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图为川普总统7月3日在南达科他州的拉什莫尔山(总统山)参加独立日庆祝活动。(AP Photo/Alex Brandon)
川普总统7月3日在南达科他州的拉什莫尔山(总统山)发表庆祝美国独立日演讲,其中谈到了教育。(AP Photo/Alex Brandon)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6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9月6号,川普发出一个警告,凡是教授「1619项目」的学校,联邦政府将会切断对他们的资金资助。

「1619项目」是一个什么项目? 川普为何要停止对执行该项目学校的政府资助?为什么说如果失去教育领域,将永远失去美国,失去繁荣和安全感?2020大选为什么是生死攸关的美国大选?教育为什么是最持久影响社会的重要领域?

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美国飞天大学章天亮教授, 分享了他对这些问题的深刻分析和独到见解。

随着时间的推移,保持美国的现行制度已经变得越来越难

章天亮说,川普对于「1691项目停止资助这个事情,它对于美国历史的影响会非常地深远。

在2016年美国大选的时候很多人都说,2016年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大选。为什么呢?因为当时明显的就是,最高法院有一些法官已经是空出他的位置了,有的法官已经准备要退休了,那麽这时谁能够当选总统的话,他就可以任命倾向于保守派或者倾向于自由派的大法官,而大法官一旦被任命之后,他可能会影响美国历史几十年的时间。所以2016年的时候很多人就觉得这个大选有可能是美国史上最重要的选举,因为它决定了未来几十年美国的走向。

但是当下2020年大选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人说2020年大选才是真正对美国生死攸关的大选,它决定着美国未来马上的走向。就是说,美国是走向社会主义,还是能够保持自由、保持她的繁荣,是走Law & Order保持美国的法律和秩序,保持社会的安定,还是完全进入到一种混乱的状态,象现在民主党所控制的那些城市,到处打砸抢烧、犯罪率飙升。所以这次大选已经涉及到美国人是不是还能够维持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样的一个问题了。

之前只是说大选结果关系到可能是税要交得多一点或者少一点,或者说医保是自己选择提供商呢,还是说只能是有限的选择;是不是还能够保持人们原来的保险公司等等,只是这幺小的一些事情。但是现在,大选已经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变成了美国前途命运的选择。

章天亮认为,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即使2020年川普真的当选连任的话,时间也不见得就在我们这一边,因为川普连任能够为我们争取到4年的缓冲期,那麽也许到2024年的时候,那场选举会比2020年更加关键。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想保持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保持美国现行的制度,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了。

美国失去了对社会最具深远影响力的重要领域的控制权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们在一个非常关键的领域失去了我们的控制权,或者是话语权,这个领域就是教育

章天亮认为,有三个领域对于社会的影响非常深远:一个是媒体、一个是教育、还有一个就是艺术。其中艺术对社会的影响它是最直接的,你看一场演出的话可能马上就会对某一个事件产生一种情感上的认同,然后会产生一种观念上的转变。艺术它非常地直接。媒体它最快捷,发生一个新闻,媒体马上一讲,很多人可能就从媒体的分析中转变了他们的观念。但教育是最持久的。

当然还有很多领域对社会的影响也都比较大,比如说科技,现在我们看到科技对人的影响特别之大;还有一个就是法律,但是如果一个社会里大家都是好人的话,法律的影响就不那麽突显。那麽科技虽然它对人的影响很大,但是科技本身它并不提供一种价值,比如说象油管YouTube,它并不是内容的制造者,它只是一个平台而已,内容制造者是像我们这种油管人Youtubers提供的。所以说像科技、像法律,跟教育媒体艺术相比是比较次要的。

教育媒体艺术它直接产生的就是内容,为这个社会生产精神的食粮,所以这三个领域就变得非常非常关键。

章天亮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个油管YouTube平台它属于一种大众传媒的平台频道,比如说一个视频平均有20几万的点击量,显示出一种媒体的影响力,但是我还是只能兼职做,是因为我觉得像教育艺术这些领域,它对于人类的影响非常地深远,不会是象在油管视频里讲了个事儿,人们听完了可能过了两三天就完全不记得了。但是教育它培育的是人。因此我们特别想借着这个「1619项目」来谈特别重要的教育问题。

