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危難來前駕法船》(圖Flickr 大法弟子作)
《危難來前駕法船》(圖源:Flickr 法輪大法弟子作)

人有正氣 邪不侵身 自會驅邪祛病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4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1999年7.20以後,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操控國家所有宣傳機器,對法輪功法輪功創始人栽贓陷害、造謠污衊,對不肯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進行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儘管如此,老百姓並不都是順從中共邪黨的。在天滅中共的今天,就出現了很多明白人,在他們的身上就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奇事。

念“九字真言” 老人從藏獒口中逃生

2019年10月的一天,黑龍江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講述了發生在她身上的一件驚心動魄的事:

那天,她正在路上走,突然遇到一隻藏獒,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這隻大藏獒已直奔她而來,立即把她撲倒在地,並把她壓在它的身下瘋狂撕咬,她想這下完了!藏獒左右撕咬,把老太太腋下兩側都咬出了很深的大口子。就在這一瞬間,老太太一下想起了法輪功學員跟她講過:遇到危險時,誠心唸誦“九字真言”能救命!於是她就開始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大師快救救我!”瞬間,藏獒就鬆開口走了,這時她才站了起來。

說到這兒,她掀起衣服,我們看到在她的兩肋、腋下被藏獒咬出的那些大口子的痕跡,疤痕很深、很長。

老太太激動不已,雙手合十,感恩李洪志大師救了她的命!感恩法輪大法救了她的命!她一再感謝法輪功!她說不然的話她可能就沒命了。她由衷地說:法輪功真的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法輪功師父太偉大了!

誠念“法輪大法好”斷趾當夜痊癒

老於是一位年近60歲的農民,講述了發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不可思議的真實故事:

在四、五年前,具體哪年記不清了,那年秋天我在曹妃甸(屬唐山轄區)打工,有一天晌午,和工友們搬一塊大厚鐵板時不慎將右腳大拇趾砸傷,骨頭都露出來了,當時穿的是帆布膠鞋,不光自己的大腳拇趾被嚴重砸傷,連右腳穿的帆布膠鞋都被砸出一個大口子。我被擡上車送到衛生院,醫生檢查後說:你的大腳拇趾趾骨已被嚴重砸傷,就是骨折了,傷口已被感染,只能截肢了,我們這裏做不了,你們到大醫院去做吧。當時醫生也沒給我的傷口進行包紮,只是擦了一點消毒藥水就完事了。

我怕截肢,就讓工友把我拉回工地宿舍。那時我的右腳已經腫得連鞋都穿不上了,也不能站立行走,只能在牀上躺着忍受着痛苦。到傍晚的時候,我們工地有一位看門的警衛老頭是煉法輪功的,他來到我的宿舍跟我說:你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對治你的傷會有好處的!我問:那管用嗎?老頭說:你試試看!

我抱着試試看的想法就在牀上躺着念“法輪大法好”。當時一念“法輪大法好”就感覺右腳不怎麼疼了,我就繼續念“法輪大法好”,一直唸到我睡着覺爲止。次日早晨醒來我想去廁所,就拿起鞋穿,沒想到右腳還能穿上鞋了,我下地試試還能走路了。回到宿舍後,我再看自己的右腳大拇趾,怎麼傷口沒有了,腳也不痛了,跟沒受傷一樣。真是太神奇了!當天我吃完早飯,也沒休息就直接上班去了。

工友們看我來了,都感到震驚,我告訴他們念“法輪大法好”就好了!他們也都在想:怎麼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呢?即使打針吃藥也得十天半個月,尤其骨頭都被嚴重砸傷了,哪有這麼快就好了的?真是不可思議,法輪功也太神奇了!

誠念“九字真言”妹妹和外甥女得福報

5月份的一個晚上,妹妹來電話說:“我明天去醫院看病。”“啥病?”“血壓高:低壓120、高壓180,好幾天了,量過好幾次了都這樣,而且頭激靈激靈地疼,我想可能是更年期綜合症。”我說:你先別去醫院,明天下午我去看你。

第二天下午我去看妹妹,給她帶了護身符、明慧期刊,還有一個隨身聽,告訴她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天多念幾遍、天天念,不管你是血壓高也好、頭疼也好、還是更年期綜合症也好,只要你誠心誠意敬念,身體就會好。爲啥會好呢?因爲他是佛法,帶着正能量,就可以驅除病邪干擾,使身體回覆正常。”

她說:“真管用嗎?”“管用不管用取決於你的誠意!心誠則靈!試試吧!如果不管用再去醫院也不遲,對不對?”

“另外,你閨女33歲了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對像,讓她也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或許神佛就幫她了。因爲法輪大法是佛法,佛法是萬能的,就可以歸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妹妹說:“她(指閨女)不信哎,她只相信電視上或手機上說的,別的一概不信!”(其實妹妹也受中共邪黨影響不太相信真相)我說:“這樣吧,你告訴她念念,念不念是她的事,告訴不告訴是你的事。”

第二天下午,我抽時間給妹妹打個電話:“你在哪兒?是去了醫院、還是在家呢?”“我在班上呢!上班前我在小區門診看了看,一切正常。血壓也不高了,頭也不疼了,念那幾個字真管用啊!我好了!”

四天以後,妹妹來電話說陪我們娘倆去相親吧,爲我閨女做個主。結果一見面就成了,小夥還不錯,互相都看上了。真是皆大歡喜。我問她們娘倆念“九字真言”呢嗎?

