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15日在美國總統川普(左2)主持的儀式中,與以色列簽署關係正常化協議。(圖取自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巴林15日在美國總統川普(左2)主持的儀式中,與以色列簽署關係正常化協議。(圖取自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0日】(本台記者宇寧綜合編譯)星期日泰晤士報記者葛蘭西(Josh Glancy)當地時間9月19日在泰晤士報撰文,解密川普總統和其女婿庫什納如何促成了以色列阿聯酋巴林的和平協議,並表示很快中東會有更多的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簽署此協議。

以色列總統內塔尼亞胡於 9月15日與阿聯酋外長扎耶德((Abdullah bin Zayed)和巴林外長扎耶尼(Abdullatif bin Rashid al Zayani)在白宮同時分別簽署了《亞伯拉罕協定》,宣佈以色列和這兩個阿拉伯國家的關係正常化。

葛蘭西認爲,9月15日對於曾經一度在中東被視爲是賤民 的以色列而言,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時刻。因爲以色列同時與兩個海灣國家建立了外交關係,雖然出於對伊朗的不滿,類似於阿聯酋巴林、沙特阿拉伯這些遜尼派阿拉伯國家,已經與以色列背地裏已經悄悄交往了一段時間了。

但是這份《亞伯拉罕協定》的意義在於,川普總統和他的高級顧問、哈佛畢業的女婿庫什納成功地將以色列和這些中東海灣國家帶到同一張談判桌上,並用審慎的和解代替了中東地區公開的敵視;而且這個協議繞開了難纏的巴勒斯坦,是在得到沙特阿拉伯默許之後達成的, 避開了已經陷入困局的、認爲以色列不與巴勒斯坦和解就不可能實現中東地區和平的理念。而且正如庫什納於8月30日所說,這個《亞伯拉罕協定》將爲中東地區創造以前無法想象的經濟、安全和宗教合作;而且令該地區有望實現其內在潛力。

還有分析人士認爲,《亞伯拉罕協定》削弱了腐敗無能的巴勒斯坦領導層對中東地區的影響 ,並通過以色列和遜尼派阿拉伯國家將共享情報和軍事實力孤立和遏制伊朗在中東地區的野心。

葛蘭西還表示,有消息人士告訴他,至少還有兩個阿拉伯國家準備效仿阿聯酋巴林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而且雖然美國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尚未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但是如果沙特政府不允許,巴林是不太可能會與以色列簽署此協議的。 

同時,雖然目前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僵局仍然未解,但是以色列已經承諾暫停吞併約旦河西岸地區的計劃。葛蘭西寫道:“這個協議甚至可能會推動目前陷入僵局的以巴和平進程,而且不會讓海灣地區的局勢更糟。”

葛蘭西因此認爲,川普總統和庫什納應爲促成的這個協議應該得到各方的讚揚。他寫道:“川普總統一直都說,他比美國前總統奧巴馬更應該得到諾貝爾獎,因爲奧巴馬總統僅僅是由於是首位非裔總統而獲得該獎,在這一點上川普總統可能是對的。”

這份《亞伯拉罕協定》的協議也令很多人感到震驚,因爲奧巴馬總統當時的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曾於2016年曾經表示,以色列是不可能與阿拉伯國家簽署和平協議,當時所推動的中東談判也明顯停滯不前。凱瑞當時說:“沒有巴勒斯坦和平,就不會有阿拉伯世界的和平,這是一個很嚴酷的現實。“

《紐約觀察報》的編輯庫爾森也曾經表示,在過去六十年多年中,美國曾經向中東地區派去很多優秀的外交官,希望能夠實現以色列和中東阿拉伯國家的和解,但是他們的努力沒有得到任何結果,而最後卻由一個39歲的、沒有任何外交閱歷的人和他的助手,同樣哈佛畢業的總統助理伯科維茨(Avi Berkowitz)促成了這個協議。

勞瑞(Rich Lowry )則於9月18日在美國半月刊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上表示,就中東問題而言,川普總統和庫什納推翻了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疏遠以色列的政策,並做了其他總統未做成的事情,將美國駐以色列使館遷往耶路撒冷,隨後又在局勢緩解後成就了其他總統未成就的、簽署了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的和平協議;這是一個不可否認的成就,也是一個明智的構想。他寫道:“雖然川普總統的批評者拒絕承認這一事實,但是歷史將對此進行評價,證實在此問題上誰做出了正確決定,又有哪些人在自己的政治正確的泥潭中兜圈子。”

附:解密川普總統女婿庫什納如何促成的此協議 

川普總統於2016年當選總統後就任命其女婿,時年36歲的、沒有任何外交閱歷的庫什納爲主管中東問題的高級顧問,當時此決定引發了很多人的困惑,因爲從哈佛畢業的庫什納在大學時期就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而且鮮少公開站出來爲以色列說話。但是庫什納促成《亞伯拉罕協定》似乎也有其必然的原因。 

庫什納是一位成功的猶太房地產商的兒子,他的祖母在波蘭時曾經通過在爬出一條自家的隧道而逃過了大屠殺,他祖父也曾經在一個洞中躲了一年免遭大屠殺,而作爲東正教猶太人,他從小就知道要保護以色列國,並牢記着以色列人所經歷過的種族滅絕的痛苦,同時延續猶太這個民族的生命力的重要性,這些理唸對於他而言都非常親切。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一直是庫什納家族的朋友,特別是和庫什納的父親查爾斯•  庫什納(Charles Kushner)關係非常好。25年前,當時14歲的庫什納曾經有一夜在地下室過夜,因爲到訪的內塔尼亞胡當晚在庫納什新澤西的家中過夜,而且當天晚上內塔尼亞胡“佔”了他的牀。

而哈佛時期的庫什納就形成了“一個強大而安全的以色列,最符合美國和世界的利益”的理念,作爲東正教猶太人,他甚至不認爲以色列的存在需要得到歐洲、聯合國甚至華府和倫敦的認可,因爲聖經已經將這片土地許諾給了以色列。 

重要的是,庫什納還與伯科維茨和阿拉伯國家的酋長和王子,例如沙特阿拉伯王儲薩勒曼(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建立了牢固的關係,他被視爲是沙特阿拉伯王儲薩勒曼在白宮中強有力的支持者, 同時他還與以色列駐美國大使德默爾(Ron Dermer)及阿聯酋駐美國大使歐泰巴( Yousef Al Otaiba)建立了非常密切的關係。 庫什納於2016年6月,在川普總統第一輪大選的參選活動中,通過川普的密友、美國房地產投資商,億萬富翁巴拉克(Tom Barrack)結識了阿聯酋駐美大使歐泰巴後,與歐泰巴保持了非常親密的關係,他們之間經常通過電郵和電話聯繫,庫什納曾經經常徵詢歐泰巴對很多問題的看法,例如歐泰巴對於中東不斷變化的權利的看法,對於敘利亞、伊朗,伊斯蘭極端主義,以及對中東各國關係的看法。  

庫納什川普總統的大女兒伊萬卡結婚後,庫什納也仍然是自己父親查爾斯的兒子,常年來一直捐款建設以色列以及一直是內塔尼亞胡堅定的支持者的查爾斯對庫什納的影響非常大,例如川普總統2017年9月與內塔尼亞胡會面時,查爾斯和庫什納就曾經作陪。 

分析人士認爲,當川普總統責成庫什納促成一個中東協議時,庫什納顯然是受到了以色列總統內塔尼亞胡提出的“由外及內”的理唸的啓迪,並運用了他與歐泰巴及他和沙特阿拉伯王子建立的關係。成就了這一歷史性的協議 。

責任編輯:常青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