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川普總統7月3日在南達科他州的拉什莫爾山(總統山)參加獨立日慶祝活動。(AP Photo/Alex Brandon)
川普總統7月3日在南達科他州的拉什莫爾山(總統山)發表慶祝美國獨立日演講,其中談到了教育。(AP Photo/Alex Brandon)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6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9月6號,川普發出一個警告,凡是教授「1619項目」的學校,聯邦政府將會切斷對他們的資金資助。

「1619項目」是一個什麼項目? 川普爲何要停止對執行該項目學校的政府資助?爲什麼說如果失去教育領域,將永遠失去美國,失去繁榮和安全感?2020大選爲什麼是生死攸關的美國大選?教育爲什麼是最持久影響社會的重要領域?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美國飛天大學章天亮教授, 分享了他對這些問題的深刻分析和獨到見解。

隨着時間的推移,保持美國的現行制度已經變得越來越難

章天亮說,川普對於「1691項目停止資助這個事情,它對於美國歷史的影響會非常地深遠。

在2016年美國大選的時候很多人都說,2016年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大選。爲什麼呢?因爲當時明顯的就是,最高法院有一些法官已經是空出他的位置了,有的法官已經準備要退休了,那麼這時誰能夠當選總統的話,他就可以任命傾向於保守派或者傾向於自由派的大法官,而大法官一旦被任命之後,他可能會影響美國歷史幾十年的時間。所以2016年的時候很多人就覺得這個大選有可能是美國史上最重要的選舉,因爲它決定了未來幾十年美國的走向。

但是當下2020年大選的時候,我們看到很多人說2020年大選纔是真正對美國生死攸關的大選,它決定着美國未來馬上的走向。就是說,美國是走向社會主義,還是能夠保持自由、保持她的繁榮,是走Law & Order保持美國的法律和秩序,保持社會的安定,還是完全進入到一種混亂的狀態,象現在民主黨所控制的那些城市,到處打砸搶燒、犯罪率飆升。所以這次大選已經涉及到美國人是不是還能夠維持自己的生活方式這樣的一個問題了。

之前只是說大選結果關係到可能是稅要交得多一點或者少一點,或者說醫保是自己選擇提供商呢,還是說只能是有限的選擇;是不是還能夠保持人們原來的保險公司等等,只是這幺小的一些事情。但是現在,大選已經變成了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變成了美國前途命運的選擇。

章天亮認爲,即使在這種情況下,即使2020年川普真的當選連任的話,時間也不見得就在我們這一邊,因爲川普連任能夠爲我們爭取到4年的緩衝期,那麼也許到2024年的時候,那場選舉會比2020年更加關鍵。也就是說,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們想保持我們現在的生活方式,保持美國現行的制度,已經變得越來越難了。

美國失去了對社會最具深遠影響力的重要領域的控制權

爲什麼會這樣呢?因爲我們在一個非常關鍵的領域失去了我們的控制權,或者是話語權,這個領域就是教育

章天亮認爲,有三個領域對於社會的影響非常深遠:一個是媒體、一個是教育、還有一個就是藝術。其中藝術對社會的影響它是最直接的,你看一場演出的話可能馬上就會對某一個事件產生一種情感上的認同,然後會產生一種觀念上的轉變。藝術它非常地直接。媒體它最快捷,發生一個新聞,媒體馬上一講,很多人可能就從媒體的分析中轉變了他們的觀念。但教育是最持久的。

當然還有很多領域對社會的影響也都比較大,比如說科技,現在我們看到科技對人的影響特別之大;還有一個就是法律,但是如果一個社會裏大家都是好人的話,法律的影響就不那麼突顯。那麼科技雖然它對人的影響很大,但是科技本身它並不提供一種價值,比如說象油管YouTube,它並不是內容的製造者,它只是一個平臺而已,內容製造者是像我們這種油管人Youtubers提供的。所以說像科技、像法律,跟教育媒體藝術相比是比較次要的。

