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习近平,美联社图片。
图为习近平(美联社图片)

郑中原:国企80后官员私下对习近平的态度令人吃惊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6日】习近平成为“党核心”之后,中共十九大上“习思想”入党章,之后这个“思想”更被官方封号为“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但时至今日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死魂灵,在这基础上换个包装出来的“习思想”,在中国还能行多远?中国人对于这些到底是抱什么心态对待?在历年宣传洗脑之后和网络高墙阻隔之下,中国80后年轻人的心声,较有代表性。

一直想把一个真实的对话写下来:一名国企80后官员曾向我透露他及他们厌烦“习思想”。今天终于有些时间,忆述下来。

时间是在2019年初,当时还没有武汉肺炎疫情,出入境正常,我所旅居的国家游人如织,中国人很多。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帮一位中国大陆来出差的国企中层干部重装电脑系统。他找了几天都找不到懂中文的技术人员,后来间接找到了我。

在他住的酒店,处理电脑花了两小时左右,我们本来不相识,但是谈的很投缘,在海外自由地,这位年轻的Q先生(暂时以此代称)大爆国企官场内幕。当时不方便录音,凭记忆整理了主要有几条:

一是很多国企都在吃国家老本,地方政府也往国企伸手,国企和地方都欠下巨债,领导都得过且过,换了一拨又一拨。那些油水高的行业腐败的不得了,不是说周永康家族倒了就没了腐败,国企现在照样乱的很,只是换了一帮人,没那么外露,变得精了,没那么张扬。

二是现在国企里面还是文山会海,特别是每次中央有什么高层指示和会议精神,总是要开几次学习会,特别是习近平的指示,大会开完又开干部的小会。但是对于这类会议,除了有时明知有人录像,要上电视的之外,很多人都在开小差。除了主事的几位大领导在台上板着脸说话,台下的人什么表现都有,有睡觉的,看手机、玩游戏的最多。当然这些都是内部的会议。

三是当时刚搞了个学习强国APP,天天答题学习习近平思想,大家都烦死了,也没办法,这是必做的任务,其实人们都是表面应付,皮得很,上边得不到真正的忠诚。

四,对共产党领导人的印象不好,但中国人好象现在对高层的事不太了解,不愿多了解,天天忙于挣钱的事,同事群里有人管理,也没人敢公开探讨政治。共产党的领导人,老的新的大概也没什么好人吧,但是对于习近平搞这些语录、什么思想,还要强制学习,就比较烦。

Q先生甚至直言习近平这样做令人讨厌。

Q先生说,他在高中时期就对共产党没好感,但是在读大学前为了找工作好找就入了党,他本来对政治学习很厌烦。他的一些朋友也烦,只是现在圆滑的人多,看起来政治都很“稳定”。

Q先生还说他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能出来国外,主要是所到的国家本身比较亲中,他们有长期业务。有时经过法轮功的景点,他也敢拿报纸资料看,因此知道一些共产党迫害老百姓的黑幕。

Q先生的谈话,也让我联想到前段时间看过一则瑞士《新苏黎世日报》的报导说:问及中国年轻一代是否喜欢习近平时,他们往往并不作答,只是摇头。报导说,年轻一代对所谓的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教条等没有兴趣。习近平一些讲话已经无法打动年轻一代。

但去年“五四”前后,《中国青年报》曾声称一项针对中国青年调查发现,受访青年87.6%的认同马克思主义,绝大部分的受访者是80后,平均年龄大约27岁。

笔者认为这个“调查”显然不能准确反映中国社会的民心,在中共统治多年后,在物质利益胁迫下,民众不敢对当局说出自己的一些真实的想法,甚至还必须去附和当局的一些意识形态,这种现象在大陆已成常态。

Q先生前边的谈话与笔者1990年代在中国大陆读书和参加工作的体会也有些类似,只是换上了新的内容,并且显示中共的专制似乎更甚,这也符合物极必反的道理。我们由此可以知道,现在的中国,只是看似高压之下一片风平浪静,但是,这里面藏着当局怎样的危机呢?

今年以来,我们在新闻自由的国度,可以观察到国际上已集结反共潮流,现在肯定是中共走向败亡的关键时期。另外,近期从中共体制内反正出来的人士陆续公开声讨中共,也挑战习近平的地位。中国的变天是内外力的共同作用,包括中共党内人士的觉醒,或是在等待时机,在某种外力的触发下,在某时某地,某些人发生某些事,都有可能引爆惊天动地的大变局。无论习近平愿不愿意,他将成为中共末代党魁!

——转自《看中国》责任编辑:郝延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