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9月5日,直升機撒水幫忙撲滅加州大火。 (Ringo H.W. Chiu/AP)
圖爲9月5日,直升機撒水幫忙撲滅加州大火。 (Ringo H.W. Chiu/AP)

專家:加州大火肆虐 是人爲因素而非氣候變化導致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7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編譯)“腹地研究所”(The Heartland Institute)編輯塔爾戈(Chris Talgo)週三(9月16日)在《美國思想家》網站上撰文說,美國西部的大火大多數都是因爲人爲縱火和管理不善造成的,而非所謂氣候變化

塔爾戈的文章說,不幸的是,我們生活在一個事實不再重要的世界中。例如,過去幾周席捲美國西部的野火幾乎被普遍歸咎於氣候變化,儘管事實並非如此。

以下是塔爾戈的文章翻譯節選:

加州和俄勒岡州的大火不是由於氣候變化引起的,很多是由於被人縱火和純粹的愚蠢造成的,包括那些負責環境管理的人,這些人本來應該防止大火的發生。

根據聖貝納迪諾縣(San Bernardino)消防部門(Cal Fire) 的說法,“在聖貝納迪諾縣格倫橡樹(Oak Glen)附近燃燒的埃爾多拉多(El Dorado)大火,是由於在一個聚會中使用產生煙火的裝置所引起的。”大火的發生應該歸因於愚蠢,而不是氣候變化

同樣,俄勒岡州的阿爾梅達大火(Almeda Fire)已經燒燬了600多個房屋,是由縱火犯造成的,與氣候變化也沒有任何關係。正如亞什蘭(Ashland)警察局長米拉(Tighe O’Meara)所說:“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其中有人爲因素。我們將把它作爲刑事犯罪進行調查。”

還有其他報導說,目前正在摧毀西部數十萬英畝土地的大火是人爲縱火造成的。

儘管有這些事實,衆議院議長佩洛西最近卻說:“地球母親很生氣。她是在告訴我們,無論是在墨西哥灣海岸的颶風,還是在西部發生的大火,都在告訴我們氣候危機是真實存在的,並造成了影響。”

但是,佩洛西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持她的論點,即氣候變化是所有這一切的原因。“從什麼時候開始,地球母親開始與衆議院議長講話了?”

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也不甘示弱,也把加州失控的野火歸因於氣候變化

紐森當然沒有提到加州是在實施常識性的環境管理方面最差的州之一。毫無疑問,這在過去幾年中對加州野火增加的趨勢起了重要作用。

根據加州監督機構的說法,“委員會在審查過程中發現,加州的森林被忽視和管理不善,導致樹木過密,易受疾病、昆蟲和野火所害。”

換句話說,在民主黨幾十年的領導下,加州在森林管理方面投資嚴重不足,導致森林嚴重茂密,容易發生野火。

更糟糕的是,加州堅持要成爲美國可再生能源的烏托邦,這導致加州的主要能源公司PG&E無力適當地維護現有的能源基礎設施。

正如《聖迭戈聯合論壇報》所報道的那樣,“在可再生能源上花費的每一美元,都導致有一美元沒有用於剔除植被、絕緣電力線、將電線埋置於地下等措施。”

文章還指出,這似乎還不夠,“據獨立諮詢公司Beacon Economics爲總部位於舊金山的智囊機構Next 10編寫的一個報告估計,去年加州野火產生的碳排放量是加州在2016年至2017年間總碳排量的九倍。森林大火貢獻的碳排放量超過了2017年商業、住宅或農業部門的碳排放量。”

諷刺的是,紐森(及他的前任)試圖使加州成爲可再生能源聖地的天真嘗試實際上導致了更多的碳排放,因爲加州豐富的森林資源已經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藥箱。

火上澆油的是,紐森還承諾將加倍努力,以使加州更加依賴可再生能源,而不管野火和不斷停電的情況更加惡化。

野火在增加的說法是100%錯誤的。根據國會研究處的資料,在過去的三十年中,野火的發生率有所下降。報告指出:“在過去的10年中,每年平均有64,100場野火,平均每年燃燒680萬英畝。在2019年,全國有50,477場野火,燃燒了470萬英畝。這兩個都低於過去10年的年度平均值。”

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曾經說過:“事實是固執的東西。我們的願望、期待或激情都不能改變事實。”

像紐森州長和佩洛西議長這些不顧事實的人,應該拋棄他們的願望和激情,並應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即他們的州正因他們的無能和無知而被大火焚燒,與氣候變化無關。

責任編輯:張莉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