教育媒體藝術它直接產生的就是內容,爲這個社會生產精神的食糧,所以這三個領域就變得非常非常關鍵。

章天亮說,大家知道我們這個油管YouTube平臺它屬於一種大衆傳媒的平臺頻道,比如說一個視頻平均有20幾萬的點擊量,顯示出一種媒體的影響力,但是我還是隻能兼職做,是因爲我覺得像教育藝術這些領域,它對於人類的影響非常地深遠,不會是象在油管視頻裏講了個事兒,人們聽完了可能過了兩三天就完全不記得了。但是教育它培育的是人。因此我們特別想藉着這個「1619項目」來談特別重要的教育問題。

因爲教育媒體藝術如此之重要,所以上世紀60年代的時候,我們知道那些毛派份子、那些馬克思主義者或是社會主義者們,在街頭搞各種各樣的街頭運動和騷亂,當這些事情逐漸平息的時候,他們就把他們的眼光投向了教育媒體藝術。所以這三個領域左傾是非常明顯的。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現在90%以上的媒體都是左傾,完全變成了左傾民主黨的喉舌;然後像好萊塢也好,百老匯也好,全部都是非常左傾、非常自由派的。

教育現在也是一樣,現在像常春藤名校哈佛、耶魯,還有一些好的學校,就是過去傳統的、看來比較好的學校,像斯坦福、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等等,現在都變成非常非常地左,很多對教育的破壞都是從這些學校發起的。因爲當街頭運動消退的時候,有很多所謂的思想者,他們就把關注的焦點放到了大學。

教育,就像列寧曾經講過一句話,他說:給我一代年輕人,我將改變整個世界。那麼從六、七十年當這批人進入大學的時候,他們在不只是大學,還包括初中、高中,包括小學,當他們開始在這些地方去培養那種具有社會主義思潮的人的以後,50年之後,我們就看到這個成果已經凸顯了出來,美國現在就變成了這個樣子。如果教育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話,真的!時間不在我們這一邊,早晚新一代的人,他們都會變成社會主義者。現在我們看到千禧一代就已經有50%的人他們已開始嚮往社會主義了。所以這個事情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話題。

1691項目」: 自由派改寫美國歷史教育洗腦工具

說到「1619項目」,它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它是《紐約時報》雜誌開設的一個項目。

章天亮介紹說,在2019年,當時有一個叫妮可‧漢娜‧瓊斯(Nikole Hannah-Jones)的人發起了一個項目,就是“重塑”美國的歷史。

我們知道,從常識來講美國的歷史是從1620年時開始的,就是當時一批歐洲人乘坐「五月花」號來到美國,在美洲大陸上定居下來,開始在這片土地上的耕耘,美國的歷史就這樣展開了。但是「1619項目」把這個時間提前了一年。爲什麼提到1619年呢?因爲1619年時第一批黑奴被運到了美洲大陸,所以就要從那個時候開始,它就把美國的歷史描述爲400年黑人去爭取自己自由和解放的歷史;他們甚至扭曲1776年美國獨立戰爭不是爲了從大不列顛獨立出來爭取殖民地的自由,建立一個自由的國度,他們描述1776年美國獨立戰爭是美國白人想要用他們的體和血去捍衛美國的奴隸制度。他們等於是對歷史做了完全歪曲的敘述。

章天亮說,自媒體播主文昭的《談古論今》節目,在他的會員網站上邀請了一位演講人道理博士,這個人就講出了一個讓我們現在看來非常不可思議的事,他說,實際上在北美大陸上,第一個合法擁有黑奴的不是白人而是一個黑人,這個黑人的名字叫做安東尼瓊斯( Anthony Jones),他是一個黑人,但他合法擁有5個黑奴。也就是說,在白左們的敘事過程中,人們一想到奴隸制度,當美國開始有奴隸制度的時候,人們首先想到的是白人對黑人的壓迫,日子過得非常悲慘,沒有人身自由。這就是左派給人們描述的美國奴隸制的景象。

