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很难治愈的怪病修大法后好了 感恩法轮大法(法轮功图片)
难以治愈的怪病“搭背疮”修大法后痊愈了,法轮功修炼祛病健身有神奇功效。(明慧网)

她的选择让怪病“搭背疮”远离了她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1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有一位北京人,得了一种让人吃惊的很难治愈的怪病:搭背,也叫“搭背疮”。同事知道后都大惊失色。面对亲人和许多人的各种劝告,经过十天的痛苦思考,她横下一条心:人终究会死的,我就信了法轮功了。她就这样走了过来……

“搭背疮”或称“手够疮”,是民间对后背痈疽疮的俗称,意为患者本人反手后背能够着的地方出现的疮疖。搭背疮因生在背部肌肉及脊椎神经较密集的地方,部位深,所以破坏性较大。初起会出现红肿热痛,后逐渐化脓突起直至溃破。不易治疗及痊愈。

下面是这位北京人的亲述经历:

一九九八年初我去单位公共浴室洗澡,同事发现我的左后背处有个小小的鼓包,提醒我去医院看看、排除隐患。过年前我去了医院,医生检查后说:没事,是粉瘤,做掉就好了。可我回来和另一同事说起此事,她却大惊失色:“不能!不能做!我爸爸的一个朋友就是做了这么一个瘤去世了。”听了她的话,我五味杂陈,整个一个年都没有过好。

上班后一个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几年的大姐看出我的情绪不对,我把我的担心和害怕讲给了她。她说:你炼法轮功吧。我怀着试一试和无可奈何的心情,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八日走进了大法修炼

最初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炼, 以为单纯的炼功就是修炼了。那时孩子小,每天晚上陪孩子睡觉,有时匆匆比划一遍第一套功法就上床睡觉了。我于一九九三年开始接触佛教,所以一时还放不下佛教中的东西,有时边炼法轮功边念经,心中根本没有“不二法门”的概念。即便这样,五个月以后师父还是管我了。

我后背的小包开始变红变大,只要稍稍一碰,便钻心地疼。慢慢带着左半边身体都疼,夜里睡觉都翻不了身。我十分不解:“法轮功不是能祛病健身吗?”怀着深深的疑惑,我去问当初把我引领进大法修炼的大姐。她说:“多好啊!师父管你了!在消掉你不好的东西。”经过后来的学法我才明白,法轮功祛病时,从根上把它拿掉;我也知道了,法轮功是超出常人层面的修炼。而生老病死是常人中的事情,所以修炼一开始,师父就要把你的病拿掉。那时的我极少读《转法轮》,根本认识不到这个层面上。面对亲人们让我去医院的劝告,经过十天的痛苦思考,我横下一条心:人终究会死的,我就信了法轮功了。

我这一念可真重要,虽然我的悟性这么低,但师父不离不弃地在管我。随着后背上的红包不断变大,居然在脓包上出了三个眼,之后便顺着这三个眼开始流脓。当时正值盛夏,每天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脓水不停往外流,并散发出一股股的恶臭。我总是远远的躲开人,用一张纸在垫着,弄湿了就换一下。这种情形持续了两个月,直到九月份彻底消下去,只留下一个小眼,无痛无痒。

若干年后我在与别人讲真相时,提到了我是如何走进大法修炼的,他大吃一惊:“您这叫‘搭背(疮)’啊!您就这么好了?没吃药?没抹药?没忌口?就靠炼法轮功好了?”我说:“对啊!就是炼功学法好的。”他不住地摇头,并给我讲了什么是搭背。他还告诉我,明朝开国军事统帅徐达就是得搭背死的。他不住地感叹,说他听到得过搭背的人从没有被治愈过;即使一时好转也会再犯,不可能去根,日常还要多多注意饮食。而这些,都由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而不复存在。他还告诉我,很早以前他的舅舅就给他介绍过法轮功,但是他不信。听了我的故事,他说他要好好了解了解法轮功了。

二十二年来,我在法轮大法的沐浴下,身心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的各种妇科疾病都不翼而飞了,对人对事变得越来越大度,越来越豁达。不管发生什么,都觉得自己有师父呵护,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感谢师尊传给了我们这千万年不遇的大法,我要紧紧追随师尊,好好修炼下去。

责任编辑:辛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