妹妹說:“天天念,我跟我三姐說二姐這路走對了,這麼多年,這個人有病、那個人有病,二姐從來就沒有過病,有個好身體比啥都重要。將來不上班了我也煉大法。”

隨時會被心臟病奪命的父親徹底康復

我父親1982年前後得了心臟病,那時他才50來歲,症狀是心絞痛。這種病醫院也治不好,只能靠抗藥和急救藥維持着。家人整天爲他提心吊膽,怕犯病。

父親的心臟病隨着年齡增長越來越嚴重,到2010年已經發展到高危狀態,同時出現三種症狀:心絞痛、心臟偷停、心肌梗塞,隨時都可能要命。特別是“偷停”,沒有規律,就是在心跳正常的情況下,突然心跳停止,馬上感覺胸悶、喘不上氣來,很危險。

我很擔心父親的病,幾乎每天都要去看看他。一次母親對我說:“晚上你爹的病犯了三次,雖然有抗藥維持,還是讓人很擔心。”可我父親最不願意去醫院,我勸他去醫院,他說:“到醫院也沒有好辦法,也是靠藥維持。”

我母親想叫我們兄弟幾個輪班伺候,以防出現危險時無人照應。我很有把握地對母親說:“你們不要擔心,我有個最好的辦法。”母親急切的問什麼辦法?我說:“讓我爹念‘法輪大法好’,只要誠心念,絕對能好。”我父親聽了沒說話,母親懷疑地問:“能管用嗎?”我說:“保證管用,不用花錢,還能好病,多好的事兒啊。您看咱村的老劉,這個人您也知道得的是肝癌晚期,醫院都不給治了,醫生說她只能活一個月,讓家人準備後事。現在不還活得好好的?10年都過去了,她一直都在誠心地念‘法輪大法好’。”

臨走時,我又叮囑父親:“心臟難受時,不方便念出聲來,就在心裏念。出聲念和不出聲在心裏念是一樣的,只要心誠,相信法輪大法好,都管用。”

第二天,我又去探望父親,問他好點了嗎?父親說:晚上又犯了兩三次。我心裏知道,他還是不太相信大法的威力。

我對父親說:“相信我告訴您的話,法輪大法是最好的。兒女都希望自己的父母健康,我修煉大法十多年了,沒有得過一次病,沒有吃過一粒藥,這個您是知道的。這麼好的功法讓我從中受益這麼大,作爲您的兒子,我把讓自己身體好的辦法告訴您,就是想讓您有個好身體。您想想看,您上醫院看病,我們可以給您錢,您行動不便,我們可以伺候您,但是您受罪的時候,誰能替得了您呢?爲了您有個好的身體,不再受罪,您就真心的念‘法輪大法好’吧,既解除了痛苦,又不用別人牽掛您,多好。”這次父親痛快地答應了:“那我就念。”

第三天,我到父母家,一進門,二老都笑了,笑得很開心的樣子。我知道二老念大法好受益了,父親的心臟病好了,母親告訴我說,昨天晚上好了,一次也沒犯。

從此以後,父親就天天念,不斷地念,幾個月後,父親高興地跟我說:“現在都好了,心臟一點難受的感覺也沒有了,一次也沒犯過。”

直到2017年秋末,我父親已是89歲高齡了。我們帶他到醫院去查體,做心電圖,醫生說他根本就沒有得過心臟病的跡象。醫生都感覺很神奇。

人有正氣,邪的壞的不侵其身

這是發生在2019年秋後的事。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馬坨店派出所的警察來後馬坨店村,騷擾法輪功學員楊樹豔,準備讓她在不煉法輪功的文書上簽字。

這夥人第一次去,楊樹豔沒在家,後來,她沒修煉的丈夫對楊樹豔說:“簽了,省了騷擾,知道好,在家煉唄。”楊樹豔說:“咱都受益了,簽字污衊大法,那等於讓我死了。誰對大法有正的念頭、善待大法,都會有福報的。”

接着,楊樹豔講了一位法輪功學員的侄子,在面對警察迫害親人時說:“學法輪功的咋的啦?我也要學。”就這一句話,小夥子的胃病好了,因爲法輪功是宇宙大法,小夥子維護宇宙大法,當然得到大法和宇宙中神佛看護。

第二次,馬坨店派出所警察再由村長帶路來到家裏,楊樹豔的丈夫攔着警察和村長不讓進屋:“你們老到我家幹啥啊?影響我們正常生活,身體健康了,你們還不讓。” 楊樹豔的丈夫越說越生氣,和來的人就喊起來了,從沒發過那麼大火的人,他說:“正好我也有病,我也煉。”

說着,她丈夫往外攆警察和村長,村長和警察灰溜溜往外走,她丈夫又跟着對村長說:“給你多少錢?你跟着幹這事?”

經過這一場,楊樹豔丈夫的一些病好了。真是人有正氣,邪的壞的就不敢侵入身體。

以上幾則真實的故事展現出法輪大法的美好和超常,也同時從另一方面揭穿了中共對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宣傳都是造謠、誣衊與誹謗。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爲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真正的大法大道。大法是救人的,中共是害人、殺人的。希望人們千萬不要被中共的造假宣傳矇蔽,要自己去觀察去分析,瞭解大法的真相,認清中共爲禍中華的邪惡本質。爲我們可貴的生命負責,遠離中共,退出黨團隊組織,誠心唸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真正保命的護身符。

責任編輯:辛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