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话坛】揭穿画皮识白骨 直捣妖穴灭红朝 (音频/视频)

揭穿画皮识白骨 直捣妖穴灭红朝
名刊话坛 - 9 / 598

【名刊话坛】揭穿画皮识白骨 直捣妖穴灭红朝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9月19日】

听众朋友,您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名刊话坛节目,我是心如。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是看中国周报第760期看论坛版由宋紫凤撰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揭穿画皮识白骨 直捣妖穴灭红朝》。

 

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为何要三打?因为白骨精变化多端,每次都只打到画皮,真妖精却早已金蝉脱壳,只有最后一次直捣妖穴,才将其一棒毙命。

三打白骨精是一个故事,现实中没有白骨精,却有比白骨精更邪乎的共产邪灵。虽然小妖不比大魔,不过,凡是妖魔之属,大抵都有共性:擅变化,会装死,还有最重要的:不改邪性。

共产邪灵三易画皮

白骨精换了三张画皮,共产邪灵也曾三变其身。

第一阶段是十九世纪中期,共产主义在欧洲的发端时期。1848年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为其标志,1864年马克思建第一国际为其组织,1871年,巴黎公社暴乱为其运动。此为共产邪灵第一期之大概。

第二阶段是苏联时期。此一阶段,始于1917共产邪灵在俄国成立苏共,终于冷战结束苏联解体。此间埋下一段重要伏笔,即邪灵东渐,据中土,立中共,窃神器,建红朝。

第三阶段则是冷战结束,苏联豹死留皮,中共接棒上位,集邪恶之大全,祸乱天下至今。

人们对共产邪灵早有认知

人们对共产邪灵并非一无所知。事实上,这个邪灵从一开始就遭到正义力量的围剿。《共产党宣言》开篇写道“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这句话正是当时欧洲传统力量对共产主义的共识,马克思在他的宣言中引用了这句话,并不只是出于不屑隐讳的狂妄,更是出于作为一个撒旦教徒的真实表达。这一点从马克思留下的大量的诗歌剧本文字中看,尤其明显。如马克思在他的剧本《Oulanem》中这样写道:“毁灭,毁灭……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同志!’”

然而,人们对共产邪灵的认知与围剿却未能阻止其在世间的传播与发展,所以然者,正在于共产邪灵擅于变化,而人们对它的认知并不足够充分。

与马克思对其邪灵本质的直言不讳相比,七十多年后出现的中共,变得更加善于伪装,这一阶段,中共之变又有三期。

中共骗术三阶段

第一期是在中共篡政之前。此一时期,共产党需要利用工人时,就封其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锋队”;需要利用农民时,就许诺说“耕者有其田”;需要利用资产阶级时,又大谈“民主共和”;需要向国民党求和以免于被剿灭的命运时,则喊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而当共产党达到目的后,所有被其欺骗过的人,都会被一脚踢开,打翻在地。

第二期是中共篡政后的前三十年。这一时期,中共发动了一系列的政治运动及党内斗争。这一阶段,中共杀人如麻,却能屡屡得逞,正是因为它将斗争比例保持在“95%5%”。这意味着,每一次中共举起屠刀时,都只针对5%的所谓“一小撮敌对势力”,而对另外95%的人则示以伪善。这种骗术使得相当一部分人因为没有被划入斗争对象而惟知庆幸,又哪里肯去为了那5%的人鸣冤,甚至质疑中共呢而更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共产主义是一个邪灵,在这个邪灵的统治下,没有人会幸免,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这样的斗争,总有那么一天,总有一种方式,总有一种名目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第三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这一时期,中共摇身再变,搞起改革开放。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变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转变迷惑性极大,不仅骗过中国人,亦骗过国际社会。由于改革开放后,以十数亿人口为基数的巨大消费市场,以及肯吃苦低报酬的大量劳动力,吸引了海外巨额资本与先进技术涌入,使得中共权贵一夜暴富。同时,中国部分民众也因分到一点残羹而生活有所改善。于是很多人甚至真的以为是共产党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从而心甘情愿继续被中共所欺骗。至于国际社会,则因中共一改苏俄的威慑强硬,摆出一副肯与民主社会共存的低调姿态,而将中共错认为是一个开明的共产党,一个另类的共产党,一个有可能被和平演变的共产党。

