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公安正在新疆街頭巡邏AP
中共公安正在新疆街頭巡邏(AP)

中共派漢族假“表兄”強行入住 維吾爾婦女擔心被強姦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8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近日,中共當局被披露監視新疆維吾爾人的一舉一動,甚至一直監視到他們的家裏,令維吾爾人生活在擔驚受怕之中。這些人也被稱爲強行入住維吾爾人家中的漢族假“表兄”。

中共不但把百萬新疆人拘押在勞改營,還到維吾爾人家中,令他們不得安寧。9月17日,法國世界報在頭版醒目位置寫道,就係統性地控制維吾爾人和讓維吾爾人順從,中共當局有了一個新的飛躍。中共當局派遣幹部入住維吾爾人的家中,以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文章稱,中共政府派遣幹部在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家中每個月住一個星期,以便對他們進行監視

中共當局派住維吾爾人家中的這些像間諜一樣的人,不僅吃喝生活在維吾爾人的家裏,甚至還睡在一些維吾爾夫婦的臥室裏。維吾爾婦女生活在擔驚害怕之中,她們擔心被這些入住到她們家中的人騷擾或強姦

文章寫道,中共政府派遣的幹部每個月在祖姆雷特-達烏特家呆一個星期,他們在她家裏吃飯,確保達烏特會做中國菜,他們也假裝幫助洗碗,同時檢查房子的每個角落。在達烏特轉過身的功夫,他們問孩子們問題。不過,達烏特早就教了她的三個孩子(兩個女兒和一個男孩),要對這些陌生人提出的所有問題都做否定的回答或者是避免回答。

文章繼續寫道,晚上,這些“表兄”仍然在達烏特的家裏,他們就在達烏特和她丈夫睡覺的臥室的地上,放一個牀墊,在牀墊上睡覺。清晨他們使用達烏特和她丈夫的盥洗室,然後享用達烏特爲他們準備的早餐。

目前和家人一起逃難到美國弗吉尼亞州的38歲的達烏特表示,來到她家的有三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也就是說,對她的家人是一對一的監視。她的丈夫不算在內,因爲她丈夫是外國人(巴基斯坦人)。

達烏特說:”對這些人來說,監視我們,似乎是一場遊戲。”。

文章指出,對於新疆的維吾爾人來說,派遣幹部入住維吾爾人的家中,這讓中共政府對這一少數羣體實施的壓制和全面監視系統變得更加完善了。

世界報的文章還表示,這一政策的第一波運動開始於2016年,當時,應該有10萬多名幹部和公務員前往對漢化最敵對的位於新疆南部的家庭。2017年中共召開十九大這一年,這一試點經驗又得到了加強。2018年,這一做法就很普遍了。過去兩年中,做這個工作的漢族幹部超過100萬人。被選中的漢族幹部別無選擇,不能拒絕不做。

文章還表示,除了最貧困的維吾爾族家庭或者那些家人被送去接受所謂“再教育”的家庭之外,許多維吾爾官員的家也有漢族幹部入住,因爲這些維吾爾官員可能會有兩面性:他們涉嫌在中共面前表現出忠誠,但暗中又不是這樣。

中共中央統戰部微信公衆號“統戰新語”2019年1月2日也曾髮長文公開宣揚中共黨員到新疆“結對認親”的事情。這些黨員自帶行李深入新疆,與維吾爾人家庭“同吃、同住、同勞動、同學習”。文章宣稱,截至目前,已有112多萬名幹部職工,與169多萬戶各族基層羣衆“結對認親”,累計走訪5700多萬戶次。

2018年11月29日,美聯社的一篇報導把中共派到新疆跟維吾爾人同吃同住的幹部稱爲“間諜”。

英國新堡大學學者芬利(Joanne Smith Finley)對《美聯社》表示:“中共當局正試圖摧毀維吾爾人僅存的避風港,一個他們能保有真實身分的地方。”

一名維吾爾人說,每當回想起要與這樣的“親人”被迫合影時,總是噁心想吐,想一下如果你的敵人變成你的母親,監視着你的一舉一動,你作何感想?

中共當局除了對維吾爾人進行監視外,還有遍佈新疆的各類型監視系統,從街角荷槍實彈的檢查哨,到有人臉辨識功能的監視器,在清真寺和學校裏還有告密者。除此之外,1千150萬維吾爾族人中,至少有100萬人曾經到過集中營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