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WHO警告:中共肺炎加速蔓延 進入危險新階段(圖片:pixabay)
有專家表示,第二波疫情“非常非常可怕”(圖片:pixabay)

九個月了 我們對疫情瞭解了多少?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1日】從2020年1月到現在,9個月過去了,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導致全球2900萬人感染,超過90萬人死亡。歐洲55個監測國疫情人數超過歷史最高線,印度連續數日每一天確診人數爲9萬,在秋冬來臨之時,疫情的腳步明顯加快。

然而,九個月過去了,我們對疫情瞭解又有多少呢?

病毒源頭

在9月18日的北京健康論壇上,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稱:“我們知道溯源很重要,但有可能永遠找不到。”聽起來,石正麗顯然有些悲觀。

面對2003年的非典型肺炎(SARS)爆發之後,石正麗的團隊花了8年時間纔在雲南的一個礦坑裏找到SARS最原始的來源。然而,2020年的武漢肺炎纔過去9個月,石正麗卻透露出一絲絕望。

“可能永遠找不到”並不是一句“政治正確”的話,而是對於武漢肺炎病毒源頭的“證據鏈”已經被切割、銷燬的一種迴應。

武漢肺炎病毒源頭可能已經永遠進了墳墓。2020年1月1日,華南海鮮市場貼出休市公告,隨後進行了徹底的環境衛生整治——知名香港薩斯專家管軼後來痛斥,這個舉措等於摧毀了“犯罪現場”。

2月17日,網上出現一篇微博:“實名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泄漏病毒”。

微博寫道:“我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身份證號碼是422428197404080626,我實名舉報武漢P4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泄漏病毒。王延軼本人沒有一丁點醫學知識,當年靠着特長招生進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員幫她做的。她經常會從實驗所拿一些實驗動物售賣給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攤位。她就是這次疫情的罪魁禍首,她老公有通天的本領,據說和某副國級官員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弟。大家一定不要忘記王延軼啊,她害了多少無辜的羣衆喪失了性命。”

在這個微博出現之前,中共承認病毒源頭就是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因爲市場的野生動物來自於大自然,病毒責任來自於遙遠的動物成長地,但是在陳全姣實名舉報之後,中共又矢口否認“新冠病毒”並非源自華南海鮮市場,因爲市場的動物來源指向了武漢病毒所。

此後,中共製造的一個又一個推卸責任的武漢肺炎病毒“穿山甲說”、“人造論”、“陰謀論”、“外國起源論”,相繼一一破產。這一過程中,中共的邪惡本質開始被國際社會看清。

武漢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或者並非人工合成?更多的病毒專家傾向於這並不是人工合成的,但是,這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否泄漏了“病毒動物樣本”是兩回事。

常識告訴我們:傳染病爆發在哪裏,哪裏就是起源地,難道中共內部受過高等教育的官員們不知道嗎?他們當然知道,但是他們爲了中共維穩,不惜說一切假話。這次瘟疫就是這樣的人禍催生的。

病毒蔓延

中共在2020年1月1日關閉華南海鮮市場並予以清洗之前,得到了市場動物樣本。從這一刻起,隱瞞、歪曲、掩蓋瘟疫真相的行爲就開始了。

1月3日,中共衛健委下發“3號文”,要求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佈有關病原檢測及實驗活動結果等信息。但是,在1月11日公開聲明中,中共專家面對顯著的疫情,卻稱“可防可控”,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

在1月14日,美聯社獲得的中共政府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在1月14日與省級衛生官員進行了機密級別的視頻會議,評估疫情。根據一份相關備忘錄顯示,會上談到“病例成羣的出現”,顯示人傳人的情況可能存在,並稱“(當下)傳染病的情況仍然複雜嚴峻,是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來最大的挑戰”。

直至1月20日,中共派代言人出面承認存在“人傳人”現象,這時一個超級病毒的信息才正式公開,但是,這距離最早12月份中國出現武漢肺炎的病例已過去一個多月了。

1月23日,武漢宣佈封城,從此前疫情出現開始的時間算起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流向其他城市及其他國家。

傳播路徑

從1月初瘟疫開始爆發,至今9個月過去了。關於病毒傳播路徑的研究結果顯示,人類對病毒傳播方式仍感到難以捉摸。

試圖捕捉病毒軌跡並不容易,因爲人類尚未具備洞悉微觀世界的真正能力。

一個嚴峻的現實是,在大瘟疫初期,兒童似乎沒有出現嚴重症狀,而且很少死亡。然而在半年多過去之後人們發現,病毒並不區分年幼長老,“武漢肺炎的一切都很複雜,孩子們也不例外。”

從地域上看,武漢肺炎在全世界蔓延。

從年齡上看,它正在波及任何年齡的人。

從季節上看,夏季並沒有比冬季和春季更嚴重。

目前缺乏職業和財富方面的統計數據。

從精神層面上,和中共不分彼此的人,比如中共黨員,感染武漢病毒並因此失去生命的比例顯著高於其他羣體,被稱爲武漢病毒的“高危羣體”。

至於原因,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康復後的人具有傳染性嗎?

