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美國接近臺灣是它歷史的責任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8日】(主持人:石濤)

今天九一八,九一八就是打日本人。中共邪惡,日本人是它勾結的,然後它說是它打的,九一八如何如何。

非常邪惡的,就象北京的南城有八大衚衕,是很漂亮的地方,那個四合院非常漂亮的。結果實際,裏頭就跟今天香港的一龍一鳳似的,全是賣淫的。但那個房子沒一個光不溜條的,個個都穿着衣服呢,房子個個都象樣。進去不是牀,是八仙桌。這是共產黨乾的事。

我說的意思就是,一切跟它真的東西都是反的。如果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姜文拍的《邪不壓正》太對了。

我做了期《濤哥侃電影》講姜文的《邪不壓正》,敢情很多人都沒看明白。姜文的《邪不壓正》它裏面就講的九一八,當時大陸人跟日本人之間的關係。結果卻完美的引述到現在。他把日本人就當成德國人,當成馬列主義,所以日本人,帶來了鴉片,這是暗地的。鴉片放在哪兒?放在書堂,那個教書的地方。日本人在那兒開書堂、開學堂,教的是唯女人與小人難養也,孔老夫子的話。然後說,女人是小三、小二,小人是奴僕,是你們家裏那個店小二。

他胡說!但對外那是正經八百,然後在他的店堂當中,供奉着兩樣東西,一把軍刀、一個大印——槍桿子裏頭出政權。殺人,欺騙統治,用鴉片把這些人都毀了,把人的精神用歪解的方式,透過學堂全改了。

你看現在習近平在蒙古、在新疆、在香港,就是日本人開的學堂,裏頭是鴉片,摧毀了人們精神的一切,然後歪講其道,斷掉了人們文化的根脈。那是真正的害人。他是摧毀着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種羣,摧毀了蒙古人,摧毀了新疆人,摧毀了香港人。所以他要做這地球的主。

而在姜文的傳統的理念中,有這樣的人,就是習近平這樣的人,最後怎麼死的?讓賣淫的女人光不溜條屁股給他坐死。

《邪不壓正》裏面的許晴,演的是交際花。交際花一出來,先去打駐顏素,50多歲女人看起來象27、8的。打駐顏素到北京協和醫院,美國人的,結果來的是裏面的男主角,小夥子從美國來的。結果她就把內褲給留在那兒了,人就走了。這就是一個浪蕩的女人,那是土生土長的。但當日本人進了前門樓子,一進前門樓,這個女人跳樓了,從前門樓上跳下去了。

姜文很講究的,鏡頭是從下往上拍的,隱喻,這個交際花不穿底褲,用屁股坐死了那個日本人,坐死了今天習近平的共產黨。他寥寥幾筆,確實很有大手筆。

你今天看不到在國內,政審他王滬寧都沒看懂,他王滬寧要看懂了,肯定不讓他演。

所以這是許晴出場跟結束之間的故事,一出場,一結束。

美國人對中國是最親的,影片裏就講述了,我覺得這條線就正好迎合了今天共產黨的品質。當然裏面細節蠻多了,有他自己的想法。

姜文的缺憾,他是個無神論者,他崇尚個人英雄,他演的蘭先生,就是現在的任志強。現在的任志強,有錢,有思想,有社會的根脈,在社會中有影響力,是個大腕。後來被共產黨今天的習近平,就是裏面的警察局長,其實他當時影射的是周永康政法委。所以周永康政法委在辦公室的時候,卻騎在了交際花的身上,就是周永康到中央電視臺。

而他上來,就談到了活摘器官,誰乾的?今天在美國社會當中的華爾街的人、好萊塢的人、控制着媒體的人,今天的克林頓、奧巴馬、索羅斯這些人,這些在美國社會的極端白左,到今天的上海,到北京,吃香喝辣,欺男霸女,但是他不用太下手,因爲他的身份,就會促成了在那個社會中,很多崇洋媚外的人給予他們的條件。所以在協和醫院的醫生,他崇拜的神是一個肺和一個腎——活摘器官。

