究生考試,去歐美留學。但是,時任北大黨委正副書記的韓天石、馬石江對李十分賞識,極力挽留。陶迴應稱“那個年代,一切聽從組織畢業安排”,李克強最終放棄出國。

陶景洲說寄語老同學,希望“真正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解決老百姓的住房、醫療、養老和教育問題。

但在中共體制之下,李克強上任以來幹得似乎不如意。官媒曾多次報導,李克強上任以來,時常因爲“政令不出中南海”和官員怠政等“經常發火”。據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強發火時,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近年李克強已深深捲入中南海權鬥,加上工作吃力,經常在公開場合以黑眼圈示人。

王軍濤說體制害人:李克強北大時期今非昔比

因“六四”事件於1989年被捕入獄,後流亡海外的民運領袖王軍濤也是畢業於北大,2004年12月30日,他在網絡上發表文章〈北大風雲舊友點評:胡平、張煒、李克強〉。

相比於胡平這樣的北大領軍人物,以及獲得北大學士、哈佛碩士和牛津博士的張煒,王軍濤回憶說:“讀者可能以爲李克強與(胡平、張煒)他們有什麼本質不同,現在才站在完全不同的政治陣營中。其實,這至少不符合燕園讀書時的李克強的形象。當年,李克強是校園中一位思想活躍、言辭犀利的學子。”

王軍濤說:“我與李克強相識在常代會上。他是法律系77級的代表。在文科學生中,李克強發言較多,而且見解尖銳深刻。因此,在第一任常代會主席李林任滿離職時,我推薦李克強擔任主席並且很容易獲得通過。”

“我印象中,李克強的專業學習也有獨到見地。他曾經提交一份論文,試圖以現代控制論和系統論解釋法學學科問題,獲得龔祥瑞先生的注意和好評。在我們的跨學科小組討論中,他也常常妙語連珠,靈感如涌泉。”

“1980年底北大競選時,李克強正在外地實習。但後來他與幾乎所有的北大學子一樣,維護北大競選。1982年畢業後,李克強留校,擔任團委書記。他開始以北大的主要學生工作幹部,參加校外活動。那時,他保持北大學子的理想主義和獨立精神,經常在一些場合對一些議題,發表尖銳意見,由此招致其他領域的團幹部的廣泛不滿。在同年北京市共青團七大上選舉共青團全國第11次代表大會的代表時,北大團委書記李克強居然落選。不過,那時的李克強似乎並不介意這些宦途得失。由於中組部副部長王照華的點將干預,李克強仍然列席團11大,並且被選入團中央常委。至此,李克強進入中共接班快車道。但也因此,他失去出國留學的機會。”

王軍濤提及李克強在89“六四”時期的表現。他說:“其後,我與李克強在兩條不同道路上奮鬥,來往不多。但時常聽到他的消息。他像北大時期一樣,仍然看重思想和學識,在職攻讀了碩士學位和博士學位。他曾在80年代作爲團中央負責高校口的幹部,處理過幾次學潮,其風格也像當年北大一樣,控制學潮,但不搞政治迫害。1989年5月學生絕食開始,閻明覆先生在統戰部抱病勸說學生停止絕食時,我與李克強相逢,匆匆幾句話交換看法,感到他比北大時期少了些獨立清高的風骨,多了些人情世故的穩健;然而,思想依然敏銳,心胸也依然開放。”

王軍濤質疑李克強如何在中共這樣爛的官場隱忍當官,他說:“再後來,我坐牢和流放出國,更沒有機會與李克強相遇。那年河南一場大火,省長李克強爲此請辭。我忍不住對記者發了些感慨,就官場責權不相對應的不合理問題作了些評論。儘管我認爲,中共官場問題使得李克強無法對許多問題承擔直接責任,但我還是納悶,李克強是如何在這樣的官場中隱忍做官的?雖然我只回過半個月老家,可按中國的規矩,我還是河南人。”

“那裏不僅有許多天災人禍,而且有世界聞名的愛滋病和假冒僞劣產品醜聞。有時我也想,李克強到底對此應當承擔多大責任和什麼責任?”

“我想起李克強當年在北大對我說過的一番話,大意是,他很看重北大人的精神境界和風骨;如果他有朝一日當官,有什麼違背天理良心的過失,他歡迎包括我在內的北大校友對他批評甚至討伐,就像當年在北大常代會審議學生會工作那樣。”

“那時,我覺得這是毋需多言的贅言,這是我們志同道合的燕園校友之間天經地義的道義責任,也是北大人對祖國的道義責任。但是,今天,我想中國政治經歷過如此滄桑鉅變、而李克強居然可以在如此腐敗的官場中存活,且居然到領跑第五代領導的地位,我們還能對此有往昔的共識嗎?我不是不相信李克強,而是不相信中國的政治與制度!”

袁紅冰說他把李克強打的頭破血流

2010年11月,臺灣《遠見雜誌》採訪知名民運人士、旅澳法學家袁紅冰袁紅冰表示,他與李克強北大法律系差兩屆的校友,李克強77級,他是79級,在學校就十分熟稔,他說:“李克強現在頭上有一道疤,是我留下來的!”。

袁紅冰回憶說,學生時代他與同爲學生代表的李克強一起拜訪教授龔祥瑞;老師要學生們提教學改進意見,李克強帶頭讚美老師一番,沒料袁紅冰年輕氣盛,具體說了一些改進意見,惹得教授老大不高興,把袁紅冰給轟了出去。

事後,同學們一夥去小館子聚一聚喝酒聊天,李克強當場數落袁紅冰不該照實提改進意見。袁一時酒喝多了,一言不合就拿了酒瓶往李克強頭上砸,李克強頓時血流滿面,好不容易纔讓同學給拉開。

後來李克強頂着一臉的血,堅持到北大校長室要校長主持公道,而那時已經是下班時間的夜晚,事後到醫院縫了四針。袁紅冰差一點被退學處分。

責任編輯:元明清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