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神看人心(示意圖片:出自〔明〕《真武靈應圖冊》)
神看人心(示意圖片:出自〔明〕《真武靈應圖冊》)

“神看人心”,都看到了什麼樣的人心?爲何中外君子皆慎獨?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7日】(作者:張鑫)在中國古代,人們都相信“舉頭三尺有神靈”,也深知善惡有報的天理。然而現代人被百年謊言進化論假說迷惑,更被不可證明的無神論洗腦,對自己的祖宗和歷史、文化嗤之以鼻,爲自己可以放縱各種慾望,不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負責找到了欺騙自己的理由。其實現實生活中,瀕死經驗幾乎已經是人們的一種知識了,很多人也可能恍惚之間看到了什麼,但是也有人一概以“幻覺”自我欺騙,不願去深究一下。以前老人們說,到什麼都看見的時候就晚了。說的什麼意思啊,有天堂,有地獄……其實還有更加複雜的各種生命存在形態和生存空間,複雜的不得了。但是呢,生命應該去到哪個空間生存,包括再來到我們現在生活的肉眼可見的地球表面這個空間,那是由神看各種生命的不同境界決定的。人在其他人的面前如何表現都無所謂;在神面前,一個人內心是什麼樣的,做一件事動的是什麼念頭,卻一覽無餘。

有人認爲古人傻,什麼都不懂,其實那是淳樸,沒有那麼多花花腸子。正因爲這樣,他們碰到的事,假若不明白,那就實實在在記錄下來好了,所以更能給今人帶來啓示。下面我們先看看一位讀書人無意中得知的神界祕密。

業鏡”和“心鏡

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卷七中,講述了這樣一個關於“業鏡”和“心鏡”的故事:

有位讀書人,夜裏經過嶽帝廟,只見廟宇的兩扇紅漆大門緊閉,但卻見到一個人從廟中走出來。他知道遇見神靈了,趕快上前躬身下拜,口稱“上聖”。那神靈伸出手扶起他說:“我不是高貴的神靈,只是‘右鏡臺’的司鏡吏,因送文簿,偶然來到這裏。”

讀書人問道:“你司的是什麼鏡,莫非是人們常說的‘業鏡’嗎?”

司鏡吏說:“近似業鏡,但卻是另一種鏡,叫‘心鏡’。‘業鏡’所照的,只是人的一生中所做的善事惡事而已;至於人內心的細微感觸、感情真僞的微妙變化,是瞬息萬端、起滅無時的。其中包藏着許多幽深詭祕,不可推測的意圖,那是很難窺見的。所以有些人,若單從外表上看,往往能給人以麒麟般的慈祥、鳳凰般美麗的印象,而他的內在,卻掩藏着魔鬼般的用心。這些隱匿在內心深處而沒有表現出來的罪惡,一般的業鏡是照不透的。

“自從宋朝之後,社會道德更趨低下,這種僞裝粉飾,隱匿欺騙的巧術更是掩飾得天衣無縫,更趨精熟,有的人竟然一生幹壞事,都被他矇混過去,最終也沒有被揭露。所以上天諸神合議,決定將‘業鏡’移到左臺,專門照那夥真正的小人,而在右臺增設‘心鏡’,專門照那些僞君子,在左右兩臺圓光鏡的相對照映之下,人的內心世界便都淋漓盡至地顯現出來了:有固執邪見的,有偏頗怪異的,有心黑如漆的,有彎曲如鉤的,有心地骯髒如糞土垃圾的,有混濁如污泥的,有內心險惡千掩萬覆的,有心機繁多如脈絡屈盤左穿右貫的,有違逆不順如荊棘的,有尖刻如胸懷刀劍的,有毒如蛇蠍的,有狠如虎狼的,有企圖官服華蓋加身的,有利慾薰心散發着銅臭氣的,甚至有的正在隱隱約約地思量那淫邪祕戲圖上的醜態。但當你回過頭來觀看他們的外表,卻也個個儀表堂皇,道貌岸然。而在許多人之中,那心地圓潤精瑩如明珠,清明透澈如水晶的人,千百人中也難挑出一兩個。

這些情況,我負責站在心鏡旁邊,仔細觀察並記錄下這些人內心的種種現象(示意圖片:14世紀高麗佛畫局部)
這些情況,我負責站在心鏡旁邊,仔細觀察並記錄下這些人內心的種種現象(示意圖片:14世紀高麗佛畫局部)

