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江峯漫談0914駐華大使離職
江峯:別了司徒雷登的真相與今天駐華大使面臨的現狀何其相似。(SOH合成圖片)

江峯: “別了 司徒雷登”現實版 美國駐華大使爲何離職?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5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9月14日最新消息,美國駐華大使,73歲的布蘭斯塔德在上週與總統川普通電話後,確定將於10月初卸任。

那麼大使爲什麼要突然離職?他的離職說明瞭什麼?他回國與當年司徒雷登離開所面臨的政治氣候相比有何異同?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分享了他的解讀和分析。

美國駐華大使突然離職,媒體誤讀了原因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9月13日上午最先在推特發帖,暗示布蘭斯塔德即將卸任,他感謝布蘭斯塔德過去三年多的服務,指川普選擇布蘭斯塔德的原因是他有與中國打交道的經驗。但是根據蓬佩奧推文只是可以猜測出布蘭史塔德要走,否則國務卿不會突然來個工作小結。中共外交部發言人也說留意到相關信息,並沒有得到大使卸任的消息。直至13日傍晚,美國駐華大使館發通報證實了消息。事情做實了,大使的確走了。

江峯說,美國駐華大使爲什麼走呢?這樣的突然離任,尤其是布蘭史塔德跟習近平似乎有不錯的交情,也曾被稱作“中國人民的好朋友”,這樣明顯能夠在日趨緊張繃斷的中美關係中起到潤滑作用的大使離去,是不是中美關係繼續交惡的一個標誌呢?

兩天前媒體透露,過去的週末(9月12日~13日),大使已經給川普打過電話,透露了去職之事。川普跟以往一樣,直接就在給愛荷華州參議員的電話中把這個事情透露出來了。當時川普在電話中對共和黨愛荷華州黨部競選義工講話,先誇獎了布蘭斯塔德的兒子艾瑞克,緊接着就說他的父親即將回到故鄉,因爲他要助選。所以關於大使回國之事,就這樣先被媒體披露出來了,但媒體對此顯然有一個誤讀,說布蘭史塔德的卸任原因是要爲川普競選助力。

回愛荷華是大使離職後的去處,不是離職的原因

江峯認爲,說布蘭史塔德的卸任原因是要爲川普競選助力,是誤讀,其實那是大使的去處而不是去因。也就是他離任駐華大使之後,在新的任命到來之前,先去爲川普助選。但是,要說離開駐華大使如此重要的崗位去助選,是說不過去的。

關鍵是布蘭史塔德曾經擔任州長的愛荷華州,是一個農業帶紅州,去年初選第一站就是愛荷華州,那個時候,川普的勢頭就非常強勁,而且目前也沒有什麼大動靜顯示會在愛荷華州翻盤,這個州基本是贏定的。擔任過前任州長的大使回來,能在短短几個星期帶回來多少人氣呢?顯然是不必要的。

至於說加入川普競選團隊在全國範圍內助選,作爲2016年的好夥伴,布蘭史塔德是不是在競選策略、鼓動力方面,以及在國內政治圈摸爬滾打有勢力範圍?其實那都不是他的長處。作爲農民的兒子,他唯一的長處就是忠誠。所以說,既然川普在愛荷華州贏定了,布蘭史塔德在其他方面發揮政治影響力有限,所以川普說大使回國來助選,是他的一個去處、一個安排,而不是大使離開的原因。換句話說,就是布蘭史塔德去意已定,給川普電話,川普就說,好兄弟,先回來幫忙吧,是這麼一個表態。

大使不辱使命,離職不是辭職

那麼布蘭史塔德爲什麼要離任呢?我們注意到在諸多媒體報導中,多采用的字眼是step down,卸任離任,並沒有采用辭職resignation這個詞兒。也就是說,對於布蘭史塔德本人來說,沒有強烈的主觀願望離開,他還是願意在這個位置上做下去的。

美國大使任命有兩種:一個是政治任命,一個是職業任命。職業任命就是從美國國務院外交系統成長起來的;政治任命主要是爲新總統上任立下汗馬功勞的。比如川普2017年一履新,就拿下很多奧巴馬時期的駐外大使,他們中間很多都是在奧巴馬競選總統時捐錢的金主。這樣的慣例做法在美國是可以接受的,原因一個是這些有錢人或是一些社會名流、顯赫人士出任大使,能夠爲兩國關係增加份量,這些人在社會上也擁有特殊的資源,也能夠解決棘手問題。比如肯尼迪女兒擔任過駐日本大使;很有名望的好萊塢童星秀蘭鄧波兒也擔任過大使。第二個原因是美國的制度對不論是職業出身,還是政治出身的大使都有制約。美國總統任命之後,都要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通過;擔任政治大使的還有義務公開過去他到底給總統捐過多少錢,也就是買官,要讓美國老百姓清楚臺下交易。這就是最好的制約。