但實際上,這個奴隸制的奴隸(Slave)一詞,其實是從斯拉夫那個字來的,最開始的奴隸是白人,大量的白人也被賣到美國做奴隸,光從不列顛島運到北美,美洲大陸的白人奴隸就有30萬之多,而且奴隸主也不全都是白人,也有很多黑人奴隸主。據考證,黑人奴隸主就有3000多個,而且做奴隸的也不僅僅是黑人,有的白人也做奴隸。奴隸主也不完全是白人或黑人,印第安人也做奴隸主。所以說實際上所謂奴隸和奴隸主,它並不是一個人種問題,是不同人種都可以做奴隸主,不同人種也都可以做奴隸。所以它不是某一個人種壓迫另外一個人種的問題,而是當時一個奴隸制度的問題。如果大家感興趣的話可以去看文昭的會員網。

左派在用教育塑造仇恨美國歷史價值觀的一代人

這裏我們想說的是,這些歷史的真相在左派所控制的學校中,從來都不會告訴你的。中國人有這麼一句話,是清代學者龔自珍講的,叫做「欲滅其國,先去其史」 ,就是要想把一個要國家滅掉,就得先把它的歷史去掉。而現在左派所做的這個事,像這個「1619項目」,就是在改寫歷史,要把所有的歷史都按照白左的那種計劃(agenda),按照他們的那個要求,重新改寫一遍歷史,把虛假的歷史教給人,目的是把這些孩子經過灌輸之後,把他們變成仇恨美國、仇恨美國歷史的一代人。

我們現在看到街頭運動那些人打砸搶燒,他們對美國的歷史、對美國的價值觀、對美國的生活方式有一種壓抑不住的仇恨。這些仇恨是從哪兒來的?主要就是教育起到了非常非常壞的作用。從他們剛剛幼兒園開始、從他們剛剛小學開始,在他們完全沒有分析能力的時候,就給他們灌輸虛假的美國歷史,灌輸對美國價值觀的仇恨,甚至是對神的仇恨、對聖經的仇恨。

大家可能記得7月3號吧,當時美國總統川普到南達科他州的總統山前演講的時候,他講了這樣一句話,他說:現在的學校把學生教育成爲仇恨我們國家的人。他說,我們知道當這樣的一批人成長起來之後,如果你仇恨這個國家,你是不可能爲這個國家做任何建設的,你不可能希望這個國家安定、繁榮,而是想砸爛這個國家的一切,包括這個國家很多的歷史遺蹟。川普去總統山演講的時候,左派媒體也在用他們的敘事方式說,在Dakota 總統山上雕刻的那4個人,他們是白人奴隸主,應該把他們的雕像給毀掉。

隨後我們看到華盛頓DC有一個委員會,特別向華盛頓市呈交了一個報告,要求對華盛頓DC的幾百個學校、公園包括建築等等進行改名。爲什麼呢?它說這個地方很多命名的建築也好或公園也好,在我們看來都包含着對美國開國的國父們、美國的先賢們、奠定美國製度和生活方式的人們的尊敬和紀念。而在左派們看來,這些人統統都是白人,只要是白人,就是奴隸主,只要是奴隸主,就應該把你砸爛。所以他們想要改名,包括華盛頓紀念碑、傑弗遜紀念堂等等。

左派他們搞的這種對美國文化歷史的全部否定,可以想象一下,是出於一種怎樣的仇恨。當然川普可能不會同意他們的做法,但是他們這種仇恨完全是非理性的。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這個國家真的到了他們的手裏,幾十年以後這個國家會變成一個什麼樣的國家。這幾乎是一個不可思議,或者是非常沉重的話題,不可想象的話題。

