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傳奇人生】做個無私爲他的生命

分類圖片傳奇人生169

【傳奇人生】做個無私爲他的生命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4日】(主持人 雪莉)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退休女教師,今年五十八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走過了二十三年的修煉歷程。她從一個體弱多病追逐名利的人,脫胎換骨成爲一個爲他的生命。是法輪大法讓她了悟了人生的真諦,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她的故事。

三十多年前,我和丈夫結婚後,生了一個女兒。由於婆婆就一個兒子,在孩子生下四、五天時,非要我把女兒抱走送人,重給她生個孫子。當時中共實施計劃生育,只能生一個孩子。我婆婆就躺在地上打滾,又哭又鬧,故意拿死來威脅我,還連續從老家來鬧了兩次。丈夫是老實人,一句話不說。孩子六天就生病,沒有給我做飯的,沒有給孩子換洗尿布的。當時住平房,十一月的天氣,我自己做飯,自己在戶外洗尿布。

結婚前在孃家我有四個哥哥,一個弟弟,父母視我爲掌上明珠,是捧着長大的。生了女孩,我成了罪人,感覺自己從天上掉到了地上,掉在冰窖裏。我整天以淚洗面,還不能叫我父母知道他們的寶貝女兒受到的凌辱。當時那種怨恨屈辱令我窒息,我就寫了離婚書。

我不懂怎麼帶孩子,出了滿月後,我的身體垮了,孩子身體也極度虛弱,我和孩子輪流住院。我在學校當班主任,教畢業班,過度的勞累、痛苦、壓抑,使我的身體每況愈下,各種病都來了。所有的美夢都破滅了,感到日子維持不下去了。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在住院期間喜得法輪大法,神奇的是第二天就無病一身輕了。我和公婆幾十年的堅冰在大法的法理中溶化了,那一刻我感到黑暗過去了,佛光驅散了我心中的陰霾。從此我的心中沒有了冬天的寒冷,只有春天般盎然的生機與溫暖。

我嘗試着放下自我,放下恩怨,一次次的回農村老家,給公婆送錢送物品送溫暖,我對他們比對我父母、對孩子還好。

二零一七年二月,七十八歲的公公突然發燒,小便困難。經醫生檢查,有心臟病、尿毒症、尿結石等,需要動手術。在病房裏,我讓公公戴上耳機聽大法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第二天他就退燒了。三天后,全身複查的結果是:心臟正常,尿毒症消失,只剩下尿管裏的小結石。大夫說只做個微創小手術,不需要動大手術了。

公公住院期間,我天天給他變着花樣買好吃的,天天陪他聽師父講法、和他交流,打消他的一切思想顧慮。微創手術後他身上帶着尿袋,醫生說尿袋要終生帶着。

出院後公公住到我家,他好吃肉,我幾乎天天給他燉排骨,包餛飩、包水餃;他不吃掛麪,我就做手擀麪;他不吃煮雞蛋,我就把雞蛋打碎,做成蛋花湯。點點滴滴讓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那種處處爲他人着想的境界。

於是,公公開始閱讀大法書籍《轉法輪》,看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看法輪功真相視頻,這使公公明白了很多,他說:法輪大法真好,不學真是不知道,江澤民真是太壞了。公公很快就不再躺着了,說自己又回到了青年時代,說無病一身輕真好。到醫院複查,大夫驚訝的說:“奇蹟,怎麼恢復的這麼快?”在公公的強烈要求下,大夫給他取下了尿袋。

公公的變化太大了,在我們因爲修大法被公安迫害時,他曾給公安寫信罵我們、罵大法。公公對大法牴觸、謾罵了十幾年,是法輪大法的偉大和神奇使他認可了大法並走進了大法修煉。在回農村老家的前一天,公公還寫了鄭重聲明,向大法師父懺悔。

再說說我的工作。在大陸從事小學語文教學的教師都知道,教小學生寫作文是最難的課題,多數教師不知道怎麼教,使一批批學生寫的文章內容空洞,處處充斥着假惡鬥、假大空的黨文化。多數學生一寫作文就愁眉不展。

修煉大法後,師父給我開智開慧,禁錮的思維一下打開了,文思如泉涌。大法師父教我放下對名的執着,即放下對學生分數的執着,放下我所任班級在同年級的名次的執着,而是完全站在學生的基點上,爲學生的終生負責,