姜文出手就這個。跟誰合在一起?跟警察局長合在一起——政法委書記。所以後來蘭先生出手殺掉裏面的醫生,原因就在這兒,他跟共產黨是同流合污的。

等於最後,這個蘭先生自己被政法委把牙都拔了,講的是高智晟。

那個電影你要是看明白了,就是這個。但他唯一的缺憾,他不相信神,他相信個人主義,相信美國人,但他相信功夫,他相信人的功能。裏面的男主角,他把中國傳統的信仰視爲糟粕、迷信、愚昧,他把美國的科學推崇爲崇尚,但是他相信功夫,所以那小夥子能躲子彈,那是功夫。他相信功夫,但他不知道功夫的來處。因爲他沒有信仰嘛。姜文沒有信仰的,但是他有着人的比較質樸的善的一面。

有朋友說,這話說的,他還質樸。他內心中有這份東西,內心中有一份善良,談不上慈悲,沒有信仰就沒慈悲,但他內心中有一份善良。

這是一個決裂的年代。

在16號,彭麗媛露面,很多人報她了。結果我在中國共產黨新聞網,裏面有領導人的活動,新華社跟人民日報社報導了她,沒有照片。

實際是一個視頻大會,一個全球的婦女大會,她代表中國發言,但是是在中國地區。她有視頻出來,但是在這個網站上,沒有她的照片。往前推,她最後一次出的照片,2019年11月22號。

所以在我眼睛裏,彭麗媛與習近平之間的傳聞說分居,說不好是或者不是。但是彭麗媛跟中國共產黨的新聞網之間有距離,這是肯定的。如果沒距離,她的照片出來是理所應當的。

很顯然,就我個人理解,是她自己要求不許登照片的,或者某些人提出什麼要求,她是習近平的老婆,習近平怕老婆,就這麼回事。你記住,他到多跩的時候,他也怕老婆。

這一些都是人的心理問題,你看那個諾蘭,在現在國內正放的電影《天能》或者叫《信條》,那麼惡的男人,要把全人類跟他一塊死的男人,怕老婆。那個影片講述的也是怕老婆。那老婆跟他那麼不跩,他就不敢殺了他老婆。大凡這種惡人,都有生命上的致命的弱點。

所以,這是我剛纔跟大家分享看到,這是中共在崩潰之前,在崩潰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的故事。大家聽起來好象沒有關係,而這些都是觸及到中國共產黨,習近平生命本身的在現階段的表達。

美國跟臺灣之間,恢復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按照川普的做法,他落實在實際的行動上。

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9月18號正式訪問臺灣。17號是下午5點多到達了臺北,大概禮節上吃了一頓飯,因爲有時差。18號開始正式的活動。

因爲時差的問題,我們在美國這邊,再看那邊,白天的活動都結束了。白天,他參加了跟臺灣之間的經貿的對話。

在他出訪前,我已經跟大家解釋過,他一定是會談到美國、臺灣、日本的供應鏈問題,果不其然,談的就是這問題。臺灣成爲美國實際的第51個州,這是美國現代命運所致。臺灣台基電的存在,會促使美國竭盡全力與臺灣關係正常化。

臺灣的電基電,對壘着中國大陸的華爲、抖音、微信,美國全力拋棄掉華爲、微信、微博、抖音,而竭盡對等的權利保護臺基電本身,就這麼回事。

所以克拉奇在臺灣第一天的上午,就跟臺灣的經濟界在討論有關科技供應鏈的問題,確保臺美之間的科技供應鏈能夠完美和正常。

他是美國商業奇才,28歲成爲美國通用汽車公司的副董事長,如果他不說,咱也想不到,28歲的年齡,想成爲董事長的人,絕大多數還在哈佛商學院讀書呢。他在商界混了大概將近40年,所以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人。

這樣的人,在他的思維概念當中,在他的整體的判斷當中,他完全可以跨行業,他可以知道這個行業我不懂,但你跟我介紹,你跟我說,他可以把這個事情看到更加接近事情的真相。這就是一個人的素養問題,這不是一個單純的技術問題。他能成爲那麼大公司的副董事長,那是生命的素養問題,不是技巧問題。

