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圖爲5月31日,打着“黑命貴”旗號抗議的暴徒在白宮附近毀壞一輛轎車。(Evan Vucci/AP)
圖爲5月31日,打着“黑命貴”旗號抗議的暴徒在白宮附近毀壞一輛轎車。(Evan Vucci/AP)

曹長青:“黑命貴”抗議不斷 美國發生了什麼“故障”?

美國的“斷頭臺”陰影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2日】多次犯罪入獄的黑人慣犯佛洛伊德在白人警察執法時死亡,導致美國爆發“黑命貴”抗議運動至今已三個月,多個城市發生打砸搶燒,甚至生命損失。美國是人類第一個民主國家,至今已有244年的憲政制度,而且有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曾打敗精銳的納粹軍團和日本皇軍,贏得二戰和冷戰等,怎麼可能對付不了街頭暴徒?發生了什麼“故障”?稍作深究,就可看出左派的根源性,它的美麗口號欺騙性帶來的嚴重危害

西方的左右派概念是較晚的事。保守主義的確立和興起,發生在二百多年前的法國大革命時代,當時英國思想家柏克(Edmund Burke)寫了長篇檄文《法國革命論》,痛批以革命名義無法無天、濫殺無辜,同時推崇和強調傳統、秩序。柏克後被視爲保守主義鼻祖。法國大革命的領導者羅伯斯庇爾、馬拉、丹東們成爲左派的濫觴。

Conservatism被譯成“保守主義”易引起誤解,因中文的“保守”一般指守舊、落後。其實應譯爲“傳統主義”。因它的核心價值是尊重傳統、法治、秩序、程序、道德、常識等等。而相對的左派liberal被譯爲“自由派”更不準確,其實應是“激進派”,因爲他們要一攬子全盤改造社會,也就是要“砸爛國家機器”,天翻地覆;而且爲目的不擇手段。

左派口號迷惑知識分子

法國大革命就是典型,要摧毀社會原有架構,不僅把國王皇后都送上斷頭臺,還搗毀教堂,殺教士,要把整個體制“推倒重來”。手段則是暴力,隨意逮捕、斬頭。最後連大革命的主要領袖們也被送上斷頭臺。這樣一場血腥,在被視爲有悠久人文精神和文化的法蘭西怎麼能發生?怎麼能行得通?問題就在於,它不是高舉暴力、屠殺、斬頭的旗幟,而是高喊“自由、平等、博愛”這些美麗動聽、感人的口號,高舉左派鼻祖盧梭的“公意”(General will)的宗旨。什麼是“公意(民意)”?這種抽象概念,沒有法治、憲政的保障,最後就是誰拿到最高權力,誰就代表“公意”,誰就有權把別人送上斷頭臺。

今天美國的黑命貴運動,左派民主黨及支持者,繼承了法國大革命政治正確的漂亮口號和所謂代表公意(民意),也是用這種政治騙術煽動民衆。在今年美國民主黨全國黨代會上,拜登等人的演講,幾乎都是羅伯斯庇爾式的漂亮動聽的政治口號,什麼美國處於黑暗時期,我們要帶領人民走向光明;美國處於六十年代以來最嚴重種族不平等,我們會帶來平等博愛;愛能戰勝恨,光明能戰勝黑暗,我們反映人民心聲(公意)等等美麗的大空話。

激進主義的特點:爲目的不擇手段

但僅僅有美麗口號,沒有掌握權力,法國大革命也無法繼續。當時國王同意召開170多年都未有過的“三級會議”(教士、貴族、平民等三個等級的一千多名代表每人有一票),結果本應是保守派的天主教神職人員,多數卻倒向了羅伯斯庇爾們的所謂平民(610名平民代表絕大多數是律師),因天主教作爲原教旨基督教,更熱衷平等、均貧富、甚至反商反富,所以他們更容易跟左派合拍,結果他們形成了多數,由此法國大革命等於拿到“授權書”。等到斷頭臺設在教會門口時,教士們驚醒驚恐了,但爲時已晚,刀斧手們已拿到權力,天主教們也成了革命犧牲品。

