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危难来前驾法船》(图Flickr 大法弟子作)
《危难来前驾法船》(图源:Flickr 法轮大法弟子作)

人有正气 邪不侵身 自会驱邪祛病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4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1999年7.20以后,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操控国家所有宣传机器,对法轮功法轮功创始人栽赃陷害、造谣污蔑,对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进行前所未有的残酷迫害。尽管如此,老百姓并不都是顺从中共邪党的。在天灭中共的今天,就出现了很多明白人,在他们的身上就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奇事。

念“九字真言” 老人从藏獒口中逃生

2019年10月的一天,黑龙江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讲述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那天,她正在路上走,突然遇到一只藏獒,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这只大藏獒已直奔她而来,立即把她扑倒在地,并把她压在它的身下疯狂撕咬,她想这下完了!藏獒左右撕咬,把老太太腋下两侧都咬出了很深的大口子。就在这一瞬间,老太太一下想起了法轮功学员跟她讲过:遇到危险时,诚心念诵“九字真言”能救命!于是她就开始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大师快救救我!”瞬间,藏獒就松开口走了,这时她才站了起来。

说到这儿,她掀起衣服,我们看到在她的两肋、腋下被藏獒咬出的那些大口子的痕迹,疤痕很深、很长。

老太太激动不已,双手合十,感恩李洪志大师救了她的命!感恩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她一再感谢法轮功!她说不然的话她可能就没命了。她由衷地说:法轮功真的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法轮功师父太伟大了!

诚念“法轮大法好”断趾当夜痊愈

老于是一位年近60岁的农民,讲述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不可思议的真实故事:

在四、五年前,具体哪年记不清了,那年秋天我在曹妃甸(属唐山辖区)打工,有一天晌午,和工友们搬一块大厚铁板时不慎将右脚大拇趾砸伤,骨头都露出来了,当时穿的是帆布胶鞋,不光自己的大脚拇趾被严重砸伤,连右脚穿的帆布胶鞋都被砸出一个大口子。我被抬上车送到卫生院,医生检查后说:你的大脚拇趾趾骨已被严重砸伤,就是骨折了,伤口已被感染,只能截肢了,我们这里做不了,你们到大医院去做吧。当时医生也没给我的伤口进行包扎,只是擦了一点消毒药水就完事了。

我怕截肢,就让工友把我拉回工地宿舍。那时我的右脚已经肿得连鞋都穿不上了,也不能站立行走,只能在床上躺着忍受着痛苦。到傍晚的时候,我们工地有一位看门的警卫老头是炼法轮功的,他来到我的宿舍跟我说:你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对治你的伤会有好处的!我问:那管用吗?老头说:你试试看!

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就在床上躺着念“法轮大法好”。当时一念“法轮大法好”就感觉右脚不怎么疼了,我就继续念“法轮大法好”,一直念到我睡着觉为止。次日早晨醒来我想去厕所,就拿起鞋穿,没想到右脚还能穿上鞋了,我下地试试还能走路了。回到宿舍后,我再看自己的右脚大拇趾,怎么伤口没有了,脚也不痛了,跟没受伤一样。真是太神奇了!当天我吃完早饭,也没休息就直接上班去了。

工友们看我来了,都感到震惊,我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就好了!他们也都在想:怎么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呢?即使打针吃药也得十天半个月,尤其骨头都被严重砸伤了,哪有这么快就好了的?真是不可思议,法轮功也太神奇了!

诚念“九字真言”妹妹和外甥女得福报

5月份的一个晚上,妹妹来电话说:“我明天去医院看病。”“啥病?”“血压高:低压120、高压180,好几天了,量过好几次了都这样,而且头激灵激灵地疼,我想可能是更年期综合症。”我说:你先别去医院,明天下午我去看你。

第二天下午我去看妹妹,给她带了护身符、明慧期刊,还有一个随身听,告诉她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多念几遍、天天念,不管你是血压高也好、头疼也好、还是更年期综合症也好,只要你诚心诚意敬念,身体就会好。为啥会好呢?因为他是佛法,带着正能量,就可以驱除病邪干扰,使身体回复正常。”

她说:“真管用吗?”“管用不管用取决于你的诚意!心诚则灵!试试吧!如果不管用再去医院也不迟,对不对?”

“另外,你闺女33岁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像,让她也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或许神佛就帮她了。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佛法是万能的,就可以归正一切不正确状态。”妹妹说:“她(指闺女)不信哎,她只相信电视上或手机上说的,别的一概不信!”(其实妹妹也受中共邪党影响不太相信真相)我说:“这样吧,你告诉她念念,念不念是她的事,告诉不告诉是你的事。”

第二天下午,我抽时间给妹妹打个电话:“你在哪儿?是去了医院、还是在家呢?”“我在班上呢!上班前我在小区门诊看了看,一切正常。血压也不高了,头也不疼了,念那几个字真管用啊!我好了!”

四天以后,妹妹来电话说陪我们娘俩去相亲吧,为我闺女做个主。结果一见面就成了,小伙还不错,互相都看上了。真是皆大欢喜。我问她们娘俩念“九字真言”呢吗?

