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習近平將關上中共國對外的最後一線希望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5日】(主持人:石濤)

國內正在放《花木蘭》,應該是上個星期五,據說差評如潮,蠻奇怪的。

我以爲可以看成一種中共是在宣傳系統中,藉助了《花木蘭》來向美國服軟。因爲《花木蘭》本身在美國引起的爭議是在先的,特別是海外的華人把它定格爲是好萊塢向中共屈膝投降,因爲錢財而出賣一切的一種標誌。

一個電影,好萊塢拍的,用的是鞏俐等人,包括李連杰據說也在裏頭。而講述的故事是替父從軍,抗擊反侵。它是爲中共國量身打造的,所以在今天的背景之下,按照共產黨的話,迪斯尼是賣國賊。它出面,有人掏錢,請了中國人——當然他們都不是中國人,都是外籍中國人,去拍中國的故事,而抗擊美國,中共把美國作爲外侵的敵人。你看起來,故事是這麼樣的。

而它播放的時間,911,中共配合,在它大外宣的系統當中,曾經有人就這麼說,911的事情,今天的川普還沒有教訓。這話是恐怖主義的威脅。

瀋陽工業大學的教授趙盛燁,35歲,他說,如果川普敢在臺灣問題上跟中共國發生正面衝突的話,起碼中國有三個辦法可以把整個人類綁票,毀掉地球,毀掉全人類。在微博上寫的,12號夜裏23點。

他說有幾個辦法,一個辦法,有機會炸掉太平洋當中的美國的核潛艇。他說,中國不用把核導彈扔到美國本土去,炸掉太平洋內的美國的核潛艇,可以使得在太平洋產生2000米高的海嘯,青藏高原以下的太平洋四周的國家全都淹掉。

基本胡說八道。這是難以想象的一種可能性。

第二個辦法,用上千枚核彈炸掉喜馬拉雅山,使得地球失去了它現在的平衡點。喜馬拉雅山海拔8000米,他說用上千枚核彈頭,給它炸平了,在地球本身上,這麼大的高山,瞬間消失的時候,地球是在空中是這麼平衡的嘛,那它的重量出現擺動了,就是它凸起的地方不一樣了,它不就動了嗎?這一動了,這個地球就和現在的公轉軌道不一樣了,所以就飄到了宇宙的黑洞去。

我以爲基本就是胡說了。

第三個辦法,在四川盆地往下打井,打下1萬米,然後給它存進去上千個核彈頭,炸了它。一炸就會使得整個地核出現塌陷,整箇中國就會塌陷下去。當中國塌陷下去的話,全世界也就全完了。

這個東西基本就是瘋子,一般的瘋子都不會這麼說的。他是瀋陽工學院的教授,瀋陽工業大學的特聘教授。這種理論就是毀滅人類的。他自己也承認,他的想法很邪惡。但是在今天共產黨的愛國主義的背景之下,會有這些人表達出來,會有這些人發表意見。爲什麼?就是他生命的屬性。

在今天大疫情的環境中,人們要選擇善惡的。

昨天9月13號,全球疫情歷史性的確診高峯,印度超過了10萬;以色列連續超過3000人,以色列宣佈整個國家關閉,上班的人可以去上班,所有在家居住的人,不許你離開距離你的家500米的範圍。

我早跟大家講過,這個大疫情的走動,它是按照時間和不同的地域這麼走的,非常有規律。走完這一遍之後,真正大疫情的爆發很可能會在同一個時間段上,全世界所有的地方爆發。那個時候才真正叫大規模死人,現在不是。

你可以接受,你可以不接受。我可以舉個例子,今天是9月14號,你可以統計一下在全世界,從今年的1月20號,習近平宣佈這件事情開始,交通事故全世界死多少人?心臟病死多少人?腦溢血死多少人?艾滋病死多少人?你不信你列出來你看看。這個大疫情,只會比它們少,不會比它們多。所以它真正的提示,這個數是可以查的。在這種提示的過程中,在告誡着人改變自己的思想,改變自己的看法。