今天美國發生的騷亂,所以能持續這麼久,也有這種原因,因發生打砸搶燒殺的城市,全部是左派民主黨掌權(市長甚至包括州長),他們不派警察去執法、制裁暴徒,反而支持“黑命貴”中的反美暴力團體“安提法”的口號“取消警察”。全世界無論民主還是專制國家,哪裏都得有警察。沒有警察就等於讓暴力決定一切。這麼淺顯的常識左派民主黨的市長州長,包括政治要角奧巴馬、拜登、希拉里、哈里斯(拜登副手)難道不懂嗎?他們當然懂。但黑命貴運動導致社會騷亂、秩序混亂、治安惡化,他們就可把這些算到川普(特朗普)總統和共和黨身上,就可乘機在11月大選中幹掉川普,拿回白宮,重獲權力。

無論是法國的羅伯斯庇爾們,還是美國的拜登、哈里斯們,共同點都是爲了權力而不擇手段。同時都用最動聽的美麗口號迷惑人心。尤其左翼知識分子在其中起到特殊的壞作用。“斷頭臺”所以能豎起,被羅伯斯庇爾們視爲“導師”的盧梭起到重要作用,當然還有其他左派知識人推波助瀾。法國作家雨果在他的代表作《九三年》中就用主人公老伯爵的口痛斥說,“沒有盧梭,沒有伏爾泰(也是大革命鼓吹者),法國大革命就不至於發生。……一切都是那些爛文人和壞詩人引起的。”而今天在美國左派騷亂,也主要得到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等左派媒體和知識分子的煽動、蠱惑、鳴鑼開道。

從法國大革命至今二百多年來,全球的激進主義運動,其中最核心、起到最壞作用的就是左翼知識分子。法國大革命如此,美國的激進騷亂如此。連自稱俄國共產革命是法國大革命升級版的列寧,他的布爾什維克中央委員會,猶太知識分子佔比例高達45%,而當時猶太人在俄國人口只佔1.8%(加州大學教授Yuri Slezkine專著《猶太人的世紀》中的統計數字)。當年在俄國的猶太人幾乎都是知識人,即使今天在美國仍是如此;不僅絕大多數猶太人左傾、支持激進主義的民主黨,美國大媒體也多掌握在左翼猶太人手裏。

美國先賢不提民主,避免暴民政治

美麗、政治正確的革命口號(迷惑人),掌握了權力(控制人),左派就有了推動激進主義的機會。法國大革命、列寧的俄國革命如此,毛澤東的中國革命同樣。典型的是文化大革命,把政治高調唱到最極端,但手段是暴力,製造恐怖,奪取權力(毛要獲得繞開官僚體制的絕對權力)。那些中學生紅衛兵們所以敢抓人批鬥、血腥暴力,因背後有毛澤東撐腰(毛的背後是軍隊)。而億萬人狂熱參與,因被美麗動聽的革命口號洗腦,就像攻打巴士底獄的狂熱民衆,今天美國的黑命貴打砸搶燒,都折射出那種革命暴戾。

美國建國先賢們在通過《獨立宣言》和《憲法》時,就警醒到這一點:如果避免暴民政治。所以無論獨立宣言還是美國憲法,全都沒有“民主”這兩個字,不是疏忽,而是刻意要避免法國大革命(和今天黑命貴)那種以平等、民主爲口號的打砸搶燒。獨立宣言的核心是個人有三大權利(生命,自由,追求幸福),任何力量都不可剝奪。憲法則用法律形式保護這些個人權利,包括私有財產不可侵犯。就是要制止和避免商店、住房、私財等被像“黑命貴”這樣被砸、被搶、被燒、被毀。

雖然黑命貴騷亂在美國已三個多月,雖然他們得到左派媒體和政黨的支持,但畢竟美國有二百多年的憲政制度美國又是一個基督教傳統的國家,那些重視常識、常理的中產階級和普通民衆不會接受打砸搶,他們會珍惜和捍衛秩序、法治、傳統、道德等價值,11月大選,會用手裏的選票對左派、右派的價值,做最後的淘汰和裁決;驅逐“斷頭臺的陰影”,美國會繼續成爲保守派的里根總統常強調的”山頂那閃亮的城市”,照亮人類的前程。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