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戰爭英雄:泰勒(Zachary Taylor)(圖片:Joseph Henry Bush - The White House Historical Association)局部
戰爭英雄:泰勒(Zachary Taylor)(圖片:Joseph Henry Bush - The White House Historical Association)局部
美國史話

又一位將軍出身的總統任上去世 死因百多年一直是迷

美國史話(七十二)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8日】(作者:文長)上集說到波爾克總統在位時開疆拓土、勤政愛民,但是最終放棄了連任。

一場實力相差懸殊的美墨戰爭,讓美國得到了相當於墨西哥三分之一領土面積的土地,橫跨19世紀的西進運動達到了高潮。然而,土地擴張也加劇了南北雙方在奴隸制問題上的分歧。在北方人的努力下,俄勒岡成爲了西海岸第一個自由領地,但加利福尼亞和新墨西哥依然懸而未決。這時,國會衆議員Wilmot提出,要在美墨停戰協議中加入一項條款,禁止在新增土地上實行奴隸制。理由很簡單,這些土地是國會用全體納稅人的錢買的,不是南方奴隸主的私人莊園。Wilmot雖是民主黨人,但他並不喜歡奴隸制,他和馬丁·範布倫都是屬於我們上集中講到的“燒穀倉派”。奴隸制能否被帶到美國西部這一爭論,在1848年大選中持續燃燒。它已經不僅僅是民主黨輝格黨之間的矛盾,也讓民主黨內部的分裂成爲事實。

美國第八屆總統:馬丁·範布倫(Martin Van Buren)(圖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  /1858年繪畫,White House)
美國第八屆總統:馬丁·範布倫(Martin Van Buren)(圖片:George Peter Alexander Healy /1858年繪畫,White House)

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不但Wilmot條款沒有被採納,還選出了密歇根州參議員劉易斯·卡斯作爲總統候選人卡斯雖來自北方,卻認爲奴隸制沒什麼不好。他的立場激怒了黨內的燒穀倉派,許多代表憤然離場表達抗議。不久,燒穀倉派乾脆退出民主黨,在紐約成立了一個新黨,名曰自由土地黨(Free Soil Party),推舉燒穀倉派領袖馬丁·範布倫角逐白宮。自由土地黨除了反對奴隸制擴張外,還主張美國公民免費得到土地、支持已獲自由的黑人擁有平等工作權利等等。自由土地黨在美國歷史上曇花一現,只存在了短短几年就消失了,大多數黨員後來都加入了由亞伯拉罕·林肯領導的共和黨。

與此同時,輝格黨前三次總統候選人亨利·克雷再次成爲熱門人選。我們已經多次講過,克雷前幾次競選時都是功敗垂成,可年過古稀的他依然不放棄當總統的機會,決定最後一搏。不過,美國的年輕人對他已經審美疲勞,他們覺得,從我爸爸上學那會兒開始就聽說克雷要當總統,現在我自己當爸爸了,他還要當總統,咱們能不能換個新人啊?於是,輝格黨故伎重演,打算走當年哈里森總統的老路,找一個名望高、公衆形象好的戰爭英雄參選總統(詳見第6465集)。美墨戰爭中的常勝將軍泰勒(Zachary Taylor)被輝格黨看中,他有威武的身段、冷峻的面貌,不善言談,被人稱爲“老扎克”(Old Zach)。

當年泰勒將軍首戰告捷後,紐約政治領袖瑟洛·威德(Thurlow Weed)問泰勒的弟弟約瑟夫說:你哥哥現在名聲很高,我看他有當總統的潛質。約瑟夫笑了,他說:這太搞笑了,我哥哥他對政治一向冷漠,往往連投票都不去,更別說競選總統了。不過,你要問我他支持誰,我可以告訴你,他喜歡亨利·克雷,討厭安德魯·傑克遜。威德聽到這話,心中暗喜,因爲他自己就是克雷的支持者。約瑟夫又說,我哥有個癖好,就是愛用國貨;他說美國產品面對歐洲貨的挑戰,必須得有關稅保護,他自己從來不穿外國衣服,只穿美國自己生產的。威德拍手叫好,興奮地對約瑟夫說:太棒了!你哥將成爲我們下屆總統!

“Wait wait…”約瑟夫打斷威德的話,“這簡直太荒謬了。我哥他只會打仗,對政治一竅不通,你們要選他當總統,遲早會發現這是個愚蠢的決定。”可是威德堅持自己的判斷,他不斷向輝格黨領袖們推薦泰勒將軍。後來泰勒聽說有人要推舉自己當總統,馬上吼道:不去!不去!一個月後,泰勒公開表態,說自己是軍人,沒有政治經驗,承擔不了總統的責任。但是,他最終還是被人硬推到了這個位置上。兩鬢如霜的亨利·克雷聽說泰勒要和自己角逐總統候選人,不禁嘆道:哎!天意啊! 上帝不願把這個位置給我。克雷已經第N次競選總統,他一生爲這個位置付出了無數努力,但他卻深愛自己的國家。他知道,如果有人能比自己更好地維護聯邦統一,就應當讓賢。最後,克雷的一部分支持者將票投給了泰勒