因为教育媒体艺术如此之重要,所以上世纪60年代的时候,我们知道那些毛派份子、那些马克思主义者或是社会主义者们,在街头搞各种各样的街头运动和骚乱,当这些事情逐渐平息的时候,他们就把他们的眼光投向了教育媒体艺术。所以这三个领域左倾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现在90%以上的媒体都是左倾,完全变成了左倾民主党的喉舌;然后像好莱坞也好,百老汇也好,全部都是非常左倾、非常自由派的。

教育现在也是一样,现在像常春藤名校哈佛、耶鲁,还有一些好的学校,就是过去传统的、看来比较好的学校,像斯坦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等,现在都变成非常非常地左,很多对教育的破坏都是从这些学校发起的。因为当街头运动消退的时候,有很多所谓的思想者,他们就把关注的焦点放到了大学。

教育,就像列宁曾经讲过一句话,他说:给我一代年轻人,我将改变整个世界。那麽从六、七十年当这批人进入大学的时候,他们在不只是大学,还包括初中、高中,包括小学,当他们开始在这些地方去培养那种具有社会主义思潮的人的以后,50年之后,我们就看到这个成果已经凸显了出来,美国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如果教育一直这样持续下去的话,真的!时间不在我们这一边,早晚新一代的人,他们都会变成社会主义者。现在我们看到千禧一代就已经有50%的人他们已开始向往社会主义了。所以这个事情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

1691项目」: 自由派改写美国历史教育洗脑工具

说到「1619项目」,它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它是《纽约时报》杂志开设的一个项目。

章天亮介绍说,在2019年,当时有一个叫妮可‧汉娜‧琼斯(Nikole Hannah-Jones)的人发起了一个项目,就是“重塑”美国的历史。

我们知道,从常识来讲美国的历史是从1620年时开始的,就是当时一批欧洲人乘坐「五月花」号来到美国,在美洲大陆上定居下来,开始在这片土地上的耕耘,美国的历史就这样展开了。但是「1619项目」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一年。为什么提到1619年呢?因为1619年时第一批黑奴被运到了美洲大陆,所以就要从那个时候开始,它就把美国的历史描述为400年黑人去争取自己自由和解放的历史;他们甚至扭曲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不是为了从大不列颠独立出来争取殖民地的自由,建立一个自由的国度,他们描述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是美国白人想要用他们的体和血去捍卫美国的奴隶制度。他们等于是对历史做了完全歪曲的叙述。

章天亮说,自媒体播主文昭的《谈古论今》节目,在他的会员网站上邀请了一位演讲人道理博士,这个人就讲出了一个让我们现在看来非常不可思议的事,他说,实际上在北美大陆上,第一个合法拥有黑奴的不是白人而是一个黑人,这个黑人的名字叫做安东尼琼斯( Anthony Jones),他是一个黑人,但他合法拥有5个黑奴。也就是说,在白左们的叙事过程中,人们一想到奴隶制度,当美国开始有奴隶制度的时候,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白人对黑人的压迫,日子过得非常悲惨,没有人身自由。这就是左派给人们描述的美国奴隶制的景象。

但实际上,这个奴隶制的奴隶(Slave)一词,其实是从斯拉夫那个字来的,最开始的奴隶是白人,大量的白人也被卖到美国做奴隶,光从不列颠岛运到北美,美洲大陆的白人奴隶就有30万之多,而且奴隶主也不全都是白人,也有很多黑人奴隶主。据考证,黑人奴隶主就有3000多个,而且做奴隶的也不仅仅是黑人,有的白人也做奴隶。奴隶主也不完全是白人或黑人,印第安人也做奴隶主。所以说实际上所谓奴隶和奴隶主,它并不是一个人种问题,是不同人种都可以做奴隶主,不同人种也都可以做奴隶。所以它不是某一个人种压迫另外一个人种的问题,而是当时一个奴隶制度的问题。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文昭的会员网。

左派在用教育塑造仇恨美国历史价值观的一代人

这里我们想说的是,这些历史的真相在左派所控制的学校中,从来都不会告诉你的。中国人有这么一句话,是清代学者龚自珍讲的,叫做「欲灭其国,先去其史」 ,就是要想把一个要国家灭掉,就得先把它的历史去掉。而现在左派所做的这个事,像这个「1619项目」,就是在改写历史,要把所有的历史都按照白左的那种计划(agenda),按照他们的那个要求,重新改写一遍历史,把虚假的历史教给人,目的是把这些孩子经过灌输之后,把他们变成仇恨美国、仇恨美国历史的一代人。

