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近日美國多個城市爆發“黑人命貴”遊行
近日美國多個城市爆發“黑人命貴”遊行。(網絡圖片)

評論:左派理論導致黑人社區「道德缺失」 對黑人傷害最大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7日】(本台記者臻婷綜合編譯)週三(9月16日),《美國思想家》網站刊登了專欄作家塞爾溫·杜克(Selwyn Duke)一篇題爲《民主黨人對黑人的戰爭》的評論文章,他認爲,左翼民主黨人推行的理論實際上對黑人的傷害是最大的,導致現在黑人社區出現的最大問題是「道德缺失」。

杜克表示,「當聽到關於民主黨人對黑人開戰的討論時,有些人可能想到92%的黑人殺人案的受害者主要是在民主黨管理的城市中被其他黑人所謀殺。其他人可能會想到每年因民主黨人倡導的自由主義導致30萬黑人胎死腹中。然而,這場戰爭還有另一條最近開始的更爲陰險的戰線。」

杜克說,近50年的經歷證明,更廣泛社會放縱導致社區基本道德的缺失。他說,「正如我們經常聽到的關於社會疾病『一切都始於家庭』的說法一樣。衆所周知,有72%的黑人孩子是非婚生子。現在,民主黨左派讓該現象進一步惡化。『黑人命貴』(BLM)公開聲明其目標之一是『破壞西方的核心家庭結構』。」

杜克表示,「種族批判論」的哲學基礎主要是席捲我們時代的所謂「相對主義」,認爲「白人的天堂就是黑人的地獄」(希特勒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認爲白人、黑人、西班牙裔、亞洲人、婦女等都有不同的「需求」。

「然而,事實恰恰相反。正如傑西·李·彼得森牧師所說,黑人社區的問題是『道德缺失』。而補救辦法顯然是道德。」杜克說,「良好的道德習慣,例如希望、誠實、慈善、堅韌、正義、節制、審慎、貞操、耐心、善良、謙卑和愛能夠起作用。勤勉是另一美德,它與守時和勤奮有關。另一個是寬恕,寬恕了使人專注於破壞社會而不是自立的痛苦和仇恨。」

他強調,「道德不是白人或黑人、西班牙裔或亞裔、男性或女性。他們是神聖的,也是通用的。所有人都需要擁有美德過上幸福、繁榮、道德的生活。沒有例外。」

杜克認爲,任何質疑道德的人都是人們最大的敵人。他說,「這就是爲什麼彼得森牧師認爲BLM比三K黨還要糟糕。最聰明的白人至上主義者都不會想到或說服黑人去認爲道德是邪惡的,但是支持民主黨的組織,如教師工會、BLM、學術界等,都在這樣做。 」

杜克提到,川普總統本月初下令中止聯邦機構強制性的「種族批判論」(CRT)的培訓,並因此被批評爲「種族主義者」。然而,參與這個培訓的白人男性僱員有時會被強迫向「邊緣化」的黑人族羣寫道歉信。

「CRT的『訓練』中的反白性質很明顯。正如美國傳統基金會研究員克里斯托弗·魯弗(Christopher Rufo)上個月在桑迪亞國家實驗室提到CRT灌輸時所講的那樣,培訓師堅持白人男性必須『努力理解』他們的『白人特權』,『男性特權』和『異性戀特權』。」杜克說,「然而,還有更糟的。培訓者還聲稱,『粗暴的個人主義』、『能乾的態度』、『努力工作』和『追求成功』反映了『白人男性文化』,他們說這導致『工作和家庭生活質量下降,預期壽命下降,無助的關係並增加壓力』」

杜克認爲,這種灌輸廣泛存在。他寫道,「在學校裏,也有人告訴老師,努力工作,爲未來做計劃和守時是『白人規範』。」

杜克質疑,爲什麼不對像白人一樣努力的亞裔美國人說這些話呢?他指出,「有一位種族理論活動家格倫·辛格爾頓(Glenn Singleton)曾表示,亞裔美國人由於其『白人』習慣而被當成了『多數』羣體。」

文中寫道,「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是黑人教育者在一代人之前就曾感嘆和反對的態度。那時,那些比較鬆散、有犯罪傾向的黑人青年通常在嫉妒驅使下,指責成就卓著的同齡人『行事白人化』。這被普遍認爲是破壞性的社會壓力,不利於成功習慣的養成。如今,這種論調居然得到了教育理論和學術權威的認可。」

杜克認爲,這種灌輸「確實傷害了本來就苦苦掙扎的黑人下層階級」。以「守時」爲例,杜克說,「俗語說,『成功的百分之八十就是出現』,我會補充說,成功的百分之九十是按時出現。但是黑人作家T.J.福爾摩斯在2014年感嘆,未能做到守時是黑人社區的特點,『這很讓人難受,但根據我的經驗,我經常不想和黑人或黑人公司做生意了。』」

杜克最後總結說:「可以肯定的是,有道德的人很少會去支持左派。」

責任編輯:張莉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