在今天的中國大陸,還在放着另外一個新的影片,諾蘭的《信條》,國內叫《信條》,在臺灣大概叫《天能》,中文的翻譯不同。

這個電影拍的跟他當初拍的《盜夢空間》類似,跟《雲圖》也類似,但是他拍攝的整個手法,他的理解,遠遠不如《盜夢空間》,遠遠不如當時的他。當然不如他,有一個時代的背景。在當時的背景之下,不象現在人們在遭受大疫情,人們在現實的環境中,有些人對生命的感悟,在當時沒有現在那麼清晰。所以在對比之下,你會看到諾蘭,似乎不如當初。

但這個電影,它揭示的中心,時間是個神,是咱們在節目中說的,諾蘭用了上億的投資,拍了一個電影,在講時間類似神,他沒說時間是神。

諾蘭不相信神,在電影中可以看出來,但他相信人間的愛,他同時相信不能濫殺無辜,他相信人性,但他接不下去人性的背後是神性。他有着平行空間的思維,諾蘭有着相當的把握程度。

這個電影揭示了一件事情,時間掌控了一切。然後他把時間,就象時間這麼流動,你比如說今天是星期一,他從星期一到星期日,這是7天,然後他在星期四的中午12點,一對摺,這就變成了過去也是現在,使得一個人在他的未來,他的未來跟他的過去能夠重合。電影的核心就是這個,改變過去,改變未來。

通過什麼改變呢?他就講述了人間的狂人,而人間的狂人,類似今天的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以誰爲核心?以這個科技狂人爲核心,人類命運共同體,今天習近平的做法,以習近平爲核心。全世界70億人要以他爲中心。

他沒有能力理解時間是個神,但是他卻能理解在原子的層面,可以改變人的時間。

其實就象修行中我們知道的,自己的師尊也教誨過,真正的修行就是使得自己的身體,從細胞跟分子層面,在師父的加護下,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把身體改變成原子甚至更高的、更細膩的、更具有高能量的粒子成分,在人的環境中,可以做到。

諾蘭這個電影,他能理解到這兒,所以這是物質的組成。在時間的組成,他崇拜9是最大的數,所以當9個不同的製造原子彈的類似的元素合爲一體的時候,這就叫天能。他可以製造一個空間,讓時間倒轉,讓一切物質倒走。啓發的故事,一顆子彈,開槍打過的子彈,反向轉動,讓它曾經的過去,在回到今天。就是我剛纔說的,他給折上了。而那個子彈殺人,今天的人是無以應對的,反着走。這麼講吧,用你10歲的身體,去打擊你今天70歲的身體,用你自己打你自己。

諾蘭有這個能力,他可以控制這個環境。他可以控制住在電影中表現出這樣的隱喻。所以車是倒着開的,鳥是倒着飛的,其實他就折上了。但是它裏邊主體的人,卻跟這邊一樣,是正着走的。

我個人覺得蠻應景的,他的最大的敗筆,就是他理解不了人性的背後是神性。但這個電影,確實揭示了今天以技術爲先導,它影射今天的習近平

影片裏那個人,當他的天能,把他9個原子的東西合在一起的時候,他把這個東西跟自己的命拴在一起,拴在一起之後,出現狀況,只要他一死了,這個東西就產生作用,9個原子的裝置,放在一起,把整個地球毀了。整個人類在時間的倒轉下,全都被消失了。

我相信,咱們說時間是個神的時候,諾蘭這電影還沒出來呢,這個電影的劇本都沒有。這是沒有什麼吹牛不吹牛的,這是他拍出的電影,它的核心就是這個。

它爲什麼不如《盜夢空間》呢?《盜夢空間》講了一個人,在夢境中再進入夢境,它可以觸及到人的第五層。其實它就講述了人的元神的走向。人的元神擺脫這一面身體,他當時可以摸到另一部分,所以最後就成爲了是也不是,不是也是。當他來到夢境的最頂頭的空間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陀螺,生命就是個陀螺。一個陀螺在旋轉的時候,其實他在他現實的生活一面已經存在了。

如果換個角度來講,我們今天發生的一切,都是定數,只有創世主能改變,因爲人中生命的一切,與人知道的一切,都是創世主造的,只有創造者的才能改變他,也只有創造者才能救贖他,中間人們經歷的一切,都是一種知識,或者叫做一種文化,是人生存的文化,不是生命境界的昇華。所以那個電影都是這麼應景拍的。

