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名刊話壇】揭穿畫皮識白骨 直搗妖穴滅紅朝 (音頻/視頻)

揭穿畫皮識白骨 直搗妖穴滅紅朝
名刊話壇 - 9 / 598

【名刊話壇】揭穿畫皮識白骨 直搗妖穴滅紅朝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9月19日】

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名刊話壇節目,我是心如。我們今天談論的話題是看中國週報第760期看論壇版由宋紫鳳撰寫的一篇文章,題目是《揭穿畫皮識白骨 直搗妖穴滅紅朝》。

 

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爲何要三打?因爲白骨精變化多端,每次都只打到畫皮,真妖精卻早已金蟬脫殼,只有最後一次直搗妖穴,纔將其一棒斃命。

三打白骨精是一個故事,現實中沒有白骨精,卻有比白骨精更邪乎的共產邪靈。雖然小妖不比大魔,不過,凡是妖魔之屬,大抵都有共性:擅變化,會裝死,還有最重要的:不改邪性。

共產邪靈三易畫皮

白骨精換了三張畫皮,共產邪靈也曾三變其身。

第一階段是十九世紀中期,共產主義在歐洲的發端時期。1848年馬克思發表《共產黨宣言》爲其標誌,1864年馬克思建第一國際爲其組織,1871年,巴黎公社暴亂爲其運動。此爲共產邪靈第一期之大概。

第二階段是蘇聯時期。此一階段,始於1917共產邪靈在俄國成立蘇共,終於冷戰結束蘇聯解體。此間埋下一段重要伏筆,即邪靈東漸,據中土,立中共,竊神器,建紅朝。

第三階段則是冷戰結束,蘇聯豹死留皮,中共接棒上位,集邪惡之大全,禍亂天下至今。

人們對共產邪靈早有認知

人們對共產邪靈並非一無所知。事實上,這個邪靈從一開始就遭到正義力量的圍剿。《共產黨宣言》開篇寫道“一個共產主義的幽靈”,這句話正是當時歐洲傳統力量對共產主義的共識,馬克思在他的宣言中引用了這句話,並不只是出於不屑隱諱的狂妄,更是出於作爲一個撒旦教徒的真實表達。這一點從馬克思留下的大量的詩歌劇本文字中看,尤其明顯。如馬克思在他的劇本《Oulanem》中這樣寫道:“毀滅,毀滅……伴隨着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着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同志!’”

然而,人們對共產邪靈的認知與圍剿卻未能阻止其在世間的傳播與發展,所以然者,正在於共產邪靈擅於變化,而人們對它的認知並不足夠充分。

與馬克思對其邪靈本質的直言不諱相比,七十多年後出現的中共,變得更加善於僞裝,這一階段,中共之變又有三期。

中共騙術三階段

第一期是在中共篡政之前。此一時期,共產黨需要利用工人時,就封其爲“無產階級革命的先鋒隊”;需要利用農民時,就許諾說“耕者有其田”;需要利用資產階級時,又大談“民主共和”;需要向國民黨求和以免於被剿滅的命運時,則喊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而當共產黨達到目的後,所有被其欺騙過的人,都會被一腳踢開,打翻在地。

第二期是中共篡政後的前三十年。這一時期,中共發動了一系列的政治運動及黨內鬥爭。這一階段,中共殺人如麻,卻能屢屢得逞,正是因爲它將鬥爭比例保持在“95%5%”。這意味着,每一次中共舉起屠刀時,都只針對5%的所謂“一小撮敵對勢力”,而對另外95%的人則示以僞善。這種騙術使得相當一部分人因爲沒有被劃入鬥爭對象而惟知慶幸,又哪裏肯去爲了那5%的人鳴冤,甚至質疑中共呢而更令他們想不到的是,共產主義是一個邪靈,在這個邪靈的統治下,沒有人會倖免,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這樣的鬥爭,總有那麼一天,總有一種方式,總有一種名目會降臨到自己的頭上。

第三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這一時期,中共搖身再變,搞起改革開放。從以階級鬥爭爲綱,轉變爲以經濟建設爲中心。這一轉變迷惑性極大,不僅騙過中國人,亦騙過國際社會。由於改革開放後,以十數億人口爲基數的巨大消費市場,以及肯吃苦低報酬的大量勞動力,吸引了海外鉅額資本與先進技術涌入,使得中共權貴一夜暴富。同時,中國部分民衆也因分到一點殘羹而生活有所改善。於是很多人甚至真的以爲是共產黨讓他們過上了好日子,從而心甘情願繼續被中共所欺騙。至於國際社會,則因中共一改蘇俄的威懾強硬,擺出一副肯與民主社會共存的低調姿態,而將中共錯認爲是一個開明的共產黨,一個另類的共產黨,一個有可能被和平演變的共產黨。

