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刘锐绍
时事评论人士刘锐绍 (摄影 / 郑铭)

刘锐绍:中港齐刮“共产风” 习近平先动两种人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0日】(本台記者林秀宜採訪報導)中共在疫情及水患下,面对极大的经济困境,从习近平倡导“内循环”便露出端倪。近期发生当局强行收归山西平遥古城,以及加强针对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文件出炉,香港时评家刘锐绍认为习近平重演“共产风”,原因是国家没钱,要共人民的资产。

近期中港两地出现“共产风”事件,一是发生在山西,山西平遥古城最近成为大陆网民的热话,古城内200户居民的祖屋被地方当局强行收归。另一宗则与香港有关,中共喉舌新华社在本月15日发布《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一文,要求加强针对民营经济的“统战工作”,列明对象包括在大陆投资的港澳商人,做政治上的“明白人”,进一步加强民营企业党建工作,但不包括台商和外国商人。

山西古城重现“共产风

熟悉中国事务的政治评论员刘锐绍形容事件是现代版共产风”。首先说山西平遥古城,五十年代下,中共执政没多久,便要共产。他说,当年用一种所谓的赎买的方法,政府说:“我不是抢你,我是用钱买回来的。”但价钱由官方订:“官方一元两元十元,一万买起你整个企业,或者你整个的民房。当时这个便叫作共产风了”。他以当年国家副主席荣毅仁为例,在上海的产业,全部在赎买政策之下,由国家来取代了。

文化大革命后,中共开始改革开放,将很多民房归还给原来的拥有者,他说:“但是后来发觉,原来还有一条尾巴,或者潜台词存在,是什么呢?就是你占领了人家的楼,接近二三十年,结果那些楼是腐烂残旧,对不对?在这种情况之下,官方又没钱去维修,于是说我还给你吧,还给你之后,你自己去维修。”

而平遥古城也在那时还给原来的居民或后人,后来发展旅游区。谁知近期因中共病毒疫情,大陆第一及第二季度的经济GDP连续下跌,中共为了保全年GDP有百分五到百分六增长,很多地方官开始在民间里,想办法夺取资产,他说:“现在平遥古城,用的那个名堂是非常低劣,是什么名堂呢?就是原来他们所说的,八十年代按照政策把那些民房交还给原居民,他们说这个政策当时是执行错误的。你的龙门搬来搬去,适合你用的时候,你就把龙门搬到这个位置。当你不够钱的时候要抢民房的时候,便搬龙门,又不同了。所以这个事情就引起当地很多居民很激烈反抗,因为你抢他们的钱。”

令人担心发生在山西的事件会否波及全国?于是便出现了新华社发布的《关于加强新时代民营经济统战工作的意见》一文,他说:“现在的文件是要引渡民营企业的人士,用习近平的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做什么?武装自己的头脑。我一听到这些名词,我立刻觉得回到文化大革命的前期,为什么呢?当时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教导我们‘毛主席一挥手,我前进。’用毛泽东思想武装我们的头脑,一模一样,现在武装头脑,习近平重用这个词。”

中共不信港商 沦为三等统战对象

这篇针对民营的统战文章,对象包括在大陆投资的香港、澳门商人,要求他们做明白人,刘锐绍解释说:“明白人就是你要明白,党的要求、听党说话、跟党走。接着还有一句潜台词,因为它里面说‘希望你跟随党的指示办事。’其中一个就是‘党要钱时,你快快吐’吐些钱出来。原来这个民营企业,在这个官方鼓励的时候,就可以顺风顺水。当官方需要钱的时候,它不够的时候,立即便想到在民间里面开刀。”

为何有这样的政策出台,他分析二大原因。一是中共认为香港这几年很不听话:“在它眼中,会否有些工商界支持一些反政府的力量,这些全部是它自己的心魔来的,它又不说有多少大工商界支持香港政府,这些它又不说。所以这个形成了它的心魔,就使它用一个惯性思维,你不听话,我就要共你的产,或者我要控制着你的资金投向,这就是从政治角度去想的。”

二是全国皆没钱,山西平遥古城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于是便想到向平民老百姓开刀,又加价、加租等等,这是一个惯性。现在如果是这样的时候,大家便可以预期,港商在大陆的投资,或者你开企业,你真的猜不到接下来会做什么,这就是中国体制里面的不确定性,这个不确定性使香港人,以至很多外商,都很担心。这个不确定性,过去大家怕在政治上,你不知什么时候搬龙门,连港府官员,都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最典型就是聂德权,聂德权(香港前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他修改文件二十二条,你搬来搬去,它已经努力去适应,但是你都不够上面搬龙门搬得这么快。”

在中共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时,港商成为“开荒牛”也就是喝了“头啖汤”,那时港商成为了天之骄女了。其后台商来了,由于台湾是大陆的首要统战对象,所以台商变了一等公民,港商便变了二等公民。他说:“大家可以看到,共产主义是非常功利的,接着外资又进来了,你要知道,凡外资进来的,多数是大型、还有国际性的、有影响力的。于是北京的政策便开始,原来外商才是一等公民,台商变成二等公民,到港商的时候,已经是三等公民。”

香港回归后,他说:“就是二零零三年开始,上面就觉得,第一你已经成为我囊中物,我探囊取物,予取予携,你能够反抗吗?于是由那时候开始,就对港商,还有港府要配合大陆的经济政策。”刘锐绍批评港官敝帚自珍,做了龟兔赛跑的大懒兔,大陆便后来追上:“所以大家看到现在的香港官员,香港的厂商,在上面,其实是受气的,香港官员更加是自找,应该有两制的保护,又不干,把两制双手奉送,是另一种自找。”。

事实上港商在大陆投资已占很大比例,目前已有四十五万七千家各个行业的单位、机构,涉及八万五千亿港元,他说:“以前的重庆市市长王绮帆,他亦都公开了一个数字,就是由改革开放到现在四十年里面,中国吸收的外资,有百分之六十几,接近七十,全部经香港的,包括香港自己本身的投资。”

此外,新的统战政策没包括台湾商人,为何呢?他分析说:“这就说明了一件事情,原来香港商人已经由当年的黄花闺女,现在一下子变成了,三等公民的黄脸婆。共产党那个的概念里面,你的利用价值是视乎,怎样变,你的利用价值高的时候,你就是黄花闺女,你的利用价值低的时候,便变成黄脸婆。”他相信经此一事,港商以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从新版的“共产风”,刘锐绍表示,可以看出中共对港的控制已不断加深,但港人已认清事实:“它不断想在香港进行意识形态的教育,我就说,国家行为往往就是一个最好的教育,你现在国家行为是在伤害人民利益的,你不断讲习思想,你不断讲官方的英明神武,有什么用呢?起不了效果。”

责任编辑:蔡紅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