我们现在看到街头运动那些人打砸抢烧,他们对美国的历史、对美国的价值观、对美国的生活方式有一种压抑不住的仇恨。这些仇恨是从哪儿来的?主要就是教育起到了非常非常坏的作用。从他们刚刚幼儿园开始、从他们刚刚小学开始,在他们完全没有分析能力的时候,就给他们灌输虚假的美国历史,灌输对美国价值观的仇恨,甚至是对神的仇恨、对圣经的仇恨。

大家可能记得7月3号吧,当时美国总统川普到南达科他州的总统山前演讲的时候,他讲了这样一句话,他说:现在的学校把学生教育成为仇恨我们国家的人。他说,我们知道当这样的一批人成长起来之后,如果你仇恨这个国家,你是不可能为这个国家做任何建设的,你不可能希望这个国家安定、繁荣,而是想砸烂这个国家的一切,包括这个国家很多的历史遗迹。川普去总统山演讲的时候,左派媒体也在用他们的叙事方式说,在Dakota 总统山上雕刻的那4个人,他们是白人奴隶主,应该把他们的雕像给毁掉。

随后我们看到华盛顿DC有一个委员会,特别向华盛顿市呈交了一个报告,要求对华盛顿DC的几百个学校、公园包括建筑等等进行改名。为什么呢?它说这个地方很多命名的建筑也好或公园也好,在我们看来都包含着对美国开国的国父们、美国的先贤们、奠定美国制度和生活方式的人们的尊敬和纪念。而在左派们看来,这些人统统都是白人,只要是白人,就是奴隶主,只要是奴隶主,就应该把你砸烂。所以他们想要改名,包括华盛顿纪念碑、杰弗逊纪念堂等等。

左派他们搞的这种对美国文化历史的全部否定,可以想象一下,是出于一种怎样的仇恨。当然川普可能不会同意他们的做法,但是他们这种仇恨完全是非理性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个国家真的到了他们的手里,几十年以后这个国家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几乎是一个不可思议,或者是非常沉重的话题,不可想象的话题。

教育,在川普第二任期政纲中提到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卡森(Tucker Carlson),他就讲过一句话,他说:我们不能把这个国家交到仇恨这个国家的人手里,他们不能治理这个国家,他们只能起到毁坏的作用。川普的反击我们看到了,包括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就提出法案。川普说,如果学校要是做「1619项目」,在学校里把它做为一个课程的话,那麽联邦就不给你提供资金。川普说但是现在在加州、芝加哥、华盛顿DC,这些项目已经开始正式进入课堂在教给学生们。川普说这种项目如果继续执行下去的话,很快就将认不出美国来了。

川普在他第二任期,特别把教育提到了一个特别重要的地位,川普说,在他的第二任期要做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教授美国优越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或者是美国特殊论;第二件事情就是赋予学生择校权。

这两个东西是一个什么概念?其实我们看到,美国一些城市现在叫喊减少警察经费,减少警察。实际上一旦如此,那个地方的犯罪率马上就飙升,在加州、芝加哥、明尼苏达、华盛顿DC、纽约市等等,都看到了这样的趋势,所有全美国现在犯罪率最高、谋杀率最高的那些城市,前20个城市里有17个是民主党运营的,另外3个是独立的,但它也是靠民主党那个意识形态的。所以当把国家交到这些左派的手里,当削减警察的时候,那就是人人自危的一种状况。所以会看到美国现在 人拼命买枪,为什么呢?因为当警察不能保护人们的时候,就只能靠自己保护自己。

美国是维系国际秩序的最重要的力量,美国不能乱

章天亮分析指出,但是美国其实是国际自由的灯塔,它也是维系国际秩序的一个最重要的力量。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美国会变成什么样子,绝不会有今天的繁荣。

举个例子,如果没有美国的话,这个世界将变成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没有一个强大的美国维持二战之后所建立起来的这样一个靠公平贸易、国家间互相尊重的这样一个国际秩序的话,那个国际社会只能是弱肉强食。因为实际上在二战以前,由于军事实力的不发达、交通的不发达、通信的不发达等等,强大的国家还不可能吞并全球,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刻,由于这种交通工具的发展、通信工具的发展,如果一个国家真的具备足够的实力,它又有野心吞并全球的话,它真的可能做到。比如说中共国,如果它真的想去霸凌那些东南亚小国,如果没有美国的话,那些国家只能忍气吞声;如果中共就是派军队占据了马六甲海峡,要通过的话交买路钱,如果没有美国的话又能把它怎么样?

