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扇子中的一段宫词,竟使得她上吊自尽了。(示意图片:pxhere)
扇子中的一段宫词,竟使得她上吊自尽了。(示意图片:pxhere)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为什么这个人阳气这么旺?睡鬼屋都不再闹鬼了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81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5日】(作者:紫君)

无心造业 也要还

有个泰州人名叫任子田的,自幼博闻强记,尤其擅长于三《礼》的注疏和六书的训诂,很有文采。乾隆三十四年考上二甲第一名进士,可是自此以后在宦海上下沉浮,一直做小京官,直到晚年才被任命为御史,还没等到上任就死了。     

自从大清开国以来,考中二甲第一名进士,而且没能进入翰林院的仅有三人,而任子田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自己说,他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偶然兴起,为叔父的一个侍姬在扇子上写了一段宫词,叔父见到从而怀疑侍姬红杏出墙,竟使得这个侍姬上吊自尽了。

侍姬的阴魂在阴间上告,任子田也病得气息奄奄。他的灵魂被拘捕到阴间拷问,一连拷问了四五天,阴间的判官审讯了七八回,最后终于辨明他确实是出于无心才那样做的,然而终究因为过失杀人,所以被削减了官禄,仕途才象这般屡屡受挫。

贾钝夫舍人说:“当初阴间审理这个案子的狱官,就是顾德懋郎中。在阳世顾德懋和任子田两人并不认识,但有一天见面,彼此都觉得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我当时也在座,亲眼见到他们互相追忆在阴间发生的那些事,子田回答顾德懋时,还忍不住瑟瑟发抖呢。”

无心造业,也是要还的啊!

姚安公

福州学使的官署,原本是明朝掌管税收的太监的官署。太监残酷专横,暗中杀害了许多无辜者。所以这个官署到现在还常常出现鬼怪变异。

我(纪晓岚)担任福建学使时,仆人们常在夜里被鬼惊吓。乾隆二十九年夏天,先父姚安公到官署来,听说某个房间有鬼,就把床搬进去睡,整夜安然无事。我曾找机会劝告他,请他不要拿宝贵的生命去和鬼作较量。先父教诲我说,儒家说没有鬼,那是迂阔之论,也是强词夺理。

先父说:“但是鬼肯定怕人,因为阴不能胜阳;有的鬼能害人,是因为那人的阳气不足以抵御阴气。可是,阳气之盛,难道是靠身体的壮实和性格的强悍吗?人的心,慈祥的为阳,惨毒的为阴;坦诚的为阳,阴险的为阴;公正刚直的为阳,自私卑鄙的为阴。所以《易经》以阳为君子,阴为小人。只要为人心地光明正大,就有纯粹的阳刚之气,虽然有鬼魅,也好像在暗冷的房子里生起大炉子,燃起烈火,阴冷之气自然消失。”

先父还说,你读的书也很多了,可曾看到史传中有端方伟大的人被鬼所害的吗?”

我听了对父亲深深下拜,领受慈父的教诲。时至今日,每每回忆起先父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声犹在耳,  就好像我站在他老人家身旁一样。

“只要人心地光明正大,就有纯粹的阳刚之气”,  真是金玉良言啊!

更多文章请点击【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系列。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