但中共的奇才,你看大陸人來到北美社會,來到西方社會,那些買房子置地的人,你說那些人都幹嘛?叫技術人員,高級技術員。做電腦的,寫軟件的,有。有一些全才的人物,在微軟有,谷歌也有,現在推特里也有,而這些人在幹嘛?這些人都是爲共產黨服務的。所以中共同樣培養這些有奇才的人,有境界的人,但是這個境界是惡的,它的生命屬性是惡的。

李開復,你不能說他不行。曾經掌管中國微軟,但是他爲共產黨服務的。我講的是這意思。

克拉奇來到臺灣,大概我做節目的時候,應該是拜會蔡英文總統。在整個18號,他見了臺灣的外交部長、臺灣的行政院院長跟臺灣的經濟人士,特別是科技人士進行了會談。

與此同時,中共就在今天,就在一天的時間,大概出動了20幾次的戰鬥機,圍繞着臺灣轉,使整個臺灣的軍事機場的戰鬥機,包括F16,一天就圍繞着中共飛機就轉,它有一個戰時識別區。當它進入識別區的時候,等於是對臺灣領空的挑戰,這個時候,臺灣的軍機就會起來,喊話:你出去!你越境了。把臺灣飛機給忙壞了,其中在臺北的松山機場,臺灣的F16戰鬥機掛上了彈藥,準備起飛。也就是說,臺灣在現實環境中,在中共武力威脅的背景之下,隨時是以真正戰爭的狀態來對待。

美國之音的這篇文章它集中在中共戰鬥機的騷擾上,《美副國務卿克拉奇訪臺第二天 中國解放軍發動臺海軍演恫嚇》。

【正值美國副國務卿克拉奇(Keith Krach)訪臺第二天、臺美經貿交流升溫之際,中國解放軍派遣多架次軍機在臺灣西南、西部、北部和西北空域頻頻騷擾。此外,中國國防部週五上午(9月18日)對外宣佈,在臺海附近發動實戰化演練,示警美國和臺灣的意味相當濃厚。】

這是今天習近平唯一能夠剩下的東西。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任國強週五在國務院發佈《中國軍隊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30年》白皮書的記者會上宣佈,今天開始,解放軍東部戰區在臺海附近組織實戰化演練。這是針對當前臺海形勢、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所採取的正當必要行動。

這是面對臺海的形勢。

談到國家主權,美國的衆議院的共和黨的一位議員,也在17號,在衆議院提出了一個共和動議。動議案本身不具有法律效應,他要求從議會的角度,希望白宮跟國務院能夠正式承認臺灣爲獨立的國家,恢復1979年之前美臺之間的關係。在他的聲明中,提到了一個歷史性細節,1979年,當時的卡特總統跟臺灣斷交,與中共建交,是沒有經過國會同意的。

作爲大陸人,我第一次聽說的,從來沒有聽說過。可能他行使了總統的權利,具體的背景一定相當複雜。當時的卡特總統,在今天的環境中,在我眼睛裏,他個人一定有問題,或者反映出當時的共產黨能夠吞食掉他。他憑什麼藉助當時美國法律上司法跟總統權利的空隙,用這樣的方式,直接影響到整個全球人類的命運。

所以《臺灣關係法》,是在卡特總統以這樣的方式跟中華民國斷交之後,爲了彌補卡特的錯誤而出現的。到了1982年,里根總統爲了彌補卡特的錯誤,拿出了對臺六項政策。也正是這個原因,美國從來不承認一中原則,只接受一中政策。根本原由是在這兒。

所以在當時,美國欠了中華民國的,美國欠了臺灣的,美國欠了中華民族,欠了所有十幾億中國人。沒有什麼感恩美國不感恩的,在歷史的環境中,當時的美國總統對人類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所以這是今天中國人要知道的歷史事實。今天的美國接近臺灣是它必須做的,是它歷史的責任,它欠中國人的。

所以這是今天大陸人太多人都不知道的,這是40年前發生的事情。所以命運就是命運了,命運當中同樣顯示出中國共產黨作爲紅色惡龍背後的實力。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