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扇子中的一段宮詞,竟使得她上吊自盡了。(示意圖片:pxhere)
扇子中的一段宮詞,竟使得她上吊自盡了。(示意圖片:pxhere)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爲什麼這個人陽氣這麼旺?睡鬼屋都不再鬧鬼了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81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5日】(作者:紫君)

無心造業 也要還

有個泰州人名叫任子田的,自幼博聞強記,尤其擅長於三《禮》的註疏和六書的訓詁,很有文采。乾隆三十四年考上二甲第一名進士,可是自此以後在宦海上下沉浮,一直做小京官,直到晚年才被任命爲御史,還沒等到上任就死了。     

自從大清開國以來,考中二甲第一名進士,而且沒能進入翰林院的僅有三人,而任子田就是其中的一個。他自己說,他在十五六歲的時候,偶然興起,爲叔父的一個侍姬在扇子上寫了一段宮詞,叔父見到從而懷疑侍姬紅杏出牆,竟使得這個侍姬上吊自盡了。

侍姬的陰魂在陰間上告,任子田也病得氣息奄奄。他的靈魂被拘捕到陰間拷問,一連拷問了四五天,陰間的判官審訊了七八回,最後終於辨明他確實是出於無心才那樣做的,然而終究因爲過失殺人,所以被削減了官祿,仕途才象這般屢屢受挫。

賈鈍夫舍人說:“當初陰間審理這個案子的獄官,就是顧德懋郎中。在陽世顧德懋和任子田兩人並不認識,但有一天見面,彼此都覺得面熟,好象在哪裏見過。我當時也在座,親眼見到他們互相追憶在陰間發生的那些事,子田回答顧德懋時,還忍不住瑟瑟發抖呢。”

無心造業,也是要還的啊!

姚安公

福州學使的官署,原本是明朝掌管稅收的太監的官署。太監殘酷專橫,暗中殺害了許多無辜者。所以這個官署到現在還常常出現鬼怪變異。

我(紀曉嵐)擔任福建學使時,僕人們常在夜裏被鬼驚嚇。乾隆二十九年夏天,先父姚安公到官署來,聽說某個房間有鬼,就把牀搬進去睡,整夜安然無事。我曾找機會勸告他,請他不要拿寶貴的生命去和鬼作較量。先父教誨我說,儒家說沒有鬼,那是迂闊之論,也是強詞奪理。

先父說:“但是鬼肯定怕人,因爲陰不能勝陽;有的鬼能害人,是因爲那人的陽氣不足以抵禦陰氣。可是,陽氣之盛,難道是靠身體的壯實和性格的強悍嗎?人的心,慈祥的爲陽,慘毒的爲陰;坦誠的爲陽,陰險的爲陰;公正剛直的爲陽,自私卑鄙的爲陰。所以《易經》以陽爲君子,陰爲小人。只要爲人心地光明正大,就有純粹的陽剛之氣,雖然有鬼魅,也好像在暗冷的房子裏生起大爐子,燃起烈火,陰冷之氣自然消失。”

先父還說,你讀的書也很多了,可曾看到史傳中有端方偉大的人被鬼所害的嗎?”

我聽了對父親深深下拜,領受慈父的教誨。時至今日,每每回憶起先父的教訓,還歷歷在目,聲猶在耳,  就好像我站在他老人家身旁一樣。

“只要人心地光明正大,就有純粹的陽剛之氣”,  真是金玉良言啊!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