年輕人或者僅僅是輕度症狀,靠自我免疫康復的人,是否需要隔離更長時間?

《醫療傳媒STAT》的報道中稱:“現在清楚了,感染輕度或無併發症的人在症狀出現後最多十天內會散播活性病毒。(‘重病或免疫功能低下的患者確實會散發傳染性病毒,時間更長,’香港大學冠狀病毒專家馬利克·佩里斯(Malik Peiris)說。)”

對於有些人來說,疫情只是輕輕地教訓了他們一下,他們的生活沒有受到根本性的影響。瘟疫似乎因人而異,各有不同,例如,在恢復了健康的年輕人中,一部分人似乎變得更珍惜健康、更爲節制、有了對神明的敬畏之心。

後遺症問題

武漢肺炎帶來的影響超出人類對於瘟疫以往的經驗與認識。對於重症患者或者其他狀況的人來說,情況就很複雜。

在中國大陸的自媒體中,一位女兒陳述她的父親從疫情中死裏逃生,但是病癒之後,卻發現生活完全改變了,乏力、心悸、呼吸困難,出去送一下孩子再回來就沒勁了。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八月十九日刊登作者Ed Yong的文章說,如果不瞭解某些患者所經歷的揮之不去的疾病,我們將無法理解這場大瘟疫。

在對一千四百名“鬼門關倖存者”((Long-haulers)的調查中發現,他們雖然在武漢肺炎感染中倖存下來,但感覺與正常情況相去甚遠。接受抗體測試的人中,有三分之二的人結果均爲陰性,“僅僅是抗體陰性,並不意味着您沒有武漢肺炎。”

《大西洋月刊》稱,“一些正規的研究指出了武漢肺炎可能造成的持久傷害。在意大利的一項研究中,兩個月後仍有87%的住院患者出現症狀;英國的一項研究發現了類似的趨勢。一項德國研究包括許多在家康復的患者,發現78%的患者在兩三個月後出現心臟異常。”

免疫與預防

就流行病學的一般規律來說,與其他感染一樣,武漢肺炎病例會在一定時間內賦予抵抗再感染的免疫力,也就是所說的“羣體免疫”。但是直到人們再次染疫時,研究人員才能確切知道這種免疫能持續多長時間。這個時間會有多長?世衛組織範克霍夫表示:“我們不知道免疫反應能持續多久。”

8月24日,香港大學微生物研究團隊發現了全球第一例武漢肺炎康復者二次感染病例,隨後美國、比利時、荷蘭也相繼出現。

香港研究團隊的杜啓泓在接受港媒訪問時表示,這次研究結果顯示,民衆無法對中共病毒終身免疫,患者可能會在康復後再度感染,羣體免疫的措施恐無用。

大陸專家、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8月25日早上在微博發文稱,香港此例“再感染”非一般意義上的“復陽”,還需要進一步的研究證據。如果“再感染”成立,那麼在高發和流行地區,“再感染”會成爲常態。

對於武漢肺炎疫苗,張文宏同樣持審慎態度,在中國大陸網站上,已經有中共疫苗發明者陳薇與張文宏辯論的報道。張文宏認爲世界範圍還沒有任何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疫苗,而且病毒還在變異;而陳薇認爲,她的疫苗可以跟隨病毒變異不斷地“打補丁”。讀者紛紛置評:“打補丁也太不靠譜了吧,要真能跟上病毒的變異,何至於現在全世界一天幾十萬人被確診?”還有網友說:“我可不當小白鼠。”

生機

中國有一句話,“天無絕人之路”。老子曾經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在《免疫學前沿》(Frontiers in Immunology)期刊上,曾發表過對於東方修煉文化的研究,分析了打坐等各種身心療法對人的基因行爲產生影響的方式。

對於人體與宇宙的認識,也在發生着一些微妙的改變。根據《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雜誌的一項研究,宇宙體系和大腦結構極爲相似,星系之間的連接方式就像大腦神經細胞一樣。知名的心量研究所(HeartMath LLC)在心腦智能研究與開發方面走在前列。研究所主管麥克柯瑞提(Rollin McCraty)博士說,“人類與地球之間是相互關聯的。”

傳統修煉把人的身體視爲一個宇宙,也認爲人的生命和智慧來源於宇宙空間。

自2020年1月以來,武漢肺炎病人虔誠唸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之後,病情得到緩解或康復的個案報導陸續刊出。雖然沒有修煉,但案例中被武漢肺炎帶到鬼門關前的病患,竟然都重新獲得了生機。

法輪功是傳統的修煉方法,基於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早在1998年的一份萬人健康調查報告中,學者們就發現,雖然不是爲了治病而存在,但法輪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高達98%。

——轉自《明慧網》作者:佚名,責任編輯:郝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