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酷刑
迫害法輪功中共百種酷刑圖(部分)(圖源:明慧網)

吉林農安發生大抓捕 一人被害死 多人被關押 四人下落不明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2日】(本臺記者澄明綜合報道)中國大陸傳出消息,中共地方執法機構2020年7月15在吉林省農安縣展開大抓捕,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22人,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9人至今仍被非法關押,4人下落不明

歷經11年冤獄和酷刑摧殘,姜全德綁架騷擾中離世

姜全德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長期遭受非人迫害,被非法拘留四次,執行勞教一次,並被酷刑致殘後投入冤獄11年;他曾被綁老虎凳、塑料袋套頭窒息、手指及乳頭上扎竹籤、電棍電擊全身;因酷刑“軲轆大輪”、“上繩”、“搖豬手”,致使他右臂骨折致殘,連方便麪都拿不動;他牙齒被全部打掉,不給流食,吃了8年多夾生的米飯,吃任何東西都只能囫圇吞嚥、無法咀嚼。

原本健康強壯的姜全德因遭受長年的身心摧殘,身體已被迫害得異常虛弱。

上繩
中共迫害法輪功酷刑手段“上繩” (示意圖)
扎針
中共迫害法輪功酷刑手段“扎針” (示意圖)

2020年7月15日早上,姜全德與妻子孫秀英在家中被農安縣古城派出所警察強行綁架,他們的家被翻得亂七八糟,東西被扔得滿院子都是。

當時姜全德身體已瘦得皮包骨,警察依然不放過,把他和孫秀英一併強行綁架走。因收押問題,他被送到當地醫院做檢查,醫生髮現內臟異常。農安警察仍然把他帶到德惠看守所,那裏拒收,農安不法人員強行把他送了進去。看守所條件十分惡劣,姜全德在那裏不禁摧殘,吃啥吐啥,經歷了10天的痛苦折磨。

7月26日,姜全德被農安縣國保人員從德惠看守所接出,他身體已極其虛弱,走路打晃,嘔吐不止。警察當時要挾家屬:不許和煉法輪功的接觸。

7月27日,家屬帶姜全德到長春市腫瘤醫院檢查身體,由於身體極度虛弱,已難以承受檢查的痛苦,只在醫院裏兩天兩宿就出院回家了。期間,姜全德的兩個兒子強烈要求釋放其母回家侍候父親,被農安縣國保警察拒絕,稱不簽字放棄修煉不放人。

姜全德回家後一直臥牀不起,靠打營養液和喝流食支持着,說話聲音微弱。

8月初,農安縣國保兩個年輕警察到姜全德家做筆錄,逼問他: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姜全德回答說:“煉!”當家屬再次要求釋放孫秀英時,警察假惺惺地告訴家屬:勸勸她(指孫秀英)籤個字兒。姜全德聽聞後堅決制止家屬:“不能讓她籤那個字兒!”

警察隨後僞善地給家屬用手機錄了個視頻,讓家屬告訴孫秀英姜全德的危急現狀。家屬沒配合警察,正告回答:“不必了,我家都這樣了,你們就照量着辦吧!”國保警察關某之後一直給家屬打電話,但做完非法筆錄後,家屬再打過去電話,他就不接了。

8月25日晚10時許,姜全德不幸離世,終年66歲。次日早晨,天上下着大雨,家屬冒雨送別他,姜全德身上仍有被施加酷刑後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見。

妻子因不簽字放棄修煉,被拒絕釋放見丈夫最後一面

姜全德走的時候,他的妻子孫秀英仍被非法關押,因她沒有違心地在放棄法輪功修煉的保證書上簽字,農安國保直到姜全德去世也不放孫秀英,夫妻兩人連最後一面都沒有見上。

家屬在接到孫秀英並已被農安縣檢察院非法批捕的口頭通知後,到農安縣檢察院諮詢詳細情況,索要批捕通知書,檢察院推諉到公安局。家屬又找到農安縣公安國保隊長張樹文,向他索要批捕通知書,他在電話裏一直推脫責任,不說正經話,後來就無理掛斷了家屬的電話。

現孫秀英已由長春市第四看守所轉押回農安縣看守所。

至今被綁架法輪功學員,多人仍被關押,四人下落不明

2020年7月15日吉林省農安縣發生的綁架法輪功學員事件中,22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劫持,到目前爲止,法輪功學員姜全德已在迫害中離世;法輪功學員孫秀英(姜全德妻子)、任永平、高小岐(高小齊)、蔡玉英被非法關押在農安縣看守所;趙秀蘭、於嬌茹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單長河、馮馳、張殿元被非法關押在德惠看守所;張淑雲、張秀芝、吳冬梅、孫鳳仙現下落不明

當地涉案的中共執法機構有:農安縣公安局、農安縣看守所、德惠市看守所、長春市公安局第四看守所,以及長春市第四看守所。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