克雷(圖片:Henry F. Darby 大約1858年畫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克雷(圖片:Henry F. Darby 大約1858年畫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1848年11月7日,泰勒擊敗民主黨候選人卡斯,成爲美國第12位總統。他上任之初,加利福尼亞地區的問題十分緊迫。那裏剛剛發現金礦,成千上萬的人舍家撇業,來到西部淘金,他們的生命和財產安全需要政府保護。可是,蓄奴爭端讓國會舉步維艱,參議院被支持蓄奴的南方人掌控,衆議院被反對蓄奴的自由土地黨人控制,幾乎沒有任何提案能夠同時得到兩院支持。南方議員認爲,要想延續奴隸制,就必須得把這種制度帶到西部去。否則,當廢奴州的數量越來越多時,終究有一天國會得被廢奴主義者控制,他們屆時將修改憲法,徹底廢止奴隸制。南方的極端派領袖約翰·卡洪公開發表演講,將所有責任推給了北方。他說:你們總是想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告訴你們,奴隸制是我們南方人的經濟基礎,奴隸是我們的個人財產,在這個問題上我們沒有任何妥協餘地!

泰勒總統自己雖然是奴隸主,但他認爲加利福尼亞最好還是變成自由州。在國會爭論沒有任何進展的情況下,人們都希望泰勒能站出來,團結南北雙方。但是,泰勒在關鍵時刻選擇了沉默,他絲毫沒有顯示出人們所期待的領袖風範。泰勒告訴國會,加利福尼亞人已經編寫了州憲法,他們自己選擇了禁止蓄奴,就按他們說的辦吧;擱置爭議,趕快讓加利福尼亞變成一個州。“那新墨西哥呢,總統先生?”“呃…這得讓那裏的人民自己決定,咱們少說話爲好。”泰勒的模棱兩可被人看作是一項“無爲計劃”,他不想惹麻煩,把決定權留給了地方。泰勒認爲,只要努力保持中立,不去觸碰敏感神經,蓄奴爭議就會隨着時間自然消亡。結果事與願違,南北雙方的裂痕日益加深,國家走向了分裂的邊緣,聯邦面臨着巨大挑戰。以約翰·卡洪爲代表的南方極端派,不斷以退出聯邦作爲威脅,要求北方人在奴隸制問題上閉嘴。泰勒想讓加利福尼亞變成州的想法,國會無人理會,這極大地傷害了他的自尊心。他覺得自己當老好人,無爲而治,卻受人欺負。

蓄奴問題一籌莫展,新問題又浮出水面。新墨西哥和德克薩斯之間的邊界一直劃分不明確。德克薩斯聲稱,包括新墨西哥首付聖菲在內的大部分地區都應該歸屬德克薩斯所有,雙方爲此還發生過小規模衝突。泰勒是軍人出身,玩政治他不會,但打仗他很在行。他讓戰爭部長下達命令給聯邦新墨西哥軍事指揮官,說如果德州人膽敢挑釁,你們就全力反擊,一切後果我幫你們兜著!但是戰爭部長一口回絕,說這等於爆發內戰。一旦戰爭打響,南方人一定會站在德州一邊,全力反擊聯邦政府。奴隸制已經把國家折騰得夠嗆了,總統您就別火上澆油了。泰勒很生氣,他覺得國會不聽自己的也就算了,畢竟三權分立嗎,那邊我也管不著,現在我任命的部長都不聽我的,這還了得?!他準備親自率兵前往南方。動身之前,泰勒寫了一封信給國會,商討新墨西哥的局勢。可是,這封信還沒寫完,一次意外發生了。

泰勒(Zachary Taylor)(圖片:Maguire of New Orleans,Zachary_Taylor_half_plate_daguerreotype_c1843-45.png)
泰勒(Zachary Taylor)(圖片:Maguire of New Orleans,Zachary_Taylor_half_plate_daguerreotype_c1843-45.png)

1850年7月4日獨立日這天,泰勒前去參加露天慶典活動。在炎炎烈日下站了很久,他中暑了;又吃了很多東西,晚上腹痛難忍。醫生急忙趕往白宮,但治療無效,泰勒總統五天后不幸去世。說來很巧,泰勒和哈里森都是戰爭英雄,都是本人不想當總統,卻被輝格黨硬推到總統的位置上去。他們也都在任上不幸死於疾病。因爲泰勒的去世正值敏感時期,社會上一直流傳着他被暗殺的陰謀論。在他去世一個半世紀之後,很多歷史學家依然相信,那天國慶慶典上有人在他的食物中投了毒藥。爲瞭解開這個歷史謎團,前佛羅里達大學教授Clara Rising說服泰勒的後裔,把泰勒的屍骨從棺材裏挖出來,提取頭髮、指甲和器官樣本,拿到橡樹嶺國家實驗室去化驗。但化驗結果卻顯示,他體內的毒素含量過低,不足以判斷他是被毒藥暗殺。也有學者質疑化驗流程存在漏洞,所以泰勒死因至今仍未完全得出答案。

1850年註定是不尋常的一年。國家面臨分裂,南北雙方劍拔弩張,總統猝死,德州新墨西哥領土糾紛不斷。也是在那一年,亨利·克雷勇敢地站出來,準備利用自己國會元老的聲望,化解南北矛盾,避免國家分裂 。他拄著柺杖,氣喘吁吁地走上演講臺,幾乎每上一個臺階就要休息一次。人們看到這個場景,都肅然起敬。克雷在一片掌聲中發表了歷史上一次重要演講。他的誠懇能夠挽救聯邦危局嗎?

請看下集《風燭殘年的政壇老人以生命爲比喻力促南北方妥協》

更多文章請點擊【美國史話】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