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魂斷藍橋”說法源自千年前的中國(示意圖片:〔元〕方從義畫作局部)
“魂斷藍橋”說法源自千年前的中國(示意圖片:〔元〕方從義畫作局部)

"直教生死相許" 豈只爲男女之情 “魂斷藍橋”說法源自千年前的中國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7日】(作者:張鑫)“問世間,情爲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金代元好問的這句絕唱,千古流傳。

高山暮雪之巔,比翼雙飛的大雁展翅齊翔;行雲流水之間,形影不離的雙雁相鳴互唱。如今,終日相依的對雁中一隻被捕殺,逃脫的孤雁悲鳴不已,無法離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五常之雁

大雁,自古被視爲五常俱全(仁、義、禮、智、信)的禽中之冠。孫思邈在《孫真人衛生歌》中,也大爲讚賞雁品:“雁有序兮犬有義,黑鯉朝北知臣禮…。”

雁懷有“仁”心。雁羣中的壯雁對老雁盡力照管,絕不棄之;雙雁中如果一隻雁死了,剩下的那隻孤雁,至死也不會再找別的伴侶。這種對“情義”的從一而終,在其它動物中很難找到。

雁羣中也很遵從長幼有序的“雁序”,相互禮讓。在“一”字,或爲“人”字的雁行中,陣頭往往由老雁引領,其餘按長幼順序依次而排。壯雁有更強的能力和體力,但它也不會去超越陣頭的老雁。

雁,十分敏銳機警,所謂“犬爲地厭、雁爲天厭、酆爲水厭”。雁羣歇息時,由孤雁守衛。如遇到疑情,鳴叫報警。無論獵戶還是野獸,都很難捕捉到如此高智商的雁羣

雁羣歇息時,由孤雁守衛。如遇到疑情,鳴叫報警。無論獵戶還是野獸,都很難捕捉到如此高智商的雁羣(圖片:宋代《寒汀落雁圖》)
雁羣歇息時,由孤雁守衛。如遇到疑情,鳴叫報警。無論獵戶還是野獸,都很難捕捉到如此高智商的雁羣(圖片:宋代《寒汀落雁圖》)

雁也是守信之禽。南翔北飛,因時節變換而遷徙,從不爽期。以獵雁爲生計的雁戶們,無不敬重雁的五常品行。

“仁、義、禮、智、信”的內涵,在禽類、動物界都也可以這般被情有義的演繹着,那更何況在五千年文明的古人中呢!

與現代文化不同,在崇尚道德的古時,五常之理是君臣、父母、兄弟、朋友、夫妻之間的相處準則和維繫紐帶。尤其是情深意切的夫妻與戀人之間相處,並不僅限於對性感和魅力的側重、以及對男歡女愛的沉迷,他們彼此之間更存在生命昇華之體現。

樂府詩《上邪》:“山無陵,江水爲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以及唐代李白《長幹行》中 “十五始展眉,願同塵與灰。常存抱柱信,豈上望夫臺!”動人的山盟海誓中體現出了對“義”和“信”的一種堅守。

尾生抱柱

《史記·蘇秦列傳》中,蘇秦勸說燕王時,講述了一個“尾生抱柱”守信的故事。蘇秦曰:“信如尾生,與女子期於樑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柱而死。” 在《莊子·盜跖篇》中,也提及了這個典故,“尾生溺死,信之患也。”

相傳,在陝西藍田縣,住着一位風度翩翩的青年才俊,人們喚他“尾生”。據《西安府志》記載,藍田縣中的藍溪上,有一座古橋,人稱“藍橋”(現已不存)。一次,尾生與一位美麗女子相約於藍橋相見。

到了藍橋之約的那天,尾生穿戴打扮得整整齊齊,早早來到了藍橋。心裏想着自己心上人的可愛音容,尾生滿心歡喜,嘴裏不禁哼出了喜愛的小曲。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烏雲密佈,轉眼間瓢潑大雨從天而降。

到了藍橋之約的那天,尾生早早來在了藍橋(示意圖片:〔元〕方從義畫作局部)
到了藍橋之約的那天,尾生早早來在了藍橋(示意圖片:〔元〕方從義畫作局部)

但這時已快到了約定之時,女子還遲遲未來。於是,尾生趕緊躲進橋下避雨。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尾生心裏暗自嘀咕,每次她都很早就到了,今天這時怎麼還未到呢?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一會呢?反正約定之時還未到,她肯定會準時來的,我再等一等。

很快橋下的積水,已經沒過尾生的腳了,這時約定的時刻已經到了,但還是不見女子的蹤影。尾生從橋底下,探出頭來,瞧了瞧天上黑雲密佈,不像是很快就雨停的樣子。他心裏有點焦急,心想這麼大的雨,她在半路上也遇了,她有沒有淋到雨呢?她有沒有找到一處避雨的地方呢?

雨持續的“嘩嘩”下着,尾生猶豫了。他思量着,要不要今天先回家?等明天這個時候再來呢?但他又轉念一想,這麼大的雨,這時如果她冒雨到了,沒有見到我,而她又知道我是一個從不失信之人,她肯定會在這裏一直等着我的,如果是這樣,那多讓人擔心呀!所以,還是不能走,一定要見到她,當着她的面,我們倆再約定下一次見面的時間和地點。

於是,尾生又耐心的在橋下等着。正在這時,突然水位大漲,很快水淹到了尾生的腰部。在大水中,尾生已經站不穩了,他竭力抱住旁邊的橋柱,以努力保持平衡。但轉眼,水漲橋面,尾生因守約於橋下而被溺死。

實際上,“藍橋”最早是出現在唐代裴鉶所著的《傳奇裴航》中,裏面有“藍橋搗藥”的一段故事,於是藍橋成爲了情人相遇之處的代名詞。元代李直夫所著的雜劇《尾生期女渰藍橋》就是取材於《莊子·盜跖》中提到的尾生抱柱,並把地點設在了藍橋。自此,後人都會把戀人相約稱做“藍橋之約”。而一方失約,另一方殉情則稱爲“魂斷藍橋”。

1980年代風靡中國大陸的好萊塢經典愛情片《魂斷藍橋》,英文片名是Waterloo Bridge,直譯是“滑鐵盧橋”,中文譯爲《魂斷藍橋》,點出了“尾生抱柱”的故事。當年無數處於傳統文化真空中的人,在爲片中的男女主人公噓唏感嘆的時候,還有多少人知道,千年前在正統神傳文化的神州大地上,已經演出過震天撼地忠守信義的這一幕呢?

流逝的千載歲月中,共同的傳統理念下,類似尾生抱住、望夫臺的動人典故還有很多。這些美麗的悽婉故事,一個又一個的在中華大地的舞臺上被生動地演繹着。

驀然回首,這些動天感地的情義故事,似乎都成爲了遙遠的傳說。但也許,這些並不只是神話,而是人們需要走回的路……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