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司法战争!美国大选添变数,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
司法战争!美国大选添变数,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

美极左大法官去世,大法官空缺何去何从?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9日】(编译:陈雯韵)今年是风云变幻的日子,美国在经历着一场类似于法国大革命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思想冲击,在黑人命贵(“Black Lives Matter”)全面席卷美国,并转变为暴力组织的抗议活动后,美国的民众逐渐的清醒——超过半个世纪以来,极左们所支持的“自由”其实是对人性的亵渎和欲望的无限放纵,而就在这时,周五(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erg)在与各种癌症抗争了多年了后,撒手人寰!享年87岁。空出的大法官职位空缺又将会何去何从。

金斯伯格支持“社会主义”的一生

1993年金斯伯格由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任命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近年来一直是法院自由派(左派)的最高级别成员,也是联邦最高法院第二位获提名的女性。

金斯伯格整个的职业生涯中,支持女性堕胎法案、同性婚姻法,是美国社会极左派的标志性人物。

当今的美国社会,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对立,严重的分裂着美国的社会。自由派提倡的“政治正确”要求人们避免冒犯及歧视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在“政治正确”的话语权中,种族、性别、肤色、年龄、信仰的各种差异是不能存在的,谁提出存在差异,谁就是歧视者。

因为“政治正确”的需要,有些学校把莎士比亚的作品封存了,因为莎士比亚被视为“种族歧视者”。美国公立学校有学生因做祷告而被驱逐,因为担心他们会冒犯其它教的教徒,“圣诞快乐”不能说了,“公元××××年”也不能写了,历史书统统要修改……就这样,近年来自由派已经走到了不尊重事实、常识和逻辑的极端,它像一头怪兽,滥用普世价值,吞噬着社会传统道德和伦理。

曾经提倡传统的婚姻、家庭和伦理,提倡勤劳自给、不好意思领取政府福利,坚持是非分明、认为犯法就是犯法、不应该有灰色地带的美国人成了“沉默的大多数”!而自由派在这一过程中逐渐的完成了美国社会的社会主义转型。

2020年,“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被极端组织和团体演变成了全美范围内的反传统的烧杀抢掠,失去理智的示威者推翻雕塑、否定美国国父们推崇的自由、民主的价值。

如今的美国社会像极了当年的文革,打、砸、抢、烧,全面毁掉了传统文化瑰宝、背离了人性道义。

现代社会,很多人迷失在了丰富的物质生活中,对于神灵的存在以及善恶终有报的说法不屑一顾。金斯伯格在她的一生中多次罹患癌症,1999年,她首次被确诊患有大肠癌,随后又被查出胰腺癌、肺癌、肝癌,今年5月,她的癌症再次转移至胰腺并最终导致其死亡。而金斯伯格的丈夫在女儿出生不久后便罹患睾丸癌。

金斯伯格的去世将开启美国全面回归传统的纪元

美国自建国起就尊重法律,法院是美国人争取个人权益的地方,更是他们公开讨论社会问题和道德问题的场所。因此,法律及其执行者是影响美国政治、文化和社会的最重要因素。大法官用一个个的判例告诉民众,宪法怎样规范着大家的公共和政治生活。总统则通过大法官的提名,直接影响最高法院的判决倾向。

目前,美国最高法院设有九位大法官,分为保守派(Conservative)和自由派(Liberal)。他们投票决定美国社会的重大问题,如禁枪、堕胎权、同性婚姻、死刑存废等。保守派多持传统价值观,反对堕胎,反对同性婚姻,反对禁枪等。保守派可不是“守旧”,他们追求的保守主义根本原则是:诚挚的信仰、道德的约束、提倡勤劳自足、支持传统婚姻、注重家庭伦理、强调个人自由、反对政府权威等。

金斯伯格的去世,意味着美国总统川普在他第一任总统生涯结束前,有可能再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届时美国最高法院将拥有3位自由派和6位传统派大法官,这将主导未来美国两代人回归传统的价值观。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几十年里,以美国为首、利用信仰的理念在整个人类社会重新塑造民主、自由、公平的普世价值观。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