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大腦(圖片:pixabay)
哪個也不想變癡呆呀!那麼癡呆症的時候大腦究竟發生了什麼?(圖片:pixabay)

哪個也不想變癡呆呀!那麼癡呆症的時候大腦究竟發生了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6日】(編輯:郭強)國際阿爾茨海默病協會將每年9月定爲世界阿爾茨海默病月,並將每年的9月21日定爲世界阿爾茨海默病日。

談談癡呆,能讓人們更加認識到將癡呆視爲一種疾病的重要性,直面圍繞着癡呆的恥辱感。

阿爾茨海默病(圖片:pixabay)
阿爾茨海默病(圖片:pixabay)

阿爾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 AD),又被稱爲“老年癡呆”“腦退化症”,是一種慢性神經退行性疾病,佔癡呆的60%-80%。患者的思維記憶、認知,情緒和行爲均受到嚴重影響。在疾病早期,最常見的症狀是記憶力下降。患者可能會不記得物品擺放的位置,不記得自己做過的事情。這些細微的變化容易被患者和家屬忽視。隨後,疾病會進展到中期階段並持續多年。除了記憶力進一步下降,比如忘記重要的事情和過往歷史、對時間及位置的認知出現錯誤,還會出現憤怒焦慮等情緒改變。在疾病的最後階段,患者已無法和他人正常交流,性格大變,且生活不能自理。阿爾茨海默病臨牀前階段和前驅期可長達20年,在症狀出現後,臨牀病程常常持續5-12年,在最後階段容易發生嚴重的感染。

歷史與現狀

1901年,在法蘭克福庇護所(類似精神病院的大型國有照護機構)工作的德國醫生Alois Alzheimer認真地觀察着一位叫做Auguste Deter的病人。當時的他,也許想不到這次會面將影響此後全球老年精神病學的發展。

老年癡呆(Pixabay)
老年癡呆(Pixabay)

這位51歲的女性數年前出現了古怪的症狀:難以解釋的遺忘、妄想、情緒改變。Alzheimer醫生詢問了她很多問題,但溝通困難。Auguste顯然出現了認知和情緒的損傷,她甚至會攻擊其他病人。Alzheimer深感好奇,因爲這種認知退化以往都在更年老的病人身上出現,而Auguste發病時僅四十多歲。1906年4月,Auguste死於嚴重的感染。Alzheimer醫生對她的大腦標本進行染色,觀察到了老年斑(amyloid plaques)和神經纖維纏結(neurofibrillary tangles, NFTs),這後來成爲了阿爾茨海默病的病理學標誌。

1906年,Alzheimer醫生在一次會議上首次公開討論了他對“早老性癡呆”(presenile dementia)的發現。

如今,全球有超過5200萬人正在遭受癡呆的痛苦,其中60%-70%是阿爾茨海默病患者。據估計,到2030年全世界範圍內癡呆患者總數將達8200萬,到2050年將達到1.52億。在中國,超過1000萬人被診斷爲癡呆,位居全球第一。阿爾茨海默病給社會和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經濟負擔。

阿爾茨海默病如何影響大腦?

大腦、腦神經(圖片:pixabay)
大腦、腦神經(圖片:pixabay)

我們的大腦包含1000億個神經細胞,100萬億個突觸,還有數十種神經遞質。在阿爾茨海默病病人的大腦中,不僅神經元受到損傷,而且神經遞質的活性和突觸的功能也受到了破壞。隨着病程進展,病人的大腦顯著縮小,大腦各方面的功能也明顯下降。在顯微鏡下,我們可以清楚地觀察到當年Alzheimer醫生髮現的斑塊和神經纖維纏結。這些物質可能干擾了神經元間的相互作用,並阻礙大腦中的物質運輸。這些異常通常首先在額葉和顳葉中被髮現,隨後逐漸發展到大腦的其他區域。

什麼導致了阿爾茨海默病

數十年來,人們對於阿爾茨海默病的研究不斷深入。目前雖然還沒有確鑿的理論能解釋它,但已經形式了多種假說:

