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国会通过了妥协案,菲尔摩尔立即签字。(图片:G.P.A. Healy 1857年画作/希望之声合成)
国会通过了妥协案,菲尔摩尔立即签字。(图片:G.P.A. Healy 1857年画作/希望之声合成)
美國史話

妥协案因为两位参议员的努力、一位参议员的去世而通过

美国史话(七十四)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4日】(作者:文长)1850年初,亨利·克雷在国会发表了一次历史性的演讲,为处在分裂边缘的美国带来了一丝希望。他坚信妥协才是王道,不可轻言分裂。南北双方的温和派被他的演讲深深打动,纷纷表态支持克雷提出的妥协方案。然而,南北双方的极端派并不买账,他们认为奴隶制是原则问题,没有什么妥协可讲。极端派极力阻挠妥协案的通过,并推崇更为强硬的措施。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克雷(图片:Henry F. Darby 大约1858年画作,Office of the Senate Curator, United States Senate)

克雷早在发表演讲之前就看出了这一点。按照自己对时局的把握,克雷把目光锁定在一位资深议员身上,希望得到他的支持。这个关键人物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前边讲过的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 Webster)。他是哈里森总统任命的国务卿,后来哈里森突然去世,一国无主,人们不知所措。韦伯斯特在关键时刻做出了决定,支持副总统约翰·泰勒出任总统,稳定了局势,也为今后出现类似情况留下参考。(虽然宪法里规定了总统任上去世该怎么办,但毕竟第一次去实践它很关键,否则整个宪政体制都将面临考验,详见第65集

韦伯斯特出生于新罕布什尔州,当过联邦众议员和参议员,是辉格党最重要的领袖之一。他和亨利·克雷还有约翰·卡洪这三个人,被人们称为美国政坛的“三驾马车”。他们三个人分别来自东北部、西部、南方,正好是代表这三大地区主流民意的政治风云人物。1957年,国会参议院评选出五位历史上最伟大的参议员,这三位没有悬念入选,另两位我们得留到今后的节目中去讲。

当时克雷犯有严重的肺结核,身体很虚弱,他强忍着去找韦伯斯特。两个人谈了一个多小时,韦伯斯特克雷赞誉有加,决定支持克雷的妥协方案,推动提案在参议院的通过。韦伯斯特想公开表态支持克雷,但他要选择一个最佳时机。1850年3月7号,也就是南方极端派代表约翰·卡洪在参议院发表强硬讲话维护奴隶制之后的第三天,韦伯斯特终于站了出来。那时他已经68岁,但声音却掷地有声,分量不减当年。作为北方人,韦伯斯特非常痛恨奴隶制,他说自己为限制奴隶制的扩张做出过很多努力,但是国家统一对他来说更重要,他不想看到国家分崩离析。这天他在参议院的演讲,是克雷之前演讲的升级版。他不仅仅是想表达一下态度,更主要的是想找到能够服人的理由,让南北双方都能接受妥协方案。

上集我们讲过,克雷提到的一个重要理由是宪法第四条说服劳役的人如果逃跑,别人看到就有义务把他送还主人。韦伯斯特再次强调了这一点,他说什么是宪法?宪法就是规则嘛。既然当年大家都签了字,就代表要无条件履行。他说,北方人没有将逃亡奴隶送还给主人,南方人当然可以提出抗议。这里我们插一句,当时北方人成立的一些废奴团体,经常帮助南方的黑奴逃亡,把他们送到新英格兰地区甚至更北方的加拿大。这些帮助黑奴逃亡的途径被人称为“地下铁路”。

 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 Webster)
丹尼尔·韦伯斯特(Daniel Webster)

