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東北玉米遭颱風襲擊倒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東北玉米遭颱風襲擊倒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山林:颱風暴雨席捲東北意味着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3日】最近,東北地區在半個月內三次遭遇颱風侵襲,“巴威”、“莎美克”、“海神”相繼登陸,風力達到八九級,從黑龍江省雞西市經過時,瞬間風力達到12級,居民屋頂被掀翻,連大樹都被成排颳倒。

法廣等媒體都報道,今年的颱風行蹤詭異,它們過去幾乎每年都在臺灣和中國東南沿海一帶肆虐,但今年卻紛紛改道——今年到目前爲止還沒有任何颱風侵襲臺灣,反倒是10天內三個強颱風都直接北上,達到過去幾乎與颱風無緣的東北地區。網絡上,有人詫異地說,颱風難道長了眼睛?!

9月3日推特上民衆發佈的兩個影片顯示,黑龍江省海林市發生洪水,橋樑被沖毀,很多房屋被淹;狂風在吉林省延吉市掀翻大廈屋頂、折斷大樹,暴雨使路面積水;黑龍江多地學校停課,哈爾濱機場班機延誤,107個航班被迫取消。

由於東北地區正處在農作物產量形成的關鍵階段,狂風暴雨導致農作物倒伏、農田積澇、農業設施和經濟林果受損,對今年糧食等農作物的收成會造成重大打擊。

糧食將減產

中時電子網9月4日引述臺灣氣象專家吳德榮表示,“海神”的颱風眼正在變得越來越清晰,其強度也在快速增強中,可能會成爲今年第一個超強颱風,香港天文臺預測其中心風力會加強至時速220公里。時事評論員陳雲指,屆時產糧區東北的農作物將再次被摧毀。

東三省是中國糧食主產區,稻穀、玉米產量在全國佔比超過1/3.這次颱風經過的地區,稻穀、玉米成片成片地倒地,而且有些是根莖折斷,不能再生長了。

更糟糕的是,多日連續暴雨把土地都泡鬆了,收割機進不了田裏,玉米泡在地裏會被捂、發芽、發黴,不能再用。眼看就要秋收的糧食爛在地裏也沒什麼辦法,很多農戶今年種糧會賠本。

網上有不少颱風侵襲的視頻,拍攝者稱:“看我這地,完了,徹底完了。我家房後面的地全部趴窩,沒有一家剩下的。”“一場颱風來了之後就這樣了。農民苦農民累,農民忙了一春又一夏,最後結果是這樣,真心寒啊,全倒了。全倒了,沒剩下的。白忙活了一年,老百姓真不容易。”

遺憾的是,至今很多人還沒意識到這場災難和自己有什麼關係,因爲災難沒有發生在自己身邊,更沒發生在自己身上。

7月新疆發生疫情的時候,人們覺得和自己無關,結果西瓜漲價了,因爲疫情後封路,新疆的瓜果運不出來;8月山東大雨,人們覺得跟自己無關,結果蔬菜漲價了,因爲山東是華北地區主要的蔬菜基地;現在東北刮颱風,人們覺得和自己無關,但是玉米和小麥的批發價格已經上漲,只是糧食問題還沒有到每家每戶的門口。

《地母經》預言:秋冬季將出現饑荒

那麼,今年的秋糧會減產到什麼程度呢?中共官方數字向來是樂觀的,即使南方洪災、河南旱災,官方依然稱糧食豐收。但與此同時,官方也在不斷釋放節約糧食的信號,人們該相信什麼呢?

讓我們來看看中國古代的預言。黃曆是古時的中國農民曆,又稱爲黃曆通書,是非常親民的“日曆”,伴隨中國人走過了幾千年。黃曆裏普遍都有春牛圖和《地母經》,也稱《黃帝地母經》,它是一種預言詩。《地母經》是以六十甲子循環排列,每一年配一詩一卜,主要預言該年農作物生產情況,也旁及該年的時運。

《地母經》對2020庚子年的預告是:詩曰: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飢渴。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卜曰:鼠耗出頭年,高低多偏頗。更看三冬裏,山頭起墓田。

開頭一句“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個年運,這一年民衆會突然死亡,死亡的人數很多。“春夏水淹流”預言了今年的洪災,“秋冬多飢渴”則預言秋冬將發生饑荒

'《地母經》對2020庚子年的預言'

那麼,災難何時是個頭兒呢?《地母經》預言,在2020年望不到災難的盡頭。預測明年辛丑年如下:詩曰:太歲辛丑年,疾病稍紛紛。吳越桑麻好,荊楚米麥臻。春夏均甘雨,秋冬得十分。桑葉樹頭秀,蠶姑自歡欣。人民漸蘇息,六畜瘴逡巡。卜曰:辛丑牛爲首,高低甚可憐。人民留一半,快活好桑田。

'《地母經》對2021辛丑年的預言'

大意是:2020年底接2021年初,另一波疫情將捲土重來,會有很多人死於疾病。活下來的人將迎接新的紀元,長江下游地區的農業將有好轉,春夏時節雨水充足,農作物成長將良好。百姓們終於能夠緩口氣,但是家畜可能會有一波大淘汰,流行病將在家畜中流行,屆時會有很多動物死亡。