教育,在川普第二任期政綱中提到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卡森(Tucker Carlson),他就講過一句話,他說:我們不能把這個國家交到仇恨這個國家的人手裏,他們不能治理這個國家,他們只能起到毀壞的作用。川普的反擊我們看到了,包括聯邦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就提出法案。川普說,如果學校要是做「1619項目」,在學校裏把它做爲一個課程的話,那麼聯邦就不給你提供資金。川普說但是現在在加州、芝加哥、華盛頓DC,這些項目已經開始正式進入課堂在教給學生們。川普說這種項目如果繼續執行下去的話,很快就將認不出美國來了。

川普在他第二任期,特別把教育提到了一個特別重要的地位,川普說,在他的第二任期要做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教授美國優越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或者是美國特殊論;第二件事情就是賦予學生擇校權。

這兩個東西是一個什麼概念?其實我們看到,美國一些城市現在叫喊減少警察經費,減少警察。實際上一旦如此,那個地方的犯罪率馬上就飆升,在加州、芝加哥、明尼蘇達、華盛頓DC、紐約市等等,都看到了這樣的趨勢,所有全美國現在犯罪率最高、謀殺率最高的那些城市,前20個城市裏有17個是民主黨運營的,另外3個是獨立的,但它也是靠民主黨那個意識形態的。所以當把國家交到這些左派的手裏,當削減警察的時候,那就是人人自危的一種狀況。所以會看到美國現在 人拼命買槍,爲什麼呢?因爲當警察不能保護人們的時候,就只能靠自己保護自己。

美國是維繫國際秩序的最重要的力量,美國不能亂

章天亮分析指出,但是美國其實是國際自由的燈塔,它也是維繫國際秩序的一個最重要的力量。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美國會變成什麼樣子,絕不會有今天的繁榮。

舉個例子,如果沒有美國的話,這個世界將變成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就是沒有一個強大的美國維持二戰之後所建立起來的這樣一個靠公平貿易、國家間互相尊重的這樣一個國際秩序的話,那個國際社會只能是弱肉強食。因爲實際上在二戰以前,由于軍事實力的不發達、交通的不發達、通信的不發達等等,強大的國家還不可能吞併全球,但是在現在這個時刻,由於這種交通工具的發展、通信工具的發展,如果一個國家真的具備足夠的實力,它又有野心吞併全球的話,它真的可能做到。比如說中共國,如果它真的想去霸凌那些東南亞小國,如果沒有美國的話,那些國家只能忍氣吞聲;如果中共就是派軍隊佔據了馬六甲海峽,要通過的話交買路錢,如果沒有美國的話又能把它怎麼樣?

所以說,一個沒有美國的世界,那就像是美國的城市沒有了警力 一樣,陷入極度混亂。如果美國失去它的地位的話,全球都會陷入混亂。也就是說,我們現在所看到的這種基於秩序、基於國家主權信用的自由貿易,也就沒有辦法去維繫,沒有辦法維繫全球的繁榮。所以實際上美國在這個世界上,它起到了穩定器的作用。不管是它強大的金融實力,還是強大的軍事實力,都是非常非常關鍵的。美國不能亂。

美國必須保持住她的保守主義理念,2020年大選至爲關鍵

那麼,美國不能亂也就說美國必須得保持住她的保守主義理念,這就是美國現在2020年大選所面臨的。川普就是要把美國這樣的作用,包括美國在國際上起到的價值觀引領作用要講出來,這恰恰是現在左派極力反對的東西。這是川普要做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就是擇校權。所謂擇校權,就是有很多保守主義者們認爲,如果我們把孩子一直送到學校裏邊被左派這麼洗腦洗腦的話,我們的孩子將來就完了,保守主義理念就沒有人能夠繼承了。所以很多保守主義者他們對自己的孩子是在家自教的(homeschooling),然後只是參加統考而已。那麼也就是說,川普就是希望能夠讓一些孩子可以不去公立學校,而去charter school。公立學校它是政府給補貼的,川普就說,將來這種 charter school ,就是一些私立學校,如果孩子到那裏去上學的話,可以把一部分資金去補貼私立學校,這樣的話能夠讓教授保守主義理念,這些學校它們也能夠生存。當然這方面也是受到左派的極力抵制。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川普已經把教育作爲他第二階段連任政綱之一了,他的政綱有10項大任務,其中教育擺在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地位。