“這些情況,我負責站在心鏡旁邊,仔細觀察並記錄下這些人內心的種種現象,每三個月來這裏向東嶽神君彙報一次,以此爲依據,定下他們的罪福。大抵對那些有名望地位的人,要求也更嚴格,而對那些機心暗算愈巧妙的人,懲處也更嚴重。《春秋》一書記載了魯國二百四十年的歷史,其中可憎惡的人物不少,上天卻雷轟伯夷的廟,特別體現對展禽的懲罰,就是由於他隱匿了罪惡的緣故。你要記住:人應誠實厚朴。任何陰惡,都掩蓋不住,只會招致更大的懲罰!”

那位讀書人聽了右臺司鏡吏的話後,恭敬地向他下拜,說:“謹記教誨,謝謝!”

暮夜卻金 

在世間,雖然很多人心齷齪、污濁不堪,但也不乏一些古聖先賢,“心地圓瑩如明珠、清激如水晶”,他們慎獨克己,因爲他們都知道“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

東漢時期,一段“關西孔子楊伯起” 暮夜卻金的故事,盛傳至今。

楊震,字伯起,東漢弘農華陰人(今渭南華陰)。他通曉經傳,博覽羣書,因此當時人們稱他爲“關西孔子楊伯起” 。

楊震一生淡泊名利,歷任國荊州刺史、東萊太守、涿郡太守、司徒、太尉等職。在擔任國荊州刺史時,楊震曾經推薦過才華出衆的王密爲昌邑縣令。

幾年後,當楊震調任東萊太守時,路過昌邑縣。縣令王密得知恩師到此,連忙前來迎候,兩人敘舊暢談了一番,別有感慨。

臨別頭一天晚上,夜已較深,王密又來到楊震下榻的驛館拜見。趁室內無人時,王密從懷中,捧出了十斤黃金相贈別,以報楊震的知遇之恩。見此情形,楊震就知道了王密夜訪的來意。

臨別頭一天晚上,夜已較深,王密又來到楊震下榻的驛館拜見(示意圖片:〔明〕餘壬/吳鉞畫作,故宮博物院藏)
臨別頭一天晚上,夜已較深,王密又來到楊震下榻的驛館拜見(示意圖片:〔明〕餘壬/吳鉞畫作,故宮博物院藏)

他雙手推開了裝着金子的包裹,坦誠而肺腑的對王密說:“我因爲瞭解你的才學和人品,所以向朝廷推薦了你,希望你能奉公職守,造福於一方百姓。爲師做的這些,並不是爲了貪圖個人的回報呀,難道你不清楚爲師的爲人嗎?” 

王密聽罷,也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但藉着燭光,他又張望了一下室內四處,確信沒有其他人在旁。於是,他一邊陪笑應聲道:“是呀,是呀…”,一邊湊上前來,輕聲的對楊震說:“恩師,您的大恩大德,我謹記在心。這可真的是在下的一片心意呀,還請恩師笑納啊!況且,天這麼晚了,沒人看見、沒人知道的。”

話音未落,楊震臉色大變,正言厲聲道:“天知、神知、我知、你知,怎能說無人知曉呢? ”說罷,大聲喚來僕人送客。王密見狀,帶着金子滿臉羞愧地離去。此後,“暮夜卻金”被大家傳爲一段佳話,而楊震也又多了一個稱呼“四知先生”。

中外君子皆慎獨

《國語》曰:“慎,德之守也。”慎,是“心真”,唯懷有真心,才更容易達到做人謹慎、行事審慎。

《禮記·中庸》中雲:“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君子慎獨,彰顯的是一種人生境界,襟懷坦白、表裏如一。

一個人思想中如有什麼的念頭,雖然沒有說出來,但那些隱蔽的心思,更能真實體現出一個人的境界;日常行爲的細微末節之處,更能顯露出一些微觀層面的實質。

所以,君子在獨處之時,在別人眼睛看不到、聽不到之處,更要克己自省。“萬事勸人休瞞昧,舉頭三尺有神明”。世間中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在時刻被注視着。

古希臘的自然派哲學家德謨克利特,也有一句經典名言:“要留心,即使當你獨自一人時,也不要說壞話或做壞事,而要學得在你自己面前,比在別人面前更知恥”。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