東北爲何遭大災

庚子年災害不斷,從疫情到洪災、旱災、蝗災、颱風,其嚴重程度都是幾十年不遇的。東北在秋季能連續遭受颱風暴雨也是極爲罕見。其實,沒有什麼事情是偶然的。

我們講“天災人禍”,往往把“天災”與“人禍”分開,比如說這場颱風是天災,並非人禍。其實,這二者是有關係的,這就像說人的精神與物質一樣,看似不同,其實都有連帶關係。古人講:七分精神三分病,就是說物質和精神是一體的。災禍也是一樣,萬物有靈,瘟神有靈,風神、雨神也有靈。

所謂福禍無門,唯人自招。人做不好的事情就會造業,招致災難。中國古代講:民爲貴,君爲輕,社稷次之。推行德政、愛民保民是帝王的天職。帝王若不能保民而致四海困窮,帝王的天祿就要被上天神靈永久終止,就會招致天災人禍,百姓也會跟着遭殃。

那麼,東北的政府做得如何呢?大家都知道這樣一句話,投資不過山海關,這是很多人吃虧之後得出的結論,足以說明東北的政治環境、法制環境有多糟糕。政府前面招商引資,背後“關門打狗”,振興東北成爲一句空話。公開聲明退黨的前黑龍江省雞西市副市長李傳良認爲,民企不敢去投資,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中共體制從上到下都腐敗。

2016年9月遼寧省人大代表賄選案震驚全國,成爲中共建政以來查處的第一起發生在省級層面的重大惡劣案件。在當遼寧省委換屆、省人大常委會換屆、省全國人大代表換屆的三次選舉中,連續出現違規提名、身份造假、拉票賄選現象。遼寧省政法委書記蘇宏章、省人大副主任王陽、鄭玉焯等都是通過拉票賄選當選。最終, 955人被查處,45名遼寧省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454名遼寧省人大代表被終止代表資格。這種官官相護的黑幫政府怎麼能代表人民的利益,顧及人民的生死呢?

迫害法輪功造大業

東北的這種惡劣的社會生態是怎麼造成的?任何事情的發展,都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有一個過程。在數十年前,東北曾是中國重工業基地,素有“遼老大”之稱,一度是國內就業、人口流動的熱度省份。

然而,從1999年開始,東北的整個法制環境、社會生態被破壞與撕裂了,一位中共體制內的人士說,從2000年開始,東北公檢法以及官員都明白一個事兒,要想有政績往上走,就得打擊法輪功。

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成爲司法部轉化法輪功基地,成爲全國學習的樣板,而法輪功的發源地吉林,更是成爲迫害最嚴重的地區。

東三省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遼寧、黑龍江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人數最多,黑龍江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開辦的洗腦班數量全國第三。對法輪功學員酷刑迫害、強制轉化、強迫但奴工,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業。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佛家大法,1992年從吉林傳出,後傳遍全國。1999年7月20日鎮壓之前,法輪功學員大約1億人,比中共黨員人數還多。江澤民集團出於嫉妒,開動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誣陷誹謗、鎮壓迫害。

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看守所、黑龍江女子監獄、吉林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慘絕人寰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於松江自述他在黑龍江省建三江青龍山洗腦班的遭遇時說:“警察說要用對付間諜的辦法使我精神崩潰!”

於松江在自述中描述:金言鵬用牙籤支着我的眼皮,我不自禁地閉了一下眼睛,牙籤折了。盛樹森這時進來叫喊着:“不能叫他睡覺,今天就是不能讓他睡,不寫就不許休息。”莫振山也說:“不能讓他休息。”盛、莫叫幾個人打開手機放音樂。莫來到我的面前說:“小於子,你寫了三書就可以回去了。不然你是過不去的,就得判刑。”這一夜我被迫害休克了三次,但是休克的過程中他們始終不放過我,就是連踢帶打、帶踹,金言鵬騎在我後背上,上下顛……

'酷刑演示:用掃帚棒支起眼皮, 不讓睡覺'

金言鵬、盛樹森、莫振山是誰?用黑龍江省某負責人的話說:“這都是一羣人渣,共產黨用這幫玩意,倒臺快!”盛樹森曾對女法輪功學員說:“如不放棄信仰就扒光衣服,找幾個老光棍強姦你。”還有一個叫付彥春自己說:“我是牲口,不是人。”他還說:“我這裏就是流氓集團!”中共就是在用這些人中敗類來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2014年3月,因建三江公安局警察將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黑監獄——青龍山洗腦班,被害人家屬、親友與聘請的律師到青龍山洗腦班要人時,四位律師及七名法輪功修煉者、家屬遭到綁架、酷刑折磨,這起案件引起國際媒體關注。後四位律師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石孟文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起訴。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則否認中國存在“黑監獄”。

類似的迫害案例不計其數。近期以來,東北一些地區,加重了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聲稱舉報法輪功學員者可獎10萬元獎勵等等,大連地區出臺的文件把幹部政績考覈與迫害法輪功掛鉤,整個社會的法制、執法的底線,就這樣被摧毀了,連修佛的人都敢殘害,還有什麼事不敢幹呢?

這些不明真相的人在江氏集團的錯誤命令下迫害好人,冥冥之中已經犯下大罪,有些人已經遭到惡報。這次疫情當中,東三省雖然沒有遭到湖北那樣嚴重,但是這三場強勁的颱風暴雨波及面甚廣,造成的損失非常大。只是受災的形式不同而已,本質上都是上天在警告世人,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作惡就會遭到天懲,只有信奉“真、善、忍”才能得到神佛的保護。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