於是,我經常領着學生去田野、公園、小河邊,觀察花、樹,以及周圍景觀,使他們真切感受到山河的壯美,自然的奧妙,造物主的偉大。讓學生們用清泉般的心靈去感悟四季的變化,萬物的更新。在教室裏我領他們做饅頭、包水餃、炒菜、洗衣、打掃衛生;帶他們去盲校、去敬老院、去幼兒園,在實踐中體會付出的快樂和爲他人的幸福。讓學生明白失與得的關係,使他們明白善的力量最大,他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能改變這個世界。一系列的活動中學生所見所聞所想,是發自內心的,寫作前往往是有種躍躍欲試,不吐不快的感覺。

法輪大法給我智慧,使我擺脫了那種填鴨式、黨八股、完成任務式的教學套路,師生之間是心與心的交流。我們放下攀比,放下爭鬥,放下了妒嫉,結果在全區抽考三十多個班級中我班成績第一。

我所任班級是中央教科所規定的三個實驗班之一,我班實驗成功,我個人被評爲省科研優秀教師,校長找我填表,我讓給了一位年輕的教師。校長說:“只有你當之無愧,每一個老師都會口服心服。”當時我想自己是老教師,名額有限,青年教師升職稱、長工資更需要。

我所任的班級,接班前要麼就是亂的誰也收拾不了,要麼就是關係班。只要我一接班,我馬上歸正學生,這是不修煉的人體會不到的。

由於成績突出,給我送禮的家長絡繹不絕,特別是剛接新班。我堅決拒絕走後門、拉關係等社會不良習氣。

有一次,一名家長看到孩子短時間內的顯著變化,一天傍晚見到我感動的不知說什麼好,就偷偷把一個紅包夾在我的教科書裏。第二天我發現了,放學後,我帶着孩子來到她家,我告訴她這卡不能收,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教好孩子是一個教師的責任,這是工作,我已經有工資,不能收這份額外的錢,不能違背大法的原則。我告訴了她法輪功真相,告訴她法輪功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拯救了千萬個瀕臨破裂的家庭。告訴她三退,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少先隊組織。她高興的退出了共青團和少先隊。她說你這樣的老師太少了。我說不修大法我也做不到。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剛從勞教所出來,一個公安人員帶着他妻子在我好朋友的帶領下,開車來給我送禮。他們說我要教他孩子所在的班級。我給他們講我的信仰,講法輪功真相,婉言拒絕他們的禮物。他又請我全家吃飯,我再次拒絕了。

有個二年級的孩子,父母離婚,他跟着沒有工作的爸爸,靠爺爺的退休金維持生活,他爸對孩子經常暴力管教,缺少父愛,又沒有母愛,孩子的心靈被扭曲。他在學校打罵同學,打罵老師,說的髒話不堪入耳,攪得大家無法上課。他爸揚言要殺老師。學校沒法,就給他單獨一間小屋,每天有兩個老師陪着他學習,五個部門輪流,他攆老師滿院子跑,偌大的學校讓他攪得雞犬不寧,學校工作被攪得亂套。

校長沒辦法了就找我,讓我帶他。當時我還有幾個月就要退休了,幾個月能改變一個人嗎?我知道只有法輪大法能改變他。

我接過他後,用慈悲、祥和去對待他。大法師父教我們用慈悲和正念去對待衆生,要看人好的一面。全校師生見他都躲得遠遠的,我就陪着他,給他補課,讓他重返教室,坐在他旁邊,陪他聽課,做作業。下課我就陪他打羽毛球,踢毽子,中午到食堂去給他買他愛吃的飯菜。他有時也罵我,甚至動手動腳,但我就是包容他。

放學時我牽着他的手,親自送給他爸爸,只講他好的一面,哪怕是點點滴滴。孩子得到了肯定,就更加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好的言行。同時我和他爸爸溝通,表示很體諒他的難處。我婉轉的告訴他要和學校及老師形成合力,達成共識,往正方向上引導孩子。我還和他爸講傳統文化,講法輪功真相,給他“三退”了。漸漸的孩子變化越來越大,不再見誰罵誰,不再踢每一個辦公室的門了。

大法洪大,使衆生漸漸甦醒,使人心漸漸迴歸。

 

改編自【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退休女教師:做個無私爲他的生命

責任編輯:香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