01 、Aβ假說

β澱粉樣蛋白(Aβ)是一種神經毒性蛋白,長期被視爲導致神經細胞凋亡和繼發性認知障礙的罪魁禍首。1985年,科學家發現β澱粉樣蛋白是神經病變斑塊的主要成分。Hardy和Higgins在1992年提出了澱粉樣級聯假說,認爲Aβ在腦內的沉積是阿爾茨海默病發病的起始步驟,隨後導致tau沉積、神經元和突觸的丟失和認知能力的下降。

Aβ是由一種被稱爲澱粉樣前體蛋白(APP)的大蛋白結構水解裂解而來。APP的激活導致其碎裂,隨後發生一系列反應,形成低聚物、纖維、斑塊等。隨着腦內Aβ進行性積聚,腦內形成並且沉積了老年斑塊,隨後發生複雜的級聯事件,如炎症反應、小膠質細胞活化、細胞因子釋放和星形細胞增多,進而導致進行性神經炎性損傷、神經元缺陷和認知功能障礙。

大腦神經元(圖片:pixabay)
大腦神經元(圖片:pixabay)

02 、Tau假說

Tau蛋白,即微管相關蛋白,是一組由6種蛋白異構體組成的可溶性蛋白質。正常情況下,這些tau蛋白主要以磷酸化形式存在於軸突膜中,在微管的穩定性中起着重要作用,而微管是維持細胞完整性的重要因素之一。神經元中高磷酸化tau蛋白的積累導致神經原纖維變性。目前有假說認爲,大腦中小膠質細胞和星形膠質細胞激活導致了腦內炎症反應和tau的高磷酸化。聚集的、高磷酸化的tau形式可能通過形成不溶解的神經纖維纏結,緊密相連,並在腦內擴散。阿爾茨海默病患者的認知能力下降和神經退行性變可能是由tau病理學的發生和傳播所驅動的。

03 、ApoE假說

ApoE是一種載脂蛋白,其主要功能是作爲脂蛋白顆粒中的脂質結合蛋白,參與脂質向靶點的轉運和傳遞。ApoE可以促進Aβ的形成和纖維化,同時阻礙Aβ從腦實質清除;也可以通過促進小膠質細胞增生和炎性因子釋放,導致tau蛋白介導的神經退行性變加重。ApoE還可以影響神經元和神經網絡活動、損害血腦屏障的功能等等,在阿爾茨海默病的病理生理學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其中,APOE4是遲發性阿爾茨海默病(LOAD)的最強遺傳風險因子。

除了以上三個假說,星形膠質細胞增生、神經免疫、氧化應激、穩態失調、乙酰膽鹼(ACh)水平下降等都被認爲參與了阿爾茨海默病的分子發病機制。 截至目前,阿爾茨海默病的確切病因仍缺乏定論,但從前人的大量研究可以推斷,阿爾茨海默病的發生髮展更可能是多因素導致的。

治療與預防

迄今爲止,還沒有確證的療法可以中斷或逆轉阿爾茨海默病。針對阿爾茨海默病認知下降的治療藥物主要有多奈哌齊、艾斯能、美金剛、加蘭他敏,均有助於延緩阿爾茨海默病進展。

藥物(圖片:pixabay)
藥物治療(圖片:pixabay)

已知的是,積極的預防和干預能夠有效延緩疾病的病程。最近,柳葉刀(The Lancet)提出了九條建議:

1. 從40歲左右開始,維持收縮壓在130mmHg以下;

2. 鼓勵使用助聽器治療聽力損失,並通過保護耳朵免受高噪音的影響來減少聽力損失;

3. 減少暴露於空氣污染和二手菸之中;

4. 防止頭部受傷;

5. 防止過量飲酒;

6. 戒菸;

7. 普及中小學教育;

8. 保持積極的生活態度;

9. 控制肥胖和糖尿病。

因此,我們應鼓勵老年人形成健康的生活方式,控制體重,避免“三高”,發現異常時及時到醫院就診並接受干預。在社會層面上,則應該注重AD相關知識的普及和教育,預防患者受傷害或走失,創造安全的照護環境。此外,也要支持和尊重患者的情感,維護他們的基本權利,讓他們免遭受歧視——記憶或會碎裂流逝,生命之花或會趨於凋零,但同樣應當獲得守護。

責任編輯:李智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