妹妹说:“天天念,我跟我三姐说二姐这路走对了,这么多年,这个人有病、那个人有病,二姐从来就没有过病,有个好身体比啥都重要。将来不上班了我也炼大法。”

随时会被心脏病夺命的父亲彻底康复

我父亲1982年前后得了心脏病,那时他才50来岁,症状是心绞痛。这种病医院也治不好,只能靠抗药和急救药维持着。家人整天为他提心吊胆,怕犯病。

父亲的心脏病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严重,到2010年已经发展到高危状态,同时出现三种症状:心绞痛、心脏偷停、心肌梗塞,随时都可能要命。特别是“偷停”,没有规律,就是在心跳正常的情况下,突然心跳停止,马上感觉胸闷、喘不上气来,很危险。

我很担心父亲的病,几乎每天都要去看看他。一次母亲对我说:“晚上你爹的病犯了三次,虽然有抗药维持,还是让人很担心。”可我父亲最不愿意去医院,我劝他去医院,他说:“到医院也没有好办法,也是靠药维持。”

我母亲想叫我们兄弟几个轮班伺候,以防出现危险时无人照应。我很有把握地对母亲说:“你们不要担心,我有个最好的办法。”母亲急切的问什么办法?我说:“让我爹念‘法轮大法好’,只要诚心念,绝对能好。”我父亲听了没说话,母亲怀疑地问:“能管用吗?”我说:“保证管用,不用花钱,还能好病,多好的事儿啊。您看咱村的老刘,这个人您也知道得的是肝癌晚期,医院都不给治了,医生说她只能活一个月,让家人准备后事。现在不还活得好好的?10年都过去了,她一直都在诚心地念‘法轮大法好’。”

临走时,我又叮嘱父亲:“心脏难受时,不方便念出声来,就在心里念。出声念和不出声在心里念是一样的,只要心诚,相信法轮大法好,都管用。”

第二天,我又去探望父亲,问他好点了吗?父亲说:晚上又犯了两三次。我心里知道,他还是不太相信大法的威力。

我对父亲说:“相信我告诉您的话,法轮大法是最好的。儿女都希望自己的父母健康,我修炼大法十多年了,没有得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粒药,这个您是知道的。这么好的功法让我从中受益这么大,作为您的儿子,我把让自己身体好的办法告诉您,就是想让您有个好身体。您想想看,您上医院看病,我们可以给您钱,您行动不便,我们可以伺候您,但是您受罪的时候,谁能替得了您呢?为了您有个好的身体,不再受罪,您就真心的念‘法轮大法好’吧,既解除了痛苦,又不用别人牵挂您,多好。”这次父亲痛快地答应了:“那我就念。”

第三天,我到父母家,一进门,二老都笑了,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我知道二老念大法好受益了,父亲的心脏病好了,母亲告诉我说,昨天晚上好了,一次也没犯。

从此以后,父亲就天天念,不断地念,几个月后,父亲高兴地跟我说:“现在都好了,心脏一点难受的感觉也没有了,一次也没犯过。”

直到2017年秋末,我父亲已是89岁高龄了。我们带他到医院去查体,做心电图,医生说他根本就没有得过心脏病的迹象。医生都感觉很神奇。

人有正气,邪的坏的不侵其身

这是发生在2019年秋后的事。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马坨店派出所的警察来后马坨店村,骚扰法轮功学员杨树艳,准备让她在不炼法轮功的文书上签字。

这伙人第一次去,杨树艳没在家,后来,她没修炼的丈夫对杨树艳说:“签了,省了骚扰,知道好,在家炼呗。”杨树艳说:“咱都受益了,签字污蔑大法,那等于让我死了。谁对大法有正的念头、善待大法,都会有福报的。”

接着,杨树艳讲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侄子,在面对警察迫害亲人时说:“学法轮功的咋的啦?我也要学。”就这一句话,小伙子的胃病好了,因为法轮功是宇宙大法,小伙子维护宇宙大法,当然得到大法和宇宙中神佛看护。

第二次,马坨店派出所警察再由村长带路来到家里,杨树艳的丈夫拦着警察和村长不让进屋:“你们老到我家干啥啊?影响我们正常生活,身体健康了,你们还不让。” 杨树艳的丈夫越说越生气,和来的人就喊起来了,从没发过那么大火的人,他说:“正好我也有病,我也炼。”

说着,她丈夫往外撵警察和村长,村长和警察灰溜溜往外走,她丈夫又跟着对村长说:“给你多少钱?你跟着干这事?”

经过这一场,杨树艳丈夫的一些病好了。真是人有正气,邪的坏的就不敢侵入身体。

以上几则真实的故事展现出法轮大法的美好和超常,也同时从另一方面揭穿了中共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宣传都是造谣、诬蔑与诽谤。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大法大道。大法是救人的,中共是害人、杀人的。希望人们千万不要被中共的造假宣传蒙蔽,要自己去观察去分析,了解大法的真相,认清中共为祸中华的邪恶本质。为我们可贵的生命负责,远离中共,退出党团队组织,诚心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真正保命的护身符。

责任编辑:辛吉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