所以说,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那就像是美国的城市没有了警力 一样,陷入极度混乱。如果美国失去它的地位的话,全球都会陷入混乱。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这种基于秩序、基于国家主权信用的自由贸易,也就没有办法去维系,没有办法维系全球的繁荣。所以实际上美国在这个世界上,它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不管是它强大的金融实力,还是强大的军事实力,都是非常非常关键的。美国不能乱。

美国必须保持住她的保守主义理念,2020年大选至为关键

那么,美国不能乱也就说美国必须得保持住她的保守主义理念,这就是美国现在2020年大选所面临的。川普就是要把美国这样的作用,包括美国在国际上起到的价值观引领作用要讲出来,这恰恰是现在左派极力反对的东西。这是川普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就是择校权。所谓择校权,就是有很多保守主义者们认为,如果我们把孩子一直送到学校里边被左派这么洗脑洗脑的话,我们的孩子将来就完了,保守主义理念就没有人能够继承了。所以很多保守主义者他们对自己的孩子是在家自教的(homeschooling),然后只是参加统考而已。那麽也就是说,川普就是希望能够让一些孩子可以不去公立学校,而去charter school。公立学校它是政府给补贴的,川普就说,将来这种 charter school ,就是一些私立学校,如果孩子到那里去上学的话,可以把一部分资金去补贴私立学校,这样的话能够让教授保守主义理念,这些学校它们也能够生存。当然这方面也是受到左派的极力抵制。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川普已经把教育作为他第二阶段连任政纲之一了,他的政纲有10项大任务,其中教育摆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

建立保守主义理念的大学,是从教育层面入手救社会的一个途径

章天亮说,我们看到现在这种教育,就是对历史的歪曲、对美国价值观的歪曲,甚至对圣经、对神的歪曲,灌输对美国的仇恨。这些东西不能够再这样持续下去了。那麽实际上现在如果你想改造那些已经完全建好的大学,比如说像哈佛、耶鲁、伯克利和斯坦福这样的学校,已经没有希望了,因为这些学校它们已经是属于建制派了,它们就是这个样子,是绝不可能改变它们的。

所以如果要想改变这个社会,真的想从教育这个层面入手的话,只有一个途径:就是建一个我们这种保守主义理念的大学,建保守主义理念的学校,这样那些持保守主义理念的家长才能够把他们孩子放心地交到这里,才能够去培养持有保守主义理念的下一代。这个事在现在已经是至关重要,但这个事也非常可行。

因为什么呢?福克斯新闻报道川普在共和党全国大会上接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最后一天演讲,福克斯新闻统计,当时在福克斯新闻上看川普演讲直播的人数,达到了创纪录的920万。仅福克斯新闻这一个台的人数就超过所有那些自由派媒体的总和,CNN、ABC、NBC、CBS、MSNBC的5个台加在一起,看川普演讲的人数也没有福克斯新闻一个台多。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这其实是一个大市场,每次在调查的时候就会发现,福克斯新闻的收视率都远远高于那些自由派媒体,这已经很多年了,因为自由派媒体在分自由派那些人士的大饼,而保守派人士他要想看,几乎没有别的大台可以看,他只能看福克斯新闻。

所以说,如果我们建一个保守主义理念的大学,对生源这个问题是不应该发愁的,现在关键问题是,要能够把教育质量提高上来。说到这儿,就想说一下对教育本身的理解。

教育的目的,中西圣贤所道一致:培养至善的品德

章天亮说,对教育的理解,很多人觉得我上大学,比如说学编程,学机械工程、航天工程之类的,或者学生物工程,他觉得这是在受高等教育。在我们看来这不是教育,这只能说成是职业的培训。其实你现在到大学里边去学一个方面的知识,你跟以前去一个技术学校去学怎么去修水管没有什么区别,你去学怎么盖房子等等,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不过是你的职业不一样。