韦伯斯特指出,南方人的做法也很令人遗憾。咱们先前都达成了协议,奴隶制必须限制在现有的地区,不能向外扩张。现在美国从墨西哥收购了大量领土,应该多想想怎么跟北方合作去开发,而不是首先想着把奴隶带过去。这违反了咱们之间的君子协定。另外,南方人总说北方自由劳工的生活条件还不如南方的奴隶,北方人听着能不生气吗?那奴隶和自由工人能一样吗?韦伯斯特接着说,南北双方在社会、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搞分裂只能两败俱伤。那些整天嚷嚷着要脱离联邦的人,就是在挑起内战,你们绝对没有可能和平脱离联邦的。虽然北方的激进废奴主义者非常不满,指责韦伯斯特是叛徒,但这次演讲还是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也为克雷提出的方案赢得了民心。历史学家认为,韦伯斯特在千钧一发之际,支持克雷,有效延缓了内战的爆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韦伯斯特演讲之后没几天,纽约参议员苏厄德起身发言,他反对跟南方做任何妥协,他倡导用和平手段彻底取缔奴隶制度。同时,他还批评韦伯斯特在演讲中对废奴社团的指责。苏厄德说,废奴社团拥有道德正义性,势不可挡,没有人可以说他们是错的。随后,苏厄德又把矛头指向了南方极端派卡洪。他谴责卡洪混淆视听,利用所谓“保持政治平衡”的借口将奴隶制带到西部。他指出卡洪和很多南方人犯的一个共同错误,就是把联邦当成邦联。邦联confederacy是松散的联盟,各成员都是独立的国家,可以随时退出。但现在美国是联邦federacy,权力直接来自人民,不是原有各州选出的委员会,你们没有资格退出!

1850年3月31号,约翰·卡洪去世了。他一生倔强地坚持南方的奴隶制,不肯让步。南卡罗来纳州一份报纸评价他说:卡洪参议员的去世,对国家和他个人的荣誉来说,都是最好的结局。翻译成今天的话讲,就是“您在伟大的一生中终于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那就是死去”。很多人在沉痛哀悼卡洪撒手人寰的同时,心中长长地松了口气,觉得争吵终于可以平息了,战争终于可以避免了。

国会马上任命了一个由13人组成的委员会,根据克雷提出的妥协方案,撰写正式的议案。其中6人来自蓄奴州,6人来自自由州,亨利·克雷中立,也是负责人。三个星期后,草案出炉,内容和克雷最早提出的基本一致。其中主要包括这么几条:1、让加利福尼亚成为一个自由州;2、新墨西哥和犹他建立地方政府,联邦政府不附加关于奴隶制问题的条款,由当地人自行决定;3、首都华盛顿特区终止奴隶贸易,原有奴隶主可以保留奴隶;4、出台更为严格的逃亡奴隶送还规定,强化执行;5、德克萨斯州放弃有争议土地,重新界定与新墨西哥的边界,联邦政府负责为德州1000万美元负债买单;6、国会正式宣布它无权干涉州与州之间的奴隶贸易。

我们上集讲过,泰勒总统想采取放任不管的无为政策,不闻不问奴隶制。但国会没人理他,把他当作打酱油的小孩,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于是泰勒坚决反对妥协方案,态度还挺硬。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采取实际行动,就匆匆去世了。因为有先例嘛,所以副总统米勒德·菲尔摩尔(Millard Fillmore)宣誓继任总统。菲尔摩尔来自纽约,他家境平寒,年幼时上不起学,基本上是自学成才。后来当了律师,又在国会工作了8年,步入政界。菲尔摩尔泰勒总统想法不同,他坚信国家面临危机,只有妥协才是出路。所以继任总统后,他毫无保留地支持妥协方案。他要求泰勒时期的内阁集体辞职,重新任命。新内阁成员都支持联邦统一,也支持克雷的妥协方案。

菲尔摩尔(Millard Fillmore)(图片:Mathew B. Brady摄于1855-1865年)
菲尔摩尔(Millard Fillmore)(图片:Mathew B. Brady摄于1855-1865年)

1850年整整一个夏天,妥协案成了焦点。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国会参众两院终于在当年9月底通过了妥协案的全部条款。菲尔摩尔立即签字,美国人民松了口气。许多人相信,奴隶制问题已经解决,联邦再没有分裂的危险了。但另一些人却感到担忧,他们看出这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妥协案是权宜之计,想让美国长治久安,需要南北双方的有识之士,利用短暂的和平,赶紧寻找长久的解决办法。

他们的担心是对的。奴隶制造成的南北裂痕根深蒂固,南方能否脱离联邦跟奴隶制的存废是密切绑定在一起的,这不是一份妥协方案就能解决的问题。就在许多人庆祝昙花一现的和平的时候,一本书的出版却让奴隶制的争端重新燃起。这是怎么回事呢?

请看下集《一本书、一届新总统内阁班子再次引发奴隶制的激烈争论》

更多文章请点击【美国史话】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