布蘭史塔德雖然不捐錢,但是他是川普2016年競選的功臣,而且他招待過習近平。從習近平還是河北正定縣縣委書記的時候,就以玉米考察團的名義,到愛荷華州考察過美國農業,一直到習近平擔任副主席,成爲儲君的時候,布蘭史塔德都接待過他。川普任命布蘭史塔德的最重要使命就是,先把美國牛肉賣給中國,然後就是促成中美貿易協議。這些跟習近平的私交似乎就會很管用。美國牛肉是已經暫停了十三年之後從他手裏賣給習近平的;貿易談判第一階段協議也簽署了。不辱使命,還有深厚的高層關係,布蘭史塔德本來是沒有主動離開的願望的。從各媒體避免使用resign辭職這樣的字眼,就可以反映出來。問題來了,那麼究竟是誰讓他走的呢?

當年司徒雷登離去是中共對中國發展作出巨大誤判的結果

江峯迴顧介紹了一位故人,司徒雷登。當年毛澤東一篇《別了,司徒雷登》的文章讓人們熟悉了他,但是對於在那段歷史中,這位著名傳教士、真正幫助中國創立了大學(北京大學)的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是怎樣離開中國的,人們還是有些不太清楚的。有一種說法是,司徒雷登是因爲美國堅決反共的麥卡錫主義盛行,導致了司徒雷登的離去。這是混淆歷史的。

司徒雷登離去的時間是1949年8月,而爆出麥卡錫稱手裏擁有一份國務院百名共產黨員名單的爆炸新聞是1950年2月。那種司徒雷登離去是麥卡錫主義盛行導致的說法,是試圖達到一個目的,就是造成一個假象:美國主動展示了對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水火不容,是美國主動選擇關上了與中共談判並建交的大門。

事實上,當時南京淪陷後,中共任命司徒雷登的學生黃華擔任外事處處長,多次與司徒雷登會面,希望美國與中共能夠建立外交關係,並且在6月28日這天還邀請司徒雷登前往北京會晤毛澤東、周恩來。司徒雷登當時就給國務卿艾奇遜發電:特大利好。一個是儘快辦理給中共一筆美金援助,再一個就是趕緊決定大使能不能北上會見中共領袖。這是6月28日。可是天突然就變了,6月30日,毛澤東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裏面說:中國人不是倒向帝國主義一邊,就是倒向社會主義一邊,絕無例外。騎牆是不行的,第三條道路是沒有的,就是一邊倒,中共對中國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誤判。

毛澤東的「一邊倒」政策主動孤立了中國大陸

江峯分析指出,其實毛澤東不像他的那些遊學法國、留學蘇聯的戰友那麼瞭解世界,就是蘇聯老大哥,二戰之前一直就跟美國有外交關係,即便是冷戰也沒有斷過;東歐社會主義陣營那些二哥、三哥的,像波蘭、匈牙利,也跟美國有外交關係。後來基辛格的祕密外交,不就是通過美國駐波蘭大使傳遞消息麼。

毛澤東的「一邊倒」,讓中國失去了美國的援助,共產黨主動孤立了中國大陸。其實當時的美國政府已經對國民政府失去信心,整體是希望跟中共建立外交關係的。結果「一邊倒」政策出臺,美國難受了,司徒雷登大使回國了,美國也還沒有轉身離去,畢竟是兩個世界大國,打斷骨頭連着筋,在美國的華人晏陽初還在努力說服美國政府,繼續維繫民間層面和機構的交往,民間教育、農業現代化建設、工業投資,也不是一下子全都脫鉤的。

但是1950年,中共開始在全國收繳美帝國主義的財產,去上海灘的美國保險公司、銀行、商號貼大封條,寫上英語,沒收;不會寫怎麼辦,畫叉叉!中間畫一個紅叉叉,美國人一看,紅叉叉那是要槍斃,不但要搶錢,還要殺人哪。民間來往生生被斷掉了。很快,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兩國進入敵對狀態,美國國內麥卡錫主義興起,兩國間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其實毛澤東在莫斯科的時候,就已經後悔了。若非英國左翼政黨承認中共政府,毛澤東不知道還要被斯大林軟禁在鄉村別墅裏多久呢!