那麽教育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苏格拉底说: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至善的品德。也就是说,教育它实际上真正培养的是人,而不是培养某一种技能,所以你会看到其实苏格拉底讲的这个话,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至善的品德,他和中国儒家讲的是一样的。我们知道儒家经典有四书五经,其中一部叫《大学》 ,《大学》开篇第一句话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中国古时候那个小学跟大学的概念不一样,小学是「进退洒扫,应对礼节」,大学是真正地去教育教育是干嘛呢?儒家的说法叫做「止于至善」,跟苏格拉底讲的是一样的意思:要培养至善的品德。所以说,这种东西它就不是一个职业的培训。

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的人他可能比如说是学政治学的,那对于他来说在人世间一个最高的成就可能是做比如说美国的总统;有的人比如说他是学法律的,对于他来说,他可能最高的成就是做一个大法官;或者比如说有一个人他是做绘画的,他可能最高成就是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但是这些都只是他职业上的顶点。但是作为一个人来说,你人能够达到的顶点是什么?抛开所有职业的差别,作为一个人来说,你能够达到的最高的顶点到底是什么?中国儒家的答案是,作为一个人最高的顶点是做一个圣人,那麽佛家讲作为一个人他最高的成就是成佛,道家说最高成就是成真人,那麽也可能基督教讲人最高的成就是能够得到主的认可,能够到天国去。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人来说,你真正的成就不是在人世间某一个职业你干的怎么好。

那麽如果我们要说教育的目的是为了“培养至善的品德”,就是要让人能够一步一步达到或者是能够接近那一步,这才是教育真正的目的。

飞天大学破尘而立,开创了美国保守主义理念办学的先例

章天亮说,因为我是在飞天大学当老师,所以说我就是飞天大学最开始创校的时候,2011年的时候就开始跟他们一起工作,我就对这种办学理念非常认可,培养至善的品德,能培养的是人,而不光是某一种技能。

飞天大学在2011年成立之后,最开始是一个艺术学校,包括音乐、包括舞蹈,现在在纽约州的 Middletown 在建分校,开一些数据科学(data science)、生物科学(biomedical science)等等课程,还要开一些新的领域。那麽在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恰恰是这样的一个大学应该起飞的时候。就像是那些自由派媒体把他们的市场都让给了像福克斯新闻一样,现在那些非常非常自由派的那些大学,其实也让出了一块高校的市场。所以这恰恰是我们现在应该大有作为的时候。

当然如果真的想做好的话,有几个事必须要做到的:一个就是办学的这个理念一定要清晰;再一个呢就是真的需要有好的教授,因为不管怎样,现在在社会上谋生还是需要能力的。最近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有很多的大学,把那些持有保守理念的教授,比如说他不同意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他认为所有人的生命都珍贵(All Lives Matter),比如他对黑人不肯降低他的教学标准和评分标准,很多这样的教授被那些大学开除了。像这些教授,如果能够加盟飞天大学的话,那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既能够保持他们的理念,同时又能够提高飞天的教学质量。

因为飞天大学刚刚开始建校时间不长,很多事情都是刚刚起步,非常匮乏的就是资金,如果我们真的是能够有资金把这样的教授请过来,生源真的是不成问题。所以在这个节目的最后,其实想说,我们会在节目结尾处放两个链接,就是关于飞天大学,飞天不光是大学了,它还有初中部、高中部,想提供大家了解。如果真的是觉得这个社会的未来在于教育、百年树人的话,现在我们是必须有所作为的时候,我们不能把我们的孩子送到那些自由派的大学里去,让他们在那个地方被污染,那样的话美国就危险了,2024年可能比2020年大选更危险,越来越危险,最后我们就可能会永远地失去美国。

章天亮最后说:我真是觉得这是一个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做的一个事业,如果您要是修炼法轮功的人,我觉得因为现在正在是大陆迫害很严重的时期,您就不用捐款了,其他别的社会上一些大的企业家,或者是基金会,或者是一些慈善家,如果真的希望能够跟我们合作的话,那就是非常的感谢!5块钱我们不嫌少,50万的话我们也不嫌多。我觉得这个事情最开始起步的时候可能需要几十万的资金,先把师资等等这个地方先建立起来,通过一些教育机构的认证,然后我们真的是需要一笔钱把那些好的教授、那些持保守主义理念的教授聚到这一杆大旗下,我们一起来重整美国的教育系统。这个事是太关键了!

希望了解更多细节,请观看如下视频。我们在此为您提供本期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