共产邪灵将所有人带入深渊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至今,四十年过去了,可以说,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国际社会,被共产党骗得最惨的就是这四十年。

在中国,中共杀鸡取卵的怪胎经济,摧毁道德的腐败治国,使得中国人在改革开放初期刚刚尝到一点甜头后,很快就陷入一场又一场危机,从下海潮到返乡潮,不过是一场又一场失业大潮,从股市大跌到P2P雷爆,不过是花样翻新的血本无归。

当中共权贵将民脂民膏转移至海外,并做好沉船计划时,中国民众却泡在由毒奶粉,毒疫苗,毒大米,毒空气等等构成的有毒经济环境中挣扎求生。而国际社会亦因认不清中共,向其敞开大门,引狼入室,使得中共借全球化的传输带,将其意识形态,谎言宣传,监控,盗窃,腐败输出世界。

共产邪灵欺骗了所有的人,把人类带入深渊,而这个邪灵最近送给世界的“大礼”正是夺命的中共病毒(SARS-CoV-2)!

真正的觉醒,不是反共而是灭共

然而,也正是源于这场疫情,世界开始觉醒,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乃至全球正义力量开始对中共采取行动,在美国关闭领馆,抓捕间谍,封杀华为,禁止党员入境等一系列重拳出击下,中共毫无还击之力,唯一的办法就是故伎重演,示弱求饶。

然而,无论中共如何作秀,它的垮台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只是一个心知肚明的时间问题。所有有良知的人,都希望看到中共的倒掉,但是每个人反共的目标却不尽相同,而这正取决于每个人对中共的认识到哪一步。

如果你觉得中共的问题是路线问题,那么,换掉习近平,你的反共也就止步了。如果你觉得中共的问题是一党制的问题,那么,中国搞成两党制或多党制,中共只占其一,你的反共也就止步了。如果你觉得中共的问题是政党理念问题,那么只要中共解散,你的反共也就止步了。然而,如果这些都做到了,反共就真的成功了吗,共产邪灵真的不会如历史上那样,从某一处消失后,又在某一处冒出来?

越是在关键时候,形式往往也越复杂。看不清眼前的路,一步之差,可能导致满盘皆输。而在种种思考与建言中,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提出的一点至关重要。816日袁弓夷在旧金山的演讲中说“反共反到我孙子那一代,都未必有成果,我要灭共!”诚哉是言!在天灭中共的大势之下,今天我们要做的,不是反共,而是灭共。

共产邪灵魔乱人间近二百年,发生过太多的杀戮与仇恨,今天的我们应该清醒了,应该看到共产党是一个邪灵,不只是一种学说、一个政党或是一个组织,要看到它真真切切的是一个以毁灭人类为终极目标的邪灵。这个邪灵,已经用太多的事实向世界展现了它反道德、反人类、反文明的本质,对于这样一个邪灵,人类与之是不可能有共存余地的。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要做的事,不是反共,而是灭共。

相应的,我们对全球灭共行动也要有更清晰的认识,这场行动不是党派之争,不是制度之争,更不是什么霸权之争,而是正义力量从四面八方集结对共产邪灵的彻底围剿。

既然我们要全力以赴的是这样一场行动,那么刚才提到的种种,换党魁,改多党制,解散中共组织等等,就都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反共,却非是彻底的灭共。

真正的灭共,是要我们从内心认清人类不仅与共产邪灵无共存余地,连思想中的党文化的污染也必须彻底清除,之后,我们的行动才会是从解体党组织到清除党文化,从有形至无形,从宏观至微观的对共产邪灵最彻底之摧毁。与此同时,被共产邪灵破坏掉的普世价值亦将重新确立,并且,这种确立并非只是一味的恢复,而是如浴火重生般放射出更耀眼的道德光芒,照彻寰宇,令共产主义邪灵灰飞烟灭。唯其如此,人类才能真正走出共产主义的浩劫,而共产邪灵的劫灰也将在未来的宇宙间永不复燃。

好了,今天的名刊话坛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文章来源:看中国周报第760期看论坛

责任编辑:李心如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