別了司徒雷登的真相與今天大使面臨的現狀何其相似

江峯說,中共在歷史上就是一直堅持自己黃俄黨的本色,誤判國際形勢,刻意把一直善待自己,對自己抱有幻想的美國當作敵人。一直到後來,毛澤東發現,蘇修亡我之心才真真的不死呀,差點拿原子彈滅國,這纔跟自己宣傳的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國主義來往。

這段往事,纔是別了司徒雷登的真相。中共錯失美國怠慢國民政府的時機,不懂國際關係,不知道蘇俄大哥以及二哥、三哥們都嘴上打倒帝國主義、私下跟帝國主義都有外交關係,主動關上與美國乃至世界的大門。這一點我們看跟布蘭斯塔德今天的處境何其相似,他是川普政府裏典型的鴿派,保有對中共極大的容忍度和利益務實態度。所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當時形容布蘭斯塔德爲「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在面臨「香港國安法」被抵制、臺海危機、疫情、洪災等多重打擊下,大使的功勞、中美貿易協議已經變得不值一提,除非徹底扭轉中美關係,而這種扭轉,如今只能是徹底讓中共退出歷史舞臺,才能夠讓平等的兩國關係繼續下去。關於中美兩國留學生簽證問題等諸多事項上,大使與白宮團隊和國務院發生了巨大的分歧,就像傳教士出身、悲憫的司徒雷登一樣,一直對那個不甚瞭解的黃色蘇維埃政權,對那個從井岡山和黃土高原出來的紅軍心存善念,結果被一次次怠慢甚至侮辱。我們相信,那篇被人民日報拒絕並被中共外交部臭罵的文章,是布蘭史塔德親自寫的,因爲裏面貫穿始終的是想告訴中共,告訴中國人:美國政府的本心,川普總統只想要一個對等公平。但是大使再次被共產黨怠慢了。

中共對文明世界的無知和敢於踐踏的張狂70年不變

江峯還指出,當然,“刺痛” 布蘭史塔德的還有他的業務領導、直屬上級——國務卿蓬佩奧,因爲這篇最後發在大使館社交媒體帳號上的文章,被蓬佩奧以美國國務院的名義添加了一個醒目的題目:中華人民共和國虛僞的宣傳系統。這一下,布蘭史塔德的溫和講理,變成了一篇戰鬥檄文。

大使顯然無法彌補他跟習近平或中共上層的微妙友好了,在這泥沙俱下的大時代,美國大使不也面對着選擇麼?所以,布蘭史塔德的step down離任,顯然是從對中共、對習近平的幻想中跌落下來了。中美之間的全面對抗,蓬佩奧領導的美國國務院純粹鷹派的面孔,已經無法容下依靠牛肉、大豆和玉米就能溫和與共的保守派了。

這種場面,就跟當年司徒雷登面對的一樣:中共對文明世界的無知和敢於踐踏的張狂。七十年過去了,這個政黨沒有太大的變化,你還要跟它講對等麼?就像川普談到美國有習近平不瞭解的尖端神祕核武器,但中共是什麼思維呀?一個瀋陽工學院教授說,把核彈送到美國本土是誤區,只要在中國引爆所有核武器,就可以將世界摧毀。一個不滿習近平的微博,瞬間就可以被消失,而這個教授的反人類恐怖主義言論,卻可以開放綠燈、掀起網路狂潮。這已經說明,不僅是頂層誤判導引錯了方向,就像當年一樣,義憤填膺到處沒收帝國主義財產的“愛國”軍民,直到今天還在到處畫著紅叉叉!

這就是布倫斯塔德面臨的境遇:一個選擇不再退後半步的政府,一個認清了中共邪惡的國務卿和他的領導團隊,正在抗擊著一個大踏步向人類文明反向衝刺的習近平政府;還有那個曾經花幾小時在愛荷華農民家裏清談,並登上美國農民拖拉機的中共領袖,幾年後就謀求可以用病毒與原子彈摧毀美國的共產獨裁者。

希望瞭解江峯節目的更多細節內容,請觀看以下視頻。我們爲您提供本期節目音頻如下:

江峯推薦朋友們關注江峯的新頻道「江峯劇場」,訂閱打開小鈴鐺,每週兩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時政類節目之外,多一點輕鬆,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會員網站還收集了「歷史上的今天」、「江峯漫談」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視頻系列,歡迎前往觀看。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