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曾經爲許章潤被抓發聲呼喊的企業家耿瀟男被刑拘。(耿瀟男微信圖片)
曾經爲許章潤被抓發聲呼喊的企業家耿瀟男被刑拘。(耿瀟男微信圖片)

陳維健:僅僅爲英雄獻花和牽馬 卻與英雄同罪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4日】耿瀟男,沙龍主持人,出版人,與她丈夫以非法經營罪被刑事拘留。海淀區公安局稱,經“文化執法部門工作查明”,北京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經營活動中,存在“印刷、銷售非法出版物的行爲”,在其庫房中發現“大量非法出版物,涉嫌犯罪”。目前案件正在偵辦中。而真實的原因誰都知道,她是因幫助許章潤爲他仗義執言被抓的。

耿瀟男不是體制內的人,她與丈夫作一點出版生意,她則主持沙龍。但此女生性有鑑湖俠女之氣,好與一班異見人士爲伍,時時出錢出力幫助那些失去生活來源的異見,一當他們落入政府之手,便仗義執言,傳遞消息,接受採訪,發出呼籲,千方百計從中營救。她營救過的異見,從許章潤數起直到在獄中被死亡的劉曉波可以拉出長長的一串名單來。

北明女士在“詳說許章潤”節目中採訪耿瀟男,她說大家在稱呼他時,都不約而同地使用了“先生”這個詞,“先生”、“許先生”、“大先生”……我非常驚喜的注意到,大江南北的當代中國人,居然都自發地對許教授使用這樣一個久違的、充滿着溫情與敬意的稱謂!“先生歸來”這種說法在各種傳媒中已經出現多年了,但在現實生活中、在這次先生蒙難的公共事件中,我還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民意和民心。先生這是耿瀟男心目中對英雄的稱呼。

耿瀟男非異見人士,只是對異見英雄抱讚美相惜之心,用時下的話來說是粉絲。但是如今的中共,連異見的粉絲也不放過。耿瀟男非體制內的人,不吃共產黨的飯,自己經營一畝三分地。不象體制內的人可以開除公職相威脅,但共產黨另有手法,既然你有生意,就告你非法經營罪,是否非法由我說了算。這種手法不算新,但對粉絲開刀卻是新惡政,粉絲與英雄同罪,顯見中共已是圖窮匕首見。

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表示,耿瀟男是她的好友,她讚揚她善良俠義,多年來幫助政治異見老人如鮑彤、杜光、姚監復和楊繼繩。趙紫陽祕書鮑彤也在推特表示,“我感謝耿瀟男女士多年來給我的幫助,我極其關切她當前的處境。許章潤在得知耿瀟男夫婦被抓後,當即拍案;”瀟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負女子,坐牢殺頭,請自章潤始“。中國的英雄歷來孤獨寒心,在民衆被中共洗腦的今天尤其如此。耿瀟男帶給他們的溫暖,如暗夜裏的一盞明燈。冬日的一盆炭火。她幫衆人,現在是衆人助她的時候。”

耿瀟男是一個美麗的女人,在稍有姿色便稱美女的今天,她的美是另一種美,她有中國傳統女人的柔腸,有着江湖俠女的風骨,有民國女士的典雅,更有俄羅斯十二月黨人妻子的高貴。她的美在世風日下,道德沉淪,蠅營狗苟的今天幾近絕唱。說她是粉,不!她是與英雄一樣的英雄。她說;生爲小人物,也有小人物應盡的職責和擔當;我做不了英雄,但可以爲英雄獻花和歡呼,爲英雄牽馬,爲英雄擋槍子兒,爲英雄收屍。耿瀟男當今中國的巾幗英雄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