建立保守主義理唸的大學,是從教育層面入手救社會的一個途徑

章天亮說,我們看到現在這種教育,就是對歷史的歪曲、對美國價值觀的歪曲,甚至對聖經、對神的歪曲,灌輸對美國的仇恨。這些東西不能夠再這樣持續下去了。那麼實際上現在如果你想改造那些已經完全建好的大學,比如說像哈佛、耶魯、伯克利和斯坦福這樣的學校,已經沒有希望了,因爲這些學校它們已經是屬於建制派了,它們就是這個樣子,是絕不可能改變它們的。

所以如果要想改變這個社會,真的想從教育這個層面入手的話,只有一個途徑:就是建一個我們這種保守主義理唸的大學,建保守主義理唸的學校,這樣那些持保守主義理唸的家長才能夠把他們孩子放心地交到這裏,才能夠去培養持有保守主義理唸的下一代。這個事在現在已經是至關重要,但這個事也非常可行。

因爲什麼呢?福克斯新聞報道川普在共和黨全國大會上接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的最後一天演講,福克斯新聞統計,當時在福克斯新聞上看川普演講直播的人數,達到了創紀錄的920萬。僅福克斯新聞這一個臺的人數就超過所有那些自由派媒體的總和,CNN、ABC、NBC、CBS、MSNBC的5個臺加在一起,看川普演講的人數也沒有福克斯新聞一個臺多。這說明什麼呢?說明這其實是一個大市場,每次在調查的時候就會發現,福克斯新聞的收視率都遠遠高於那些自由派媒體,這已經很多年了,因爲自由派媒體在分自由派那些人士的大餅,而保守派人士他要想看,幾乎沒有別的大臺可以看,他只能看福克斯新聞。

所以說,如果我們建一個保守主義理唸的大學,對生源這個問題是不應該發愁的,現在關鍵問題是,要能夠把教育質量提高上來。說到這兒,就想說一下對教育本身的理解。

教育的目的,中西聖賢所道一致:培養至善的品德

章天亮說,對教育的理解,很多人覺得我上大學,比如說學編程,學機械工程、航天工程之類的,或者學生物工程,他覺得這是在受高等教育。在我們看來這不是教育,這隻能說成是職業的培訓。其實你現在到大學裏邊去學一個方面的知識,你跟以前去一個技術學校去學怎麼去修水管沒有什麼區別,你去學怎麼蓋房子等等,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只不過是你的職業不一樣。

那麼教育到底是幹什麼用的呢?蘇格拉底說:教育的目的是爲了培養至善的品德。也就是說,教育它實際上真正培養的是人,而不是培養某一種技能,所以你會看到其實蘇格拉底講的這個話,教育的目的是爲了培養至善的品德,他和中國儒家講的是一樣的。我們知道儒家經典有四書五經,其中一部叫《大學》 ,《大學》開篇第一句話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中國古時候那個小學跟大學的概念不一樣,小學是「進退灑掃,應對禮節」,大學是真正地去教育教育是幹嘛呢?儒家的說法叫做「止於至善」,跟蘇格拉底講的是一樣的意思:要培養至善的品德。所以說,這種東西它就不是一個職業的培訓。

