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狐女與公子(示意圖片:清代畫作)
狐女與公子(示意圖片:清代畫作)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想續未完的姻緣又不會害了對方 只有來世轉生成人

【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84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8日】(作者:紫君)

神仙感遇

吳江人吳林塘說:他的表親中有一個人和狐女相好,家里人都知道。長久下來,這個表親雖然沒什麼疾病,但總是悵惘茫然,精神、陽氣不足。他的父母爲此而十分擔憂。

聽說有個雲遊僧人能鎮治妖魅,便前去祈求,請僧人幫助。

僧人說:“這狐女與你家公子有一段姻緣,她沒有害人的意思。是你家公子自己沉溺於此,縱樂過度罷了。令人擔心的是,即使這個狐女心中不想傷害公子,與狐相處,最終公子也會自己害了自己。所以還是應當善意的把狐女送走爲好。”

於是那天夜裏來到這個表親的家裏,盤腿打坐唸誦咒語。他們家的人遠遠地在旁邊觀看,看見燭光下,有一個身穿錦繡衣衫的女子,冉冉地向僧人下拜。

僧人舉起拂塵說:“留下這一段未完的姻緣,來世爲人再續歡情,可以嗎?”

只見那狐女一下子便消失了,以後再沒來過。林塘知道僧人是一個奇異之人,便問他人間是否能遇上神仙

僧人說:“自古以來,傳記中所記載有關神仙的事,有的是寓言,有的是假冒神仙之名,有的是借寫神仙故事來抒發自己心中的恩怨情仇,有的是寫者喜歡談論一些詼諧怪異的事情而達到聳人聽聞的目的,有的是託神仙之名來點綴風流蘊藉以傳爲佳話,有的沒有什麼特別的意圖,只不過將自己的感情寄寓在綺麗的情節語詞之中,就象一些詩人所作的一些豔麗詞曲:所有這些,編造的假的佔了十分之八九,真的只有十分之一二。而且這十分之一二的真事又大多數是關於才鬼靈狐,花妖木魅,並沒有一件是真正關於神仙的。

僧人還說,凡是那些說是神仙的一定是撒謊。神,正直而聰明,仙,虛空而清靜,清靈神聖的天宮仙境裏怎麼會有放蕩的女人混雜其間,怎麼會有名列仙台,位在天府的神仙,動不動就象人一樣的幽會這種事情呢?! ”

林塘十分感嘆僧人的見識精闢,是他從來沒有聽過的。林塘對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他沒有說出僧人的名字。後來我問林塘的兒子鍾僑,鍾僑說:“我見到這位僧人時,纔有五六歲。當時沒有聽過誰叫他的名字,現在也沒有辦法問了。我只記得他的口音,聽起來好象是杭州人。”

說的很對啊!人,總是用自己的心思去揣度別人,對神仙也是如此。那哪行呢?神佛的心,和人是不一樣的。一些人舞文弄墨,用自己的想法去寫神仙,沒想到無意中,可能就褻瀆了神。

六道輪迴

胡牧亭侍御說:他家鄉有個活着而做陰司冥官的人,講起陰司的事情來很熟悉,胡牧亭說他雖不能全部都回憶起來,但記得這個人說的大致和書本的記載相同。

只是講到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修羅道、人道、天道這“六道輪迴”的時候,他說並不需要鬼卒遣送,都是根據各人平生的善惡,就像水流向潮溼處,火燒向乾燥處一樣,氣息相感,以類而分,自然會到他該去的地方。

這話很有道理,是講鬼神的人從來沒有談到過的。

更多文章請點擊【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系列。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