共產邪靈將所有人帶入深淵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今,四十年過去了,可以說,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國際社會,被共產黨騙得最慘的就是這四十年。

在中國,中共殺雞取卵的怪胎經濟,摧毀道德的腐敗治國,使得中國人在改革開放初期剛剛嚐到一點甜頭後,很快就陷入一場又一場危機,從下海潮到返鄉潮,不過是一場又一場失業大潮,從股市大跌到P2P雷爆,不過是花樣翻新的血本無歸。

當中共權貴將民脂民膏轉移至海外,並做好沉船計劃時,中國民衆卻泡在由毒奶粉,毒疫苗,毒大米,毒空氣等等構成的有毒經濟環境中掙扎求生。而國際社會亦因認不清中共,向其敞開大門,引狼入室,使得中共借全球化的傳輸帶,將其意識形態,謊言宣傳,監控,盜竊,腐敗輸出世界。

共產邪靈欺騙了所有的人,把人類帶入深淵,而這個邪靈最近送給世界的“大禮”正是奪命的中共病毒(SARS-CoV-2)!

真正的覺醒,不是反共而是滅共

然而,也正是源於這場疫情,世界開始覺醒,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乃至全球正義力量開始對中共採取行動,在美國關閉領館,抓捕間諜,封殺華爲,禁止黨員入境等一系列重拳出擊下,中共毫無還擊之力,唯一的辦法就是故伎重演,示弱求饒。

然而,無論中共如何作秀,它的垮臺對於所有人來說,都只是一個心知肚明的時間問題。所有有良知的人,都希望看到中共的倒掉,但是每個人反共的目標卻不盡相同,而這正取決於每個人對中共的認識到哪一步。

如果你覺得中共的問題是路線問題,那麼,換掉習近平,你的反共也就止步了。如果你覺得中共的問題是一黨制的問題,那麼,中國搞成兩黨制或多黨制,中共只佔其一,你的反共也就止步了。如果你覺得中共的問題是政黨理念問題,那麼只要中共解散,你的反共也就止步了。然而,如果這些都做到了,反共就真的成功了嗎,共產邪靈真的不會如歷史上那樣,從某一處消失後,又在某一處冒出來?

越是在關鍵時候,形式往往也越複雜。看不清眼前的路,一步之差,可能導致滿盤皆輸。而在種種思考與建言中,香港實業家袁弓夷提出的一點至關重要。816日袁弓夷在舊金山的演講中說“反共反到我孫子那一代,都未必有成果,我要滅共!”誠哉是言!在天滅中共的大勢之下,今天我們要做的,不是反共,而是滅共。

共產邪靈魔亂人間近二百年,發生過太多的殺戮與仇恨,今天的我們應該清醒了,應該看到共產黨是一個邪靈,不只是一種學說、一個政黨或是一個組織,要看到它真真切切的是一個以毀滅人類爲終極目標的邪靈。這個邪靈,已經用太多的事實向世界展現了它反道德、反人類、反文明的本質,對於這樣一個邪靈,人類與之是不可能有共存餘地的。這就是爲什麼,今天我們要做的事,不是反共,而是滅共。

相應的,我們對全球滅共行動也要有更清晰的認識,這場行動不是黨派之爭,不是制度之爭,更不是什麼霸權之爭,而是正義力量從四面八方集結對共產邪靈的徹底圍剿。

既然我們要全力以赴的是這樣一場行動,那麼剛纔提到的種種,換黨魁,改多黨制,解散中共組織等等,就都只是一定程度上的反共,卻非是徹底的滅共。

真正的滅共,是要我們從內心認清人類不僅與共產邪靈無共存餘地,連思想中的黨文化的污染也必須徹底清除,之後,我們的行動纔會是從解體黨組織到清除黨文化,從有形至無形,從宏觀至微觀的對共產邪靈最徹底之摧毀。與此同時,被共產邪靈破壞掉的普世價值亦將重新確立,並且,這種確立並非只是一味的恢復,而是如浴火重生般放射出更耀眼的道德光芒,照徹寰宇,令共產主義邪靈灰飛煙滅。唯其如此,人類才能真正走出共產主義的浩劫,而共產邪靈的劫灰也將在未來的宇宙間永不復燃。

好了,今天的名刊話壇節目就到這裏,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文章來源:看中國週報第760期看論壇

責任編輯:李心如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