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中國商飛C919,維基百科
中國商飛C919。(維基百科)

不僅是芯片 中共航空技術命門也捏在美國手中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5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9月15日大限已至,美國川普政府切斷了華爲從商業渠道獲得芯片的能力。然而,中共在技術上的軟肋不僅僅是芯片,中國“國產大飛機C919更是離不開美國的尖端技術,顯示中共有更多的技術“命門”也捏在美國手中。

中國“國產大飛機C919可能延遲交付

《美國之音》9月15日引述中共官方媒體報道稱,8月31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在上任一個月後就到中國商用飛機公司(中國商飛)總裝製造中心浦東基地調研。

他強調,要“牢記習近平總書記囑託”,把中國的“大飛機”事業“搞上去”。

事實上,繼支線飛機 “翔鳳”(ARJ21)在2016年投入運營後,中國商飛以空中客車A320neo和波音737MAX作爲競爭對象的“大飛機C919, 自從2017年5月試飛後,交付日期從原定的2015年年底一拖再拖。

截至目前,中國商飛共生產了6架C919試飛飛機。中國東方航空已確定成爲C919的首家用戶,官方宣佈的交付日期定在2021年。

設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航空業分析機構Endau Analytics創辦人舒庫爾·尤索夫(Shukor Yusof)說,中國商飛C919在2021年交付的目標極具挑戰性。因爲,中國的飛機製造業非常依賴歐洲和美國的供應鏈,飛機交付的延遲是不可避免的。

專家:能讓中國大飛機飛起來的東西都來自西方 主要是美國

中國商飛稱,其研製的支線客機ARJ21與中型客機C919都是自行研製、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

中共官方媒體宣稱,C919實現了近60%的國產化 ,並將力爭最終實現100%的國產化

然而,C919飛機的動力系統、航電飛控系統、燃油系統、電源系統、起落架等關鍵領域,都直接採用國外成熟的產品和技術、或是由中外合資企業製造;中國國內航空工業部門參與設計製造的主要是機身、機翼、尾翼、內飾等部分。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商務和經濟高級顧問兼理事會主席甘思德(Scott Kennedy)表示,C919的“中國身份”只是個名號,所有能讓這款飛機飛起來的東西都是西方的,並且主要是美國的供應鏈。

甘思德說,C919和已經在運行的支線飛機ARJ21一樣,都是基於外國產品原型而設計,“ARJ21的框架基本上就是麥道MD-80飛機,所有讓ARJ21飛起來的東西都是進口的。”

蒂爾集團副總裁、航空分析師理查德·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說,沒有美國技術,中國的大飛機工程將整個“脫軌”。

阿布拉菲亞表示,“沒有西方的發動機和航空電子系統,中國根本無法做成。真正的挑戰不是造飛機,真正的挑戰是發動機航空電子設備,這是飛機的肌肉和大腦。建造一個機尾畫着國旗的鋁管並沒有什麼意義。”

中國航空業技術命門捏在美國手裏

基於美國的禁令,臺積電將從9月15日之後停止爲華爲生產高端的麒麟芯片

《美國之音》引述專家觀點報道認爲,比起華爲和中興公司在芯片領域受制於美國的局面,中國航空製造業面臨的挑戰有過之而無不及。

甘思德說,“人們在談論中國公司面臨的挑戰時,會說到華爲等公司因爲依賴重要的半導體而面臨的挑戰。而在航空領域,中國在飛機部件和組裝上(對西方)的依賴(比華爲對西方的依賴)更強。”

C919使用的LEAP-1C發動機由美國通用電氣和法國賽峯公司合資的CFM國際公司研發生產。 CFM在2015年7月向中國商飛交付了第一臺LEAP-1C發動機

這就是說,美國掌控着C919動力生命線

《華爾街日報》今年2月的一篇報道指,川普政府曾考慮停止向CFM國際公司發放向中國出口LEAP-1C發動機的許可證,也考慮限制通用電氣爲C919提供航空電子系統的出口。

中國航空工業發展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陸峯當時發文表示,“此時停止供應發動機,無異於釜底抽薪”。

儘管美國政府並未實施這一禁令,但對於中國航空業,美國一樣可以出於安全和戰略目的,禁止美國企業向中國提供航天發動機關鍵技術,這是懸在C919項目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航空業分析機構Endau Analytics的尤索夫說,“無論是ARJ21還是C919,大部分用於製造飛機的部件都是西方國家製造的。在機身、零部件方面,比如輪胎、起落架、發動機,基本上都是從西方進口、在中國組裝的。它是空客320的複製品。”

除了發動機由CFM提供以外,C919的航電、飛控系統也極爲依賴美國供應商(在中國政府的規定下,C919的許多外國供應商不得不在中國建廠或者通過合資企業組裝設備)。C919的一級供應商中,至少包括以下幾家美國企業(其中CFM爲美法合資):

1、CFM國際公司(美國通用電氣與法國賽峯合作)提供LEAP-1C發動機

2、設在俄亥俄州的通用電氣航空集團(GE Aviation)民用航電系統提供核心航電系統、顯示系統、機載維護系統和航電系統綜合服務;

3、總部設在俄亥俄州的運動和控制技術製造商派克漢尼汾公司(Parker Hannifin)旗下的派克宇航是C919飛機液壓系統、主飛控作動系統、 燃油系統和油箱惰化系統的供應商;

4、總部設在北卡羅萊納州的霍尼韋爾(Honeywell)爲C919提供四項關鍵系統,包括飛行控制系統、機輪和剎車系統、輔助動力裝置及導航系統;

5、設在康涅狄克州的漢勝公司(Hamilton Sundstrand)承擔C919項目電源系統產品的研發和製造;

6、總部設在愛奧華州的羅克韋爾柯林斯(Rockwell Collins)與多家中國公司合資,爲 C919 項目研製生產綜合監視系統、通信與導航系統和全動模擬機;

7、紐約州的穆格公司(Moog)參與提供C919高升力系統。

甘思德表示,中共近年來的戰略發展路線、以及美中關係緊張,讓美國製裁中國航空業的可能性驟然升高。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