《花木蘭》表現出人的慾望之後的墮落;諾蘭表現出在今天的環境中,人們不相信神,人們通過技術和生命本來的善念,在探討着生命的未來。

這都是9月11號發生的故事。我個人覺得蠻有趣的。如果拋棄電影的話,你會看到在更大的背景之下,整個人類在他自己的領域中,很有名的、很有錢的、很有勢力的,在他自己的領域中都自覺不自覺的探討着生命的含義。

諾蘭他的身份、他的影響力,讓他的作品去探討人類的末日。

《花木蘭》,共產黨用它的一套,去探討着外表的光華,通向地獄之路。美國的社會出現了這種劇烈的動盪,就是大淨化的過程。

川普站在他的角度大規模打擊中共,把中共視爲人類的公敵,這都是在人的環境中反映出來的。而這一份的環境,藉助咱們說的《濤哥侃封神》,當人間出現大動盪的時候,元始天尊他的師父鴻鈞道人來到了三界裏面,跟他的三個徒弟:老子、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你們之間相互出現了瓜葛,是你們自己內心的生命不純淨。

今天人們崇拜的老子,在3000多年前,被他的師父教誨,甚至他都沒有約束力。鴻鈞道人給了元始天尊、老子跟通天教主一人一個丹,把丹吞了。如果你們心中還對你的師弟有着類似的嫉恨之唸的話,這顆丹就在你們的身體裏炸掉。

當年的老子、當年的元始天尊都沒有能力消除自己內心中的惡念。什麼意思?這世界的一切,是創世主造的,也只有創世主能夠改變。人們知道的神,就是個過程,跟你我的存在是一樣的。而人們用技術去攀登、用技術去爭取,是個笑話。

就象我們說的諾蘭的電影一樣,我個人是諾蘭相當的崇拜者,但看完這個電影后,不過如此。但是當年看那些電影的時候,那是多少年前了,所以當時的我也不是今天的我。當時的我在看諾蘭的時候,就覺得這個人太厲害了。《星際穿越》他拍得相當到位,但《星際穿越》裏面同樣沒有神。在《星際穿越》裏面當他透過技術去穿越黑洞的時候,他在凸顯着人的能力,否定神。

其實宇宙中的黑洞有着神的概念,所以可以吞食掉人們同時在的看到的所謂的物質。當時咱也看不出來,所以定數就是定數,時辰不到,一切無奈,時辰到了,所有人同樣無奈。面對時辰到了,面對劫數,人什麼都做不了。

這就在這兩天,911到今天9月14號,所發生的故事。

現在,我們跟大家分享節目的時候,習近平跟歐盟的領導人正在進行視頻對話,幾乎所有的人不看好他,認爲,習近平今天將關上中共國對外面的最後一線希望

《中俄關係惡化》

這篇文章是在他們會談之前有人寫出來的,峯會成就恐怕只剩下了威士忌跟豆瓣醬,什麼成績都沒了。

臺灣時間晚上8點,進行電視視頻對話。也就是我在錄製節目的時候,他們正在對話。在我眼睛裏,幾乎不可能。因爲歐盟在半個月前把中共國定爲新帝國,今天的習近平把自己定格爲就是這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核心。

這是翻譯路透社的文章,在路透社的眼睛裏,將不會有任何成果。在跟歐盟的對話中,德國是最關鍵的,而德國,所有人公認,是最親中共的。它的利益太大,整個尖端的工業化的機器,包括消費品,整體的概唸對今天的中國而言,那是至關重要的。同時,中國人的數量太大,它現在的錢很多,所以對於德國的經濟有着絕對性的影響。

但是歐盟就是歐盟,它是一個正常人的社會,當習近平以強姦的方式、以法律強姦的概念收回香港的時候,對整個歐盟是最丟人的事情。因爲它發生在跟歐洲相關的國家,發生在英國身上。這是它的底線。

男女婚嫁是正常的,但你不能強姦,不能強搶,而且公開強姦,大馬路上,把任何的承諾都作爲他隨意的瞎解釋。習近平收回了香港,失去了整個歐盟,外加英國,這是今天的場面,他大概的評價也就這麼評價的。

大概要等到會談結束纔看到真實的故事。而王毅去德國,德國外長對王毅的態度,告訴了整個全世界,今天德國人的想法。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