這個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人,有的人他可能比如說是學政治學的,那對於他來說在人世間一個最高的成就可能是做比如說美國的總統;有的人比如說他是學法律的,對於他來說,他可能最高的成就是做一個大法官;或者比如說有一個人他是做繪畫的,他可能最高成就是成爲一個偉大的藝術家。但是這些都只是他職業上的頂點。但是作爲一個人來說,你人能夠達到的頂點是什麼?拋開所有職業的差別,作爲一個人來說,你能夠達到的最高的頂點到底是什麼?中國儒家的答案是,作爲一個人最高的頂點是做一個聖人,那麼佛家講作爲一個人他最高的成就是成佛,道家說最高成就是成真人,那麼也可能基督教講人最高的成就是能夠得到主的認可,能夠到天國去。也就是說,作爲一個人來說,你真正的成就不是在人世間某一個職業你乾的怎麼好。

那麼如果我們要說教育的目的是爲了“培養至善的品德”,就是要讓人能夠一步一步達到或者是能夠接近那一步,這纔是教育真正的目的。

飛天大學破塵而立,開創了美國保守主義理念辦學的先例

章天亮說,因爲我是在飛天大學當老師,所以說我就是飛天大學最開始創校的時候,2011年的時候就開始跟他們一起工作,我就對這種辦學理念非常認可,培養至善的品德,能培養的是人,而不光是某一種技能。

飛天大學在2011年成立之後,最開始是一個藝術學校,包括音樂、包括舞蹈,現在在紐約州的 Middletown 在建分校,開一些數據科學(data science)、生物科學(biomedical science)等等課程,還要開一些新的領域。那麼在我們現在所生活的這個時代,恰恰是這樣的一個大學應該起飛的時候。就像是那些自由派媒體把他們的市場都讓給了像福克斯新聞一樣,現在那些非常非常自由派的那些大學,其實也讓出了一塊高校的市場。所以這恰恰是我們現在應該大有作爲的時候。

當然如果真的想做好的話,有幾個事必須要做到的:一個就是辦學的這個理念一定要清晰;再一個呢就是真的需要有好的教授,因爲不管怎樣,現在在社會上謀生還是需要能力的。最近注意到一個現象,就是有很多的大學,把那些持有保守理唸的教授,比如說他不同意黑命貴(Black Lives Matter),他認爲所有人的生命都珍貴(All Lives Matter),比如他對黑人不肯降低他的教學標準和評分標準,很多這樣的教授被那些大學開除了。像這些教授,如果能夠加盟飛天大學的話,那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既能夠保持他們的理念,同時又能夠提高飛天的教學質量。

因爲飛天大學剛剛開始建校時間不長,很多事情都是剛剛起步,非常匱乏的就是資金,如果我們真的是能夠有資金把這樣的教授請過來,生源真的是不成問題。所以在這個節目的最後,其實想說,我們會在節目結尾處放兩個鏈接,就是關于飛天大學,飛天不光是大學了,它還有初中部、高中部,想提供大家瞭解。如果真的是覺得這個社會的未來在於教育、百年樹人的話,現在我們是必須有所作爲的時候,我們不能把我們的孩子送到那些自由派的大學裏去,讓他們在那個地方被污染,那樣的話美國就危險了,2024年可能比2020年大選更危險,越來越危險,最後我們就可能會永遠地失去美國。

章天亮最後說:我真是覺得這是一個希望能夠跟大家一起做的一個事業,如果您要是修煉法輪功的人,我覺得因爲現在正在是大陸迫害很嚴重的時期,您就不用捐款了,其他別的社會上一些大的企業家,或者是基金會,或者是一些慈善家,如果真的希望能夠跟我們合作的話,那就是非常的感謝!5塊錢我們不嫌少,50萬的話我們也不嫌多。我覺得這個事情最開始起步的時候可能需要幾十萬的資金,先把師資等等這個地方先建立起來,通過一些教育機構的認證,然後我們真的是需要一筆錢把那些好的教授、那些持保守主義理唸的教授聚到這一杆大旗下,我們一起來重整美國的教育系統。這個事是太關鍵了!

希望瞭解更多細節,請觀